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39幕后黑手

  “谁要离开这儿了?陆远,别自作多情了!”程慧灵的手虽被捆着,却极力地推搡着陆远覆在她手上的手,他的手温和,让此刻脆弱的她莫名眷恋。可她不敢要,她排斥所有的好意,就怕这种好意打破她最后垒起的一道防线。
  “慧灵,别这样……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你放心,无论将来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们共事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情谊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以后,我们远走天涯,你放心,只要有我陆远在的一天,永远不会亏了你一日。”陆远没有退缩,更是紧紧握住她的手,给予她力量。
  “你这样算什么?施舍我?嗯?”程慧灵激动起来,她从没忘记曾经她给他的刁难。
  “慧灵……”陆远的声音被满满的受伤填满。
  “程医生,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我会有解药?”容淮生淡淡出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程慧灵这才想起从刚刚被注射了那液体后,她便没再感到蚀骨的疼痛,她瞧了眼自己的伤口,又环顾了她的周围,这时她才发现她旁边的病床上哪里还有那些病人的身影,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程医生,你愿意说了么?”容淮生再次问了句。
  程慧灵的目光闪烁,脑袋里做着无数的心理斗争。
  “是您的父亲程副将吗?你将所有罪责揽在自己身上,是为了保护您的父亲?”谢婉君像是想起了些什么,不确定地问了句。
  “你……你知道些什么?”程慧灵再如何压下眼中的惊讶,却也已是来不及,那眼神里遗漏了太多痕迹。
  “夫人,如此聪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容淮生赞赏地瞧着身侧的女人。
  “还记得我们刚来的那一天吗?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可我一时想不起那是谁了,你还记不记得你问我来着,那日我同样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身影,其实我不认识他,可是当时他手里拿着个箱子形色匆匆又东张西望的样子,的确有些奇怪,所以我就多看了两眼,昨晚吃饭时我又见到了那人,他跟着大哥,听大哥是叫他程副将来着吧,然后又说起我要过来医疗室实习,当时他手里的箱子里拿的是什么?”谢婉君回忆着,缓缓说道。
  可是内心又感叹程慧灵的傻,这件事情到此刻其实已在军营里闹得是满城风雨,相信程副将早就耳闻,却至始至终都未出现,她突然觉得,程慧灵其实也很可怜,也许不过就是程副将的一粒旗子。
  事情渐渐明朗了起来,结合程慧灵之前所说的,军营的物资匮乏,导致程副将为稳健之后的兵力,而选择用这种方式舍弃无用之人。
  “嗯,是啊,他拿的究竟是什么呢?子浩,你来说说为什么暗夜的东西会流落在外?林辰的心血就这么被盗用,你说林辰知道了会怎么样?”容淮生摸了摸谢婉君柔软的发,淡淡问道。
  聂子浩想了下林辰的模样,顿时有些不寒而栗,林辰平时看着一副温文尔雅的老师形象,可整起人来的样子完全和他家老大有的一拼。
  而远在江城的林辰莫名其妙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是谁在说他?
  “子浩,你最好不要腹诽我什么!”容淮生像是看透了聂子浩的心思,说道。
  额……谁能帮他脱离苦海?他家老大的脑子究竟是什么结构?
  而一直看着事态发展并未表露意见的江明川似乎听到了一些重点,面前男人说的是暗夜吧,他也算在江湖上摸爬滚打数十年,当然明白暗夜地下组织意味着什么,他说的是林辰?那个外科界翘楚林辰?
  “这件事情既然水落石出,今日便到这儿吧,天色已晚,各自散去吧。”容淮生瞧了眼怀表上的时间,已快天亮,若是现在回去,他还能抱着小女人再睡会,想着便转身打算离去,至于为何暗夜的东西会流出来,相信无所不能的聂管家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等一等,”程慧灵看着即将出去的男人,出声叫住了他。
  容淮生听到声音,像是想到了些什么,回过头来瞧了眼始终对程慧灵不离不弃的陆远,最终叹了口气说道,“程医生,你应该感谢有个这么爱你的男人,我容淮生从不喜欢做棒打鸳鸯的事情,所以看在陆医生的面上,暂且留你一命,明日你便和陆医生一起离开这儿吧,大哥那边,我会同他说一声,这边的医生缺口我会另外派过来。”
  站在一旁的聂子浩接受到容淮生的吩咐,朝后使了个眼色,便有人上前松了她手上的桎梏。
  程慧灵的确是做了超出医生原则的事情,但是,还好有他的解药在,那些发烧病人会好起来的,索性并未真正出了人命,刚刚给她注射的毒液便算给她一个教训,而今后,她想要再从事这个行当,他亦是不允许的。
  “不是……”程慧灵坐起身,急急开口,
  “慧灵……”陆远满眼焦急地看着她,就怕她仍旧拒绝。
  “我想问的是,你究竟是怎么发现这些事情是我做的?”程慧灵至今都未想通她的破绽究竟在哪里。
  “呵……程医生,你污蔑了最不该污蔑的人,”容淮生搂过身旁的女人,淡淡一笑,又道,“在我容淮生的字典里,凡是得罪了我夫人的人,我都会好好教训他一下,正巧有人滥用暗夜的东西,既然如此,我便只得耍些小手段,顺藤摸瓜,真是没想到瞎猫碰上死耗子,你便全盘托出了。”
  不听他的解释还好,可一听他用淡淡的语气说出的话,瞬间让程慧灵不好起来,所以,在容家三少面前,她太嫩了。
  “那么,你会对我父亲做什么?”程慧灵认栽,压下心中的不甘,问了最关心的问题。
  “程医生,你还是担心你自己的身体吧,虽然给你注射了解药,会不会有后遗症,谁都说不准。”容淮生冷冷说了句,牵起自家小女人的手,便朝前走去。
  千钧一发之际,程慧灵突然动了,她用尽全力推开坐在床边的陆远,三步并做两步,一把抓住谢婉君的手,放入嘴里,重重咬了一口,顿时满嘴血腥,疼得谢婉君大叫一声,等到容淮生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题外话------
  哇塞,真的是特别佩服那些写破案悬疑类文章的作者,你们太强悍了,我太难了,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