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76传言,君锁恋老板是个病秧子

  冬日的暖阳总算为整个云城添上一丝暖意。
  岌岌可危的秦氏因为得到君锁恋入驻云城寻找合作伙伴的消息而变得兴奋,办公室内的氛围也因此有所回暖。
  江云初的低调与勤奋毕竟还是有人看在眼里的,也总算有人愿意与她搭搭话,聊聊家长里短,江云初孤身一人,也没啥好聊的,所以大部分她都是安静地听着。
  “你们听说了没?这君锁恋的老板是个病秧子。”办公室里的包打听小王一边画着手中的图纸,一边说道。
  “哦?不是吧,病秧子还能把店开满全国?”另一人附和。
  “骗你们做什么,之前一家君锁恋不是开在岭区嘛,我叔叔应聘了那家店里的经理,他可是亲眼见过那老板的,说是长得十分英俊,可惜却是个肺痨。”小王的语速飞快,话语喋喋不休。
  江云初静静听着,也不知为何,每次听同事们说起君锁恋的事情,她的心便莫名疼痛,肚子里的小家伙更是手舞足蹈起来,她将手伸入口袋,轻轻安抚。
  “管他肺痨还是啥痨,总归只要能够拿下,我们秦氏就有出路了!”坐在角落里的小李轻松地说道,可不是么,管他天大地大的老板,她们这群小员工,所考虑的问题不过就是最基本的温饱而已。
  “嗳,不知道今日中午吃啥好吃的,”小王又岔开了话题。
  “希望有肉吃!”
  “哈哈……”
  “嗯,我也希望有肉吃!可是一吃就发胖,好苦恼!”小王抱怨道。
  “是啊,是啊,”
  “嗳,你们有没有觉得江云初来了我们这儿发胖了呢,腰围粗了不止一圈!”小李取笑道。
  江云初愣了下,完全没想到话题聊着聊着会到她头上,尴尬地笑了笑,“嗯,是啊,这里估摸吃得太好了,而我正巧又一吃便胖,我也好苦恼啊,”转而又瞧了眼身材纤细的小李,又将话题转至她的身上,“还是羡慕小李的身材,怎么吃都不胖。”
  女人之间的话题似乎也就那几样,办公室里一片欢声笑语,在繁忙里抽空聊着…
  正聊得欢快,公司门口传来了喧闹声。
  “云初……”是消失了两个月的云时禹,他的面容憔悴,大白日便喝得伶仃大醉,大冬天里只穿了一件衬衫,胸前的扣子被他随意解了两颗,隐隐约约露着古铜色的肌肤,醉态尽显,整个人透着一丝慵懒的性感。
  他跌跌撞撞地朝江云初的办公桌走去,漠视了其他人探究的眼光。
  办公室里的人们放下手中的活,全部朝这边看了过来。
  江云初懊恼地皱紧了秀眉,完全没想到云时禹会出现在公司里。
  未来得及细想,人已被云时禹搂在怀里,只听他迷蒙着醉眼,心情似乎不错,嘴里直叫着她的名字,这两个月里,他过得生不如死,思念如一把火,将他烧得体无完肤。
  “放开我,”江云初挣扎着,立刻想到了秦宇,慌乱中找到了借口,“朋友妻不可欺,你做什么?”
  “朋友妻?”云时禹微微放开她,看着她因生气而微红的小脸,呵呵笑道,“云初,你不乖哦,还要骗我?”
  江云初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尽量与他拉开距离,心思百转千回,难道他发现了?
  “嘘,不许再骗我了,我已经知道了,你和秦宇根本没什么,”他可是做足了工作,他刚刚得知她与他的好兄弟有一腿时,的确失去了理智,可没过多久,他便派人跟踪了他们。
  “云少,我要说多少遍?就算没有秦宇,我对你也没感觉,请管好你自己的心。”江云初用力推着他,可男女之间的力道悬殊这么大,她根本不是对手。
  “没关系,只要我对你有感觉就行了!”云时禹在听着那句没感觉,心头一沉,却又无所谓的一笑,他对感情有着偏执的执拗。
  这边的动静还是引起了秦宇的注意,他推开围观的人,走了过来,厉声道,“时禹,放开她。”
  醉了的云时禹转过身来,一手半搂着小女人,以稳住摇摇晃晃的身形,“阿宇,为什么要骗我?”
  秦宇一把推开云时禹,云时禹未站稳,跌倒在座椅上,秦宇乘机拉过江云初,将人藏在身后,淡淡道,“时禹,作为兄弟,我奉劝你,感情的事,不可强求,况且云初心有所属。”
  说着,又朝跟来的保镖命令道,“送你们云少回家,他醉了,有什么事也等清醒了再说!”
  云时禹的确醉得不清,嘴里嚷着江云初的名字,见保镖来拉他,当场耍起了酒疯,一路叫叫嚷嚷,几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抬了出去。
  办公室里一时恢复了平静,八卦的英子在众人眼中流传。
  秦宇冷冷扫了眼围观的众人,众人接收到了他的目光,立马回了自己的座位,一个个装模作样地竖着耳朵听起墙角。
  秦宇叹了口气,上下打量了下江云初,她微垂着脑袋,显然受到了困扰,也是,她为了能够低调地安稳过日子,即便他们现在算是要好的朋友,上下班也基本从无交集,“你…没事吧?”
  江云初摇了摇头,回了座位,默默收拾了下因云时禹的到来而弄乱的桌面。
  秦宇皱了皱眉头,看着江云初倔强又纤细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
  江云初低着头,眸中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掉在了白纸上,晕染成了一朵朵小花,从被救起开始,从她知道肚子里有个小奶包顽强地陪伴着她开始,她便一直默默地为自己打气,她不是一个人,在她的先生未找到她之前,她会好好的,她会努力过好每一天,今天云时禹的一闹,狠狠撕破了她为自己筑起的硬壳,她觉得她快要撑不下去了!
  “要不,放你一天假,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日再来?”秦宇并不擅长安慰女人,见她哭成泪人,顿时变得手忙脚乱起来。
  沉静了一会,她轻轻将泪拭去,因为刚刚哭过,带着浓浓的鼻音,“我没事,你去忙吧。”
  秦宇看着她迅速调整状态,不放心地看了她两眼,转身离去,在经过林姐的桌边时,停下了脚步,轻轻敲了下桌面,嘱咐道,“林姐,帮我照看下云初,有什么事告诉我。”
  他作为朋友,暂时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题外话------
  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明天两人便会见面!今日4000毕,明日见啦!各位宝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