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82幸福的容淮生

  人生得意之事无非就那几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而容淮生最得意的事,莫过于找到了谢婉君,最幸运的事,两人的孩子还在,最长情的事,他们的这辈子还有很多以后……
  从遇见开始,他便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双目时不时地看看她,细看之下,才觉得她似乎瘦了,她怀着孩子身材却依旧纤细,真不知道没有他在她身边,她是怎么生活下来的。
  “回家?”谢婉君喃喃自语,她的心随着男人的话语而悸动,之前她一直孤身一人,家是什么样的感觉,她不敢细想,随着肚子里的小奶包一日一日长大,她才想到要给孩子安个小家,所以她那才三十平米的房子被她布置得温馨舒适。
  她忘记了男人的名字,忘记了男人的所有,可她就这么被他环抱着,她的心便莫名地安心,听他说起回家这个词语时,她的心莫名地满怀期待。
  她安心地窝在他的怀里,身上是他的外套,每时每刻充盈着他独特的气息,这一切还是让人觉得特别不真实。
  “我真的是你的妻子吗?”她不确定地仰头看着男人的下巴问道。
  “嗯,如假包换。”男人淡淡一笑,耐心回答。
  “那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掉进了河里?我是谁?你叫什么名字?我听她们说君锁恋的老板是个病秧子,你……。”她问了一大堆问题。
  容淮生无视了会场上所有的目光,慢慢带着她朝出口走去,心情愉悦地听着她的声音,嘴角更是禽着一丝笑意,但在听到她说君锁恋老板是病秧子时,突然停下了脚步,众目睽睽之下,他覆上了她的唇,堵住了她的喋喋不休,他顾及着自己的感冒,只是蜻蜓点水般吻了下她,然后将脸凑到她的耳边,魅惑地说了句,“我是不是病秧子,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江云初懵了两秒后,她的脸就这么爆红了,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是娇艳欲滴,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得了什么病……要紧吗?”
  看着男人邪肆的笑容,她闭了嘴,完全说不下去了。
  “嗯……”男人点了点头,状似思考的模样,两秒后,道,“好像是得了很重的病,那病的名字叫相思。”
  “……”果然传言总是那么可怕,江云初最终闭了嘴。
  容淮生与江云初站在会场门口,等着聂子浩将车开过来,乘着这个时间,他回头看了眼走上台的林辰,收回目光时他的双眼略过一直望着他们的那个叫着小女人名字的男人,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
  他经历过,他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可反观他的小女人,似乎根本没发现一般,兴奋地与他说了很多。
  等待的时间里,他搂紧了小女人,郑重地声音自女人的头顶响起,他说,“谢婉君,别再忘了我,我是你的夫君,我是你一生的依靠,我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是容淮生。”
  “淮…生……”
  “嗯。”
  
  ------题外话------
  想了很多很多种相遇的过程,真的是想破了脑袋。将就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