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80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两人相携着打算朝座位走去,迎面被突然出现的云时禹挡住了去路。
  “云初……”云时禹一进会场便被一群莺莺燕燕缠着,总算找了个借口脱身出来,便寻找着江云初的身影,果然低调的她躲藏在了角落里。
  小王接受到云时禹的眼色,寻了个借口打算离开,却被江云初一把拉住,“小王,一起走。”
  转头又对着云时禹说道,“云少,酒会马上开始了,有什么事晚些再说吧。”
  云时禹回头看了眼陆续入座的人,只得点了点头。
  江云初绕过云时禹,拉着小王率先离去,她对云时禹这样的死缠烂打烦不胜烦,秀眉微微皱起,朝指定的座位坐去。
  时间刚刚好,才坐下,头顶的灯光便暗了下来,舒缓的钢琴曲被一阵激昂的开场乐取代,司仪庄重地上了台,在热烈的掌声中,宣布了酒会正式开始,并将各项议程传达下去。
  首先,便是秦宇的开场白,无非便是一堆感谢的话,并无什么特色。
  江云初近期原本便嗜睡,定心坐在那儿听得那叫一个昏昏欲睡,害得小王时不时地要提醒一下她。
  “云初,云初,快看,君锁恋的老板耶!”小王推了推微闭着眸子,如猫一般慵懒的女人。
  此刻,容淮生正闲适地站在台上,因为会场比较热,他脱了外套,一身白色衬衫,袖子被他随意地卷至小臂,他的声音因为感冒略带鼻音,却不失醇厚性感。
  他说,其实,站在这儿本不应该是他,君锁恋开设的意义不过是为了原他太太的梦想,他在说起他的太太时,眸光温柔似水,整个人深情款款。
  他敛去内心的悲伤,略略扫视了台下一眼,仅仅只是一眼,他便如雕像一般震在当场,高热后的他难道是出现了幻觉?他的眸光由不可置信变为炙热,如果一切只是假象,那么他宁愿时间就此静止。
  他的眼睛里只剩下那个打着瞌睡的小女人,她似乎特别累,细长的手臂撑着她那颗摇摇晃晃的脑袋,如小鸡啄米般点来点去……
  会场一时安静无比……
  林辰奇怪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震惊地直接站了起来。
  所有人莫名地低声交头接耳起来。
  “安静。”容淮生紧张地对着麦克风轻声说了句,然后直接跃下了台,迅速朝他的小君走去。
  江云初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异样,作为孕妇的她,到点便想睡觉真的不能怪她。
  容淮生在来到她的面前时放轻了脚步,屏住呼吸,就怕一个响声她便消失不见。
  他半蹲了下来,一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就在她的头要掉下手托之际,他立刻伸手稳住了她的脑袋,他的手掌宽厚温暖,一下子便托住了她,入手便是细腻的肌肤,她好看的睫毛微微蹭着他的手心,痒至他的心头。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会场很安静,所有人静静地看着他的温柔举动。
  他的眸中有泪,嘴角闪过一丝庆幸的笑意,他由衷地感谢上苍,他的小君还活着,难怪他广发报纸,派遣暗夜人员四处搜寻都找不到她,原来,她竟然会来到了云城,可既然活着,以她的性子绝对会来找他,可是为何没来?他的脑袋里闪过那日酒醉后的梦境,她……忘了他。
  容淮生的心思百转千回,眉头轻蹙,轻轻扶着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肩头,如珍宝一般整个将人揽在怀里,抱起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凸起的肚子,当场再也忍不住,泪便落了下来。
  睡梦中的女人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这个怀抱让她没由来的安心,她的小脑袋习惯性地蹭了蹭他的胸膛,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睡得更沉。
  容淮生抱着她转了个位置,坐在了她的位置上,因为他的落座,空间显得有些狭小,他轻轻捋了下她略微凌乱的发,别在耳后,低头吻上她的眉心。
  认识江云初的人无一不感到震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云时禹见此,当即明白了些什么,心中的慌乱油然而生,连忙上前,却被突然而至的暗夜人员挡住了去路,他焦急地朝着昏睡的女人大喊一声,“云初……”
  
  ------题外话------
  今日4000毕,明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