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2自称是妈的女人

  谢婉君与许晴对视了一眼,以为许晴会给些提醒,却见许晴同样迷茫地看着她。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大小姐,你该不会连自己妈妈也不认识了吧?”李嚒嚒焦急地提醒。
  没错,这雍容华贵的女人便是谢母,夏敏。
  夏敏一脸希冀地看着这个从小便被她忽略的大女儿,经历了那么多,家里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得不反思,不得不妥协,她不再是说一不二的女主人,谢之安在纳了苏清欢后,竟没想到苏清欢做了好多年的青楼女子,身子早就坏了,根本无法给谢家延绵子嗣,于是之后谢之安便像着了魔一般,又往家里纳了好几个,直到她寻了偏方怀了孩子才算收敛,而她的这个不受宠的大女儿不仅仅嫁的好,夫君对其更是宠爱有加,容家的权势又摆在那儿,她不得不重新审视,此刻谢婉君又失忆了,岂不是与她修复关系的好时机?
  “额……?”谢婉君与许晴都震惊不已。
  面前的女人竟是自己的母亲?可是,她从未听容淮生提起过,之前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虽然这女人说着是自己的母亲,可她与她充满了生疏,本能地排斥她的热络。
  “那个……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很多事情……”谢婉君并没有立刻叫妈妈,而是解释了句。
  “额……”夏敏眼中闪过惊讶,略作思考,掩去眸中让人不明所以的情绪,说道,“嗯,之前便听说你死里逃生,我还不相信,现在人现在眼前,我才信了,能活着就好,你爸爸可是为了你的事情几天几夜未睡好,现在看你好好的,我回去告诉你爸爸,他定是为你高兴。”
  也不知为何,听着夏敏说的这些话,谢婉君的心底略过一丝反感。
  未等她开口,夏敏的手抚上了她的肚子,只听她惋惜地叹了口气,“婉君,还是你命好,瞧瞧,孩子快生了吧,不像雨涵……”
  许晴不认识面前的女人,却在听到谢雨涵的名字时,心里立即警惕了起来,一手挽上谢婉君的手,谢婉君转头瞧了她一眼,顿时明白了她眼中的意思。
  “刚刚看你们在讨论哪个首饰,不如一起瞧瞧?”夏敏满脸堆笑,说道。
  现在一旁的服务员已等候多时,一见面前的三位女人,便明白个个都是金主,连忙殷勤地介绍着,谢婉君心不在焉地听着。
  “婉君,刚刚听你们在讨论这金猪吧?妈妈买了,送给我的小外孙作为生辰礼物!”夏敏说着便立即付了钱,并招呼着服务员快些包装起来,又以还有事情为由,率先离去了。
  一连串动作下来,谢婉君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硬塞了个礼物,顿觉手里的东西便如那烫手山芋。
  之后,谢婉君便没了逛街的欲望,草草结束便与许晴打道回府了。
  回到小洋楼,便被一阵香味吸引,小跑到餐桌边,便见男人正手拿报纸一派悠闲地等着她。
  “玩得开心么?”容淮生头也未抬,问道。
  谢婉君拖动了个椅子,端着脸色,坐了下来,并未立刻回话。
  容淮生等了许久,未等到答复,将报纸放下,目光端详着她,“怎么了?”
  只见谢婉君挺直背脊,“你去试试身后跟着一大堆人逛街的感觉不就明白我此刻的感觉了!”
  “有一大堆人跟着你?谁啊?太不像话了,我明明就叫他们两三个人跟着你,怎么到你这儿成一大堆了?”容淮生压下眼底的笑意,煞有介事地道。
  “你不知道?”谢婉君立即一脸不相信。
  “我是叫子浩派人了,可是没你说得那么多啊!还一大堆!”容淮生手掌朝外,一副发誓的模样,就是死不承认。
  “所以不是你的意思,是聂管家的意思?”谢婉君睁着美眸,盯着容淮生的脸,不错过任何一丝表情。
  容淮生没有立即回话,只坦然地摆正态度给小女人好好瞧瞧。
  谢婉君抓不到蛛丝马迹,立马愤恨地说道,“哼,我就说嘛!”
  容淮生的眸中闪过一抹精芒,为了哄小女人开心,聂管家,不好意思了,眼神一瞥,便见她手里拿着个袋子,连忙转移话题,“出去了半天,买了什么好东西?”
  “哦,对了,有件事情要问你……”谢婉君正色了起来,将白日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诉了他,还自言自语道,“我真的是谢家大小姐?可是我一点也没印象,而且你知道吗?我在面对那个女人时,我连妈妈也叫不出来!”
  “你说这东西是你妈送给你的?”容淮生的脸色并不算好看。
  “嗯。”
  “这件事情交给我,以后见了她离她远点。”容淮生不忘嘱咐。
  “所以我的猜测不错吗?她对我不好吗?”谢婉君满眼失望地问道,再过不久她也要做母亲了,对母子亲情又有了新的认识。
  容淮生沉默了,他拉过小女人,抱在怀里,揉了揉小女人的头发,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她的想法他懂。
  这事大约过了两三天,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谢婉君小憩后刚醒,便听到张妈上楼叫她,说是有客人找她。
  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纳闷,她除了许晴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似乎并不认识谁,怀着纳闷下了楼,便见客厅内坐着那端庄的女人,今日的她未施粉黛,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脸色并不算好看,她见谢婉君下来,忙一脸笑意地站了起来,热情地叫了声,“婉君,不会怪妈妈唐突吧?”
  “谢夫人。”谢婉君站在楼梯口,怔了下,酝酿了许久的妈最终没有叫出口,只生疏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大小姐,你怎么……”李嚒嚒有心护主,却遭到了夏敏的阻止。
  “没关系,婉君忘记了所有,不叫也没关系,”夏敏忙打圆场。
  “谢夫人有事吗?”
  “哦,婉君,今早李嚒嚒多炖了些乌鸡汤,孕妇多吃定是好的,所以唐突了,打听了你的地址,便送了些来。”夏敏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篮子忙道。
  谢婉君一时也不知自己此刻的心情该用什么形容词去描述,她不明白夏敏究竟打着什么主意,毕竟她回江城的时间已不短,可若不是昨日与夏敏遇见,估计这辈子她都不会想到她这个女儿吧,如今她又如此热情,像是总算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儿一般,关怀着她,甚至她的态度,明显带着讨好,理了理心中的思绪,才道,“谢夫人不必麻烦,淮生为我专门请了厨师,家里什么都有。”
  
  ------题外话------
  今日4000毕,明日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