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69振作

  “小君……”宿醉的容淮生猛地坐起了身,他抚上他那撕裂般疼痛的头,手指捏了捏眉心。
  那梦境是那样真实,却又那样飘渺,可他知道,那是他的小女人,她回来了,他真切地感受到她就在他的身旁,他痛苦,悲伤,流泪,他的小君果然是舍不得他的,他看到她来看他了,可她的眼神却如此迷茫无助,像是不认得他,虽然不认得,终究还是因为心疼他而跑过来抱他了,可他还未真正感受到,却又消失不见了。
  他抬眼看了看熟悉的床榻,手指不自觉覆上脖间的戒指,轻轻摩挲……
  那个梦境预示着什么?
  “少爷,您醒了?”聂子浩推门而入,见容淮生干坐着发呆,默默叹了口气,曾经意气风发的少爷何时才能振作?
  容淮生突然动了下,眸光闪烁,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如果说…如果小君不记得他了,就像许晴不记得林辰?那么她又怎么认识回家的路?
  “少爷,您快振作起来吧,您还不知道吧,二少爷才上位,楚氏得知容军易主,已是屡屡进犯,上沽怕是要守不住!少爷,您忘了您的抱负了么?”这消息还是几天前石先生发来的电报,一直在等少爷的决策,可少爷为了少夫人,丢下了所有事宜,根本听不进他说的任何话。
  容淮生的眸光动了动,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日的清晨,他即将北上,坐在餐桌前,他还记得她的抱怨,她说,如果这世道没有战乱该有多好,“子浩,你刚刚说什么?”
  “额……我说二少爷上位……”聂子浩回忆道。
  “不是这句。”未等他说完,容淮生便否定道。
  聂子浩思索了下,又道,“石先生在等您的决策。”
  “不,也不是这句。”容淮生摇了摇头。
  “您忘了您的抱负?”聂子浩疑惑地问道。
  容淮生殊的掀起被褥,站起了身,背脊挺直,又像是喃喃自语,“是,我的抱负也是她的愿望。”
  聂子浩静静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把所有未做的工作安排好,石先生那边,我等会便回封信件给他,”既然她想要个太平盛世,那么在未找到她之前,他便将这愿望实现!
  “是,是,是…”聂子浩由懊恼转向震惊,又听着容淮生的命令,顿时泪流满面,少爷难道……这是不准备再颓废下去了?
  昨日这酒喝得太值当了!他得把这好消息告诉林少。
  容淮生看着聂子浩激动得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心下似乎明朗了起来,他收回目光,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双目远眺,心房处,虽仍旧痛如刀绞,可是,那个梦境,似乎给了他指引,他要振作起来,小君,别怕,不认识回家的路没关系,让我为你照亮所有的路,指引你回家。
  林辰过来时,路上便遇到了激动不已的聂子浩,听聂子浩所说,还有些不相信,直到真正见到男人他才放下心来,只见男人一身颀长站在那里,气场全开,霸气回归。
  有了活下去的目标,总比行尸走肉强,小嫂子,无论你在哪里,请等一等容三,这些年,他过得太苦,也就你能为他驱散些许心中的苦楚!
  
  ------题外话------
  啊!!真的是很不容易,为他们的相遇写铺垫真的是很伤脑细胞啊,这一章好卡,写了我两个小时!亲爱的大大们,有什么想法可以留言!谢谢支持!明日见,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