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1出去玩

  江城这次的雨稀稀落落地足足下了十来天,随之而来的便是强烈的冷空气,这十来日谢婉君在家呆得快要发霉了,即使外头雨停了片刻,容淮生也不允许她就这么出门,实在是地面太滑,若是摔了磕了碰了还不得心疼死。
  这日,总算阳光明媚了起来,温度明显有所回温,一大早,容淮生便因公事去了暗夜,办公桌上估计堆满了未处理的文件,容淮生刚走,谢婉君便立即与许晴煲起了电话粥。
  “晴晴,今天容先生不在家,我们去逛街吧。”
  “嗯,好,我过来找你。”
  “好勒。”
  谢婉君说要出门,张妈头一个便反对,瞧着她越来越笨重的身子便是一万个不放心,可最终耐不住谢婉君的软磨硬泡,说只要少爷同意她便可以出去,这话一说,谢婉君顿觉没了希望,厌厌地躺倒在沙发上谁的话也不想听,转念一想,她还有三个月才生,总不可能就这样子天天待在家里,如坐牢一般?该争取的利益她还是得争取,于是,一个电话便打到了容淮生的办公室。
  此刻容淮生正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而忙得焦头烂额,君锁恋的食谱被盗用并改良,直接影响其品牌形象,一帮子经理级别人员被召集至办公室,整个办公室的气压冷如冰窖,个个低着脑袋,不敢抬眼看容淮生阴沉的脸色。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破了这种低压式的沉默,响了很久却无人敢接,直至快停时容淮生才接起了电话。
  “喂?”容淮生眉目里透着嫌恶,压抑着怒火,导致音色更是低醇。
  整个办公室的人用眼睛偷瞄着容淮生,心底里更是幸灾乐祸哪个不看眼色的要遭殃了。
  “我要出去溜达一圈,你只要说同意还是不同意!”谢婉君的情绪并不高,越想越觉得憋屈,怎么也没想到回了江城反而没了自由。
  容淮生听是谢婉君,立即声音变得柔和,耐心劝道,“小君……”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谢婉君截了,“容淮生,我是你看管的犯人么?只是出去玩一下,你怎么比娘们还婆妈?反正我今天是一定要出去的,我快要闷死了,我的心情不好直接影响到的便是孩子,所以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就是通知你一声,再说我有许晴陪着,大庭广众之下,你怕什么呀?最多你派些人跟着总行了吧?”
  容淮生握着话筒,耐心地听着小女人的喋喋不休,心里的确害怕,大庭广众之下又如何,之前的绑架不就是大庭广众?所以这次接她回来,他变得患得患失,就怕一个不小心,她便消失不见了。
  谢婉君实在是气急了,后面越说越大声,办公室里又安静,以至于她说了什么除了容淮生听着,大家不想听到都难,个个以为正在怒火边缘的老大会发飙,却没想到容淮生的声音顿时如小绵羊,真是大跌大家的眼镜。
  只见容淮生沉默了一会,暗叹了口气,最终温声妥协道,“好,我派人跟着你,注意安全,早些回家,嗯?”
  “嗯!好的,淮生,你最好了。”谢婉君没想到今日的男人这么好说话,没费多少口舌便答应了,顿时笑得眉眼弯弯,兴奋地直接对着话筒亲了下他。
  容淮生听着,仿佛能透过话筒看到她的可爱模样一般,满脸幸福地轻笑了出声,两人说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顿了一会,抬头才见一帮子人如看新大陆一般看着他,容淮生忙轻咳了下,正了正脸色,一帮子人忙低下了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子浩,派人跟着夫人。”
  “是。”
  这边,谢婉君与许晴稍作收拾便出门了,两人才出门口,便被这阵仗吓到了,她的确是说了同意人跟着,可这人似乎也太多了吧,足有二十个,这搞得她现在就像是某个领导人一般,她满脸黑线地看着这群站得笔挺的人,与许晴对视了眼,最终选择了沉默,先上路再说,后面再考虑怎么甩了一部分人。
  于是,一队车队就这么驶出了御园……
  多日未出门的谢婉君并未受这群人太多的影响,而是如一只被放生的小鸽子,一路兴奋不已,问东问西,可是许晴的情绪并不算高涨,一直是谢婉君说得多而许晴大部分是静静地听着。
  两人到达江城市中心后,谢婉君对这又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充满了好奇,许晴因为比较熟悉,带着她四处溜达了起来,先是在百货大楼逛了一圈,脂粉店衣服店一个不落。
  然而每去一个地方,身后便跟着一大串人,严重影响到了两人逛街的心情,最要命的是她们每进一个店,店内便遭到了大清理,所有客户被赶了出去,谢婉君顿时没了心情,毕竟她的意图不是真的逛街,主要是想凑凑热闹。
  所以,在走到下一家的金器店门口,她立马阻止了,并且要求这群人在门外等候!
  就这样,许晴与谢婉君总算能悠闲地相处一会。
  “容先生对你还真是贴心!”许晴调侃道。
  “别说他了,晚上我得和他好好谈谈,再这样下去要崩溃了。”谢婉君皱了皱秀眉。
  “容先生紧张了!你要理解,你可没看到他以为失去你时的那种痛苦!”许晴安慰道。
  “嗯,我知道!”谢婉君点了点头,“嗳,许晴,你看这个好不好看?”
  许晴朝着她手指指着的饰品看去,是个镶了粉色猪耳朵的小猪头,这猪做得惟妙惟肖,十分可爱顿时被吸引了,连连点头,“真好看。”
  “嗯,正巧小奶包出生是明年的猪年,到时候给他戴上,”谢婉君越看越喜欢,正要叫服务员帮她拿出来看看,身旁突然站了个贵妇人。
  “婉君?”
  听到有人叫她,谢婉君回头便看到个雍容端庄的女人正惊讶地打量着她,那女人大约四五十岁,满面红光,紫红色的旗袍趁着她婀娜的身段,同色系的披肩更为她增添了一份华贵,细看,才发现她的肚子微微凸起,她的身旁有个老嚒嚒正搀扶着她。
  “你是……?”
  “婉君?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那女人笑着说道,可眼底带了些怯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