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61痛不欲生

  容宅
  时值深秋时节,万物呈现着一片萧条的景象,聂子浩手里提着行李箱穿过林道,快步朝院子走去,未近院落,便听到里面传来压抑痛苦的咳嗽声,聂子浩朝里望了一眼,眉头深锁,重重叹了口气,又加快了步伐。
  “少爷,行李找到了。”聂子浩匀了下呼吸,看了面前正认真批阅着文件的男人,心疼地说道。
  坐在书桌前的男人听到声响,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安静地抬目看了眼,声线冰冷,“放下吧,”之后便没了声音。
  聂子浩将行李轻放在茶几上,静静站立一旁。
  仍旧是这个院子,原本已烧毁,容淮生回来时,容泽便提议让他重新挑选院落,可他偏偏着人重新修葺了这里,里头所有的东西都与原先一模一样,甚至那两颗被烧毁的杏树枯枝也被容淮生重新垒了新土种在盆栽里,放置在家门口。家里的仆人都道他们的三少爷疯了,这树都死了,他还当成宝贝。
  是,容淮生就是疯了,从谢婉君不见了开始,他便如同死了一般,活着,不过行尸走肉而已。
  在西江整整逗留了一个月,几乎将整条江都翻了一遍,也未寻到他小女人的身影,在水里浸泡了个把月,他的身体终究到了极限,大病一场,高热不退,昏迷不醒,聂子浩这才自作主张直接将人带至林家,已没了求生意志的他废了林辰九牛二虎之力才救活。
  醒来后的他便变得更是沉默寡言,有时握着戒指一坐便是一日,目光呆滞,有时会坐在窗边画画,画的全是谢婉君的音容笑貌,每张纸上都是他无尽的思念。
  他动了下身子,大病初愈的他越发消瘦,缓缓来到行李箱前,回忆满满……
  那天,阳光洒满屋子,她认真地帮他收拾着衣物,俏皮地把一个布偶放进了他的行李箱……
  她说,“想她的时候多看看布偶。”
  行李箱埋在了泥石流下,他派人挖了出来!与小君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与她有关的所有,他都要找到。
  “少爷,还算好,挖到的时候,行李箱正巧压在了火车隔层里,所以保存的比较好,”聂子浩解释道。
  容淮生并未回话,轻轻打开,掀起箱盖,那双眼睛一高一低的布偶安静地躺在他衣服的中央,似乎是在看着他,他握起手掌大小的布偶,紧紧放在胸口的位置,那里痛得让他窒息,他的双眼盈满泪意,只轻轻一闭,泪便落了满身。
  “老大……您别这样。”聂子浩看着以往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今变成这样,心痛极了。
  太阳西沉,昏暗地阳光照耀进来,使男人的身影更显落寞孤单。
  良久,容淮生才站起身来,“子浩,通知南方十六省内的各大报社,接下去买断所有板块的头条,覆上少夫人的画像,我不相信小君就这么离我而去,她一定还活着,只是遇到了什么事,暂时回不来,我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少爷,你……”少爷已近一个多月未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了,可说的话仍旧未离开过少夫人。
  “安如意如何了?”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关押在暗夜地下牢房,您要见一见吗?”
  “她有什么资格值得我见?我要她从此痛不欲生地活着。”容淮生淡淡说着,便又回了书桌前,而那只布偶就被他这样挂在了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