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1聘

  年关将至。
  农历十二月十八,昨夜迎来了江城的第一场雪,这场雪洋洋洒洒下了一夜,给整个江城裹上了银装,外头的空气也变得稀薄,吸在肺里清新无比。
  这一日,黄道吉日,阳光甚好。
  林宅门口,绵延聘礼摆满了整条街,围观之人更是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听说这是林家大公子给人家下聘,林公子品性可是众所周知,风流成性,花名在外,更是不受家中束缚,此刻竟能同意家中安排?还真是有趣,一时之间热闹无比,议论纷纷。
  “这是林家大公子与哪家姑娘定亲了?”
  “也没听说是哪家姑娘,听说是父母之命。”有人提问。
  “啊?不是吧,父母之命,林少竟也同意?”
  “不同意,能咋的?你们可不知道,这林夫人可是为这大儿子操碎了心,前不久林少爷看上个青楼女子,回家便说要取进家门,差点没把林家长辈气死,说什么也不同意,林夫人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此事才肯作罢,吓得林老爷连忙置办聘礼,听说是看上了许家姑娘,这次聘礼也是送往许家呢!”有个知道点内情的说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哦?还有这事?那这青楼女子定是貌美如花,是哪家的?得去一睹芳容呢!”另一人好奇地调笑道。
  才调笑完,便遭到身旁同样观望女子的白眼。
  那人偷瞄了眼女子板起来的脸,连忙禁了声。
  “貌美如花也就算了,听说林少看上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像他喜欢的人!”
  “哦?林少也有喜欢的人?天下大奇事啊!”
  “哎呀,这豪门情事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可怜了许家小姐,嫁了个这样的人,估摸着日后日子不好过啊……”
  这些话一字不漏地传入坐在车后座安心等待的林辰耳里,今日的他一身笔挺西装,坐的笔直,眼眸里闪着星星点点兴奋的亮光,手指交叠着放在腿上,大拇指不停地打着转以缓解内心的激动,细看,他的面容似乎还有些苍白,与之前相比整张脸更是瘦削,自那日与许晴分离已有一月有余,被大雨淋了一夜,再加上心伤,断断续续高热了好几日,之后便是重感冒,也就这几日才好些。
  出门前,林夫人的再三叮嘱犹言在耳,她苦口婆心地对他说,“人家许家小姐是个好姑娘,娶进门来便要好好疼惜,不可再如此,免得辜负人家好姑娘。”
  他当然会好好疼惜她,那日回来便收到了许晴的悔婚,原本此事已作罢,是他说服许家老爷子,佯装断了许氏合作,让许氏面临危机,逼迫许晴同意嫁给他,可他的父亲却与他背道而驰,在婚姻上立主婚姻自由,因许晴的不愿便不同意这婚事,逼得他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没错,逛青楼不过是个幌子,林家在江城的地位摆在那儿,家族长辈怎可能同意他娶个身份不明不白,不干不净的女人回家,这便使得父亲不得不松口。
  上午九点十八分,车队浩浩荡荡地朝许家出发,到底是大户人家,这聘礼真叫人大开眼界,引得一路上的人驻足围观。
  市中心暗夜办公室内,谢婉君被礼炮声吸引,扶着笨拙的身子挪动至窗口,立刻被窗外的红妆吸引。
  “林辰这次倒是下足了功夫,可是……”谢婉君有些惆怅,毕竟许晴是自己的好闺蜜,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被迫的,可是也只有她们这群旁观者清楚,林辰究竟有多爱她,然而在感情上,她们并不能帮她太多,一切只能静观其变。
  “许晴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容淮生埋头在文案里,淡淡说了句。
  “嗯,是啊,这么多聘礼她也该明白自己在林辰心中的地位啊!”谢婉君意有所指地说道,的确,林辰此次的聘礼要比平常的嫁娶多了十倍不止。
  容淮生算是听出来了,奋笔疾书的钢笔突然停了下来,抬眼看着女人一脸艳羡地模样,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有些事情太早告诉她便失去了惊喜的意义,暂且就让她羡慕着吧。
  许家宅内并无欢声笑语,许晴自得知自己逃不过嫁给林辰之后,便变得更是沉默寡言,今日是林辰送聘礼来的日子,她躲在房内并不打算出去,然而,爷爷已差人上来敲了好几次门,最终她不得不缓缓走下了楼。
  才出房门,便在楼梯间见到客厅内背对着她坐着的男人,多日未见,他似乎瘦了些,大衣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空落。
  “晴儿,快来!”许煜风率先看到了她,招呼着她快些下来。
  林辰听到声音,愣了下,站了起来,回头抬目望着这个心心念念的女人。
  许晴在触及男人炙热的眼神时,转移了视线,她逃避与他眼神的接触,怕管不住自己的心,就这么不小心沉沦在他编织的童话里。
  之前他逛青楼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他的绚烂情史她更明白,男人,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而已。
  等到她坐下,原本还会说些客套话,此刻却变得沉默异常。
  许老先生率先站了起来,“煜风,走,正巧还有些生意上的事情需要交代你下,”说着,一把拉住一脸懵懂的许煜风,打着眼色朝书房走去,走了两步,又折回身来,“晴儿,过几日你们便要成婚了,爷爷把空间留给你们,年轻人,我懂得,你们说些悄悄话,若是觉得客厅不方便,你就带阿辰去你房间坐会!知道没?”
  “额?……”许晴一脸郁闷地看着自家爷爷,有这么着急将自己孙女往外推的吗?
  反观林辰,却是一脸笑意。
  见许老先生他们离去,许晴愤怒地盯着林辰,连语气都变得有些咬牙切齿,“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做什么?”林辰明白她问的是什么,可真要问他为何如此执着,他还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爱了就是爱了!他始终相信那日她说的不过是气话!
  
  ------题外话------
  章节序号总是写错,啊,我的猪脑子,抱歉了各位!将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