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5回容宅

  晚10点,御园灯火通明。
  大门外一阵汽车的引擎声,然后熄火,是男人放轻了脚步进入的声音。
  仆人为其开了门,今日高兴,容淮生喝得微醺,以为这个点谢婉君该是酣睡,竟没想到她窝在沙发内发着呆,茶几上是未喝完的汤水。
  “怎么不去床上睡?在这儿发呆?”容淮生换了拖鞋,走了过来,因嘴里一口酒气而只是吻了下女人的额头,然后整个放松地仰躺在她的身旁,手臂随意的搭在她的肩头。
  谢婉君并未回答他的话,静静地撑着脑袋。
  一时客厅安静无比……
  “怎么了?”容淮生见女人愣愣得,忙正襟危坐,问道。
  “诺!”谢婉君伮了伮嘴,眼神示意了下茶几。
  容淮生说着她的目光看去,嗯,第一眼的感觉,瓷碗很漂亮,但这花样似乎不是家里的常用款,眸光微动,“所以,谢夫人来过了?”
  “嗯,”谢婉君扭动了下长时间未动的身子,直接将腿伸直,整个上身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在男人的怀里,秀眉微皱,一副苦恼的模样,“淮生,快和我讲讲谢夫人的不好,我觉得我快要被她感动了。”
  容淮生轻笑出声,他可不是喜欢乱嚼舌根的妇女,遂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早些休息,你可不能忘了你现在可是两个人,你不想睡,奶包还要睡呢,而且明日我们要回一趟容宅。”
  “容宅?”谢婉君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
  “嗯,大哥之前眼睛动了手术,现在重见光明,家里为此十分高兴,所以宴请了大家。”容淮生解释。
  “额……你还有大哥?奶奶?这些你怎么没和我说过……”谢婉君完全惊了下,回江城这么久,容淮生从未提过容宅,从未提过容家家里人,也怪她自己疏忽,她早该想到,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谁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无关紧要的人,说不说要紧吗?”容淮生站了起来,随口说道,其实之前他是有提过的,可惜某个女人实在太能睡了,估计是听漏了吧!都说怀孕的女人智商会变差,还真有那么点……内心腹诽着,双手直接将女人打横抱起,颠了颠,“怎么感觉没变重?”
  “什么叫无关紧要?”她有婆婆吗?有公公吗?妯娌有几个?有小姑子还是大姑子?都结婚了吗?大家好相处吗?这些怎么可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瞧瞧这男人说的什么话,自古以来,婆媳问题便是世间最大的难题,她有一大堆问题,可是容淮生将她抱上了床,便去洗漱了,回来后便直接熄抱着她睡了……
  她是缠着他问东问西,可男人喝了点酒,又是如此安逸的环境,媳妇孩子热炕头,身心放松,一会便进入了香甜的梦想,害得谢婉君最终只能瞪着他,可瞪着瞪着,又觉得自己好笑,天大的事情天亮了再说,于是两人伴着对方的呼吸,一觉睡到大天亮!
  一大早就感受到了冷意,雪化了一日,又经历一晚低温,窗户都起了冰渣子。
  容淮生与谢婉君到达容宅时已接近午时,容家宴会厅此刻已是宾朋满至,老太太除去为了容霖生庆祝重见光明之外,另外邀请了许多未出阁的世家小姐,容霖生的年纪毕竟已在那儿,娶妻变得刻不容缓。
  谢婉君挺着大肚子出现还是引起了一番轰动,三姨太之前便听说谢婉君已被找到,可只怪容淮生将其保护得太好,而一直未曾见面,此刻见了,定是好一番热络,老太太与容泽见着谢婉君本人未有太高的兴致,可看着那圆滚滚的肚子,眉开眼笑地直说好,最高兴的莫属容沁儿了,从谢婉君进门开始便一直乖乖呆在她的身旁,左一个三三嫂,右一个三嫂嫂,叫得那叫一个甜,原本谢婉君以为会受到冷遇,却没想到大家也算好相与的,顿时放下忧心,与她们打成了一片。
  “恭喜你,大哥,重见光明!”容淮生见自家小女人被包围,便来到容霖生的身旁,打心眼里为他感到高兴。
  “谢谢。”容霖生听到有人叫他,回首。
  “咦,江医生也在啊。”容淮生瞥了眼站在容霖生身旁的男人,招呼道。
  脱了白色大褂的江明川一身灰色西装,一头利索的短发,无框眼镜下的眸子亮而清澈,白皙精致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是妖孽,朝着容淮生温文尔雅地点了点头。
  “这次还要多谢江医生的照顾,否则我也不会好的那么快。”容霖生满脸笑容,疏离地夸赞了句。
  听着他叫自己江医生,江明川的眉头有意无意地皱了下。
  “霖生,淮生,你们怎的躲在这儿?”老太太找了过来,一把牵起容霖生的手,“霖生,给你介绍个顶顶好的姑娘,你看你二弟三弟可都有了妻室,你可得抓紧了。”
  “啊?”容霖生的眸光略微闪动,瞥了眼似乎无动于衷的江明川,心头莫名的有些抵触,“奶奶,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你也老大不小了,老二的孩子都打酱油了,你还不给我抓紧,这么多世家小姐,看中哪个和奶奶说,奶奶给你做主,林家那小子就这几日便结婚了,要不,你也凑年前办一办,咱们容家也乐呵乐呵……”老太太越说越兴奋,仿佛这事已经成了一般。
  容霖生正想着对策如何敷衍,便见江明川举着酒杯缓缓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也不知为何,他一下子就没了兴致,心情更是低落。
  “这是,李家小姐,那个…就是那个站在柱子旁边的,看到没,穿着粉色旗袍卷头发的,是陈家小小姐,今年才十八岁,正值年龄,奶奶是越看越喜欢,快,你瞧见没?”老太太说得兴奋。
  可容霖生哪有兴致听,一颗心早就跟着江明川溜出去了,只敷衍着点头,最终实在装不下去了,便道,“奶奶,我出去解手,晚点再看……”
  说着,也未等老太太回话,便匆匆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