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7夏敏的目的

  宴会并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停止。
  谢雨涵的叫声嘶哑而绝望,让原本喜庆的场面变得压抑,长期的家暴消磨着谢雨涵的身体及精神。
  从宴会上的窃窃私语里知道,三个月前谢雨涵怀孕了,本是个高兴事,可是疑心深重的钱有升觉得这孩子不可能是他的,于是命人给她灌了药,可怜那孩子连人形都没成就化成了一滩血水,从此,谢雨涵的精神便更是不济,精神垮了随之而来的便是身体也垮了,曾经努力讨好金主,如今变得随意。
  站在门口的夏敏忧伤惆怅地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谢雨涵,在谢父纳妾那日见过她之后,直到三个月前的那个夜晚谢雨涵冒雨敲响了谢家的门,她慌乱不已,满头是汗,求着她的母亲救她于水火,并告诉她,她成了如今这样,全拜谢婉君所赐!
  夏敏收回目光,敛去心中的悲痛,转头幽怨地朝着谢婉君的方向看去,一句话都未说。
  谢婉君并未接触到夏敏的目光,她还未刚才的事有些恍惚。
  而站在一旁的容淮生却看到了,一直以来的殷勤讨好,总算有了理由,容淮生牵了牵嘴角,明白夏敏的突然转变究竟为何!
  “累了吧,去那边坐一会?”容淮生半搂着发愣的谢婉君道。
  谢婉君机械地点了点头,“淮生……那个?”
  “那是她咎由自取,你不必心软。”容淮生知道她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安抚道。
  容淮生扶着她坐了下来,取了些许甜点放置她的面前,“看你早餐都没吃什么,快,尝尝君锁恋的新品。”
  谢婉君收敛了疑惑,点了点头,“好。”
  这个插曲过后,直到宴会结束,谢婉君都安安稳稳的,之后连句议论也未听到。
  然而,事情在两日后发酵了。
  江城内部所有报纸上刊登着一则故事,这故事写得十分隐晦,虽然主人公的名字进行了略微的修改,可终究逃不过上流社会那群贵妇人的舌根,这故事十分简单,正是讲述着谢家两姐妹天壤之别的生活,更是隐晦地提出了为何两姐妹生活待遇的不同,全拜姐姐所赐。
  一时之间,流言蜚语传遍江城地大街小巷……
  容淮生拿到报纸时,眼眸里闪过嗜血的光芒,自古人言可畏,这些字眼无一不戳着谢婉君作为姐姐的脊梁骨,道德绑架的伤害简直不可估量,真是太可恶了!
  为此,容淮生召集了江城有名的记者,爆料了更加劲爆的消息,谢家成长史以及谢氏兄弟为产业自相残杀的故事。
  于是,江城的烈风一下子吹向了谢氏,谢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所有的商业合作突然遭拒,资金链严重短缺,谢父一下子变得焦头烂额,原本并不着急上位的谢仲景在容淮生的帮助下,直接接受了谢父不堪重负的产业。
  一个星期后,夏敏又一次来到了御园,而这一次接待她的便是容淮生。
  两人相对而坐,夏敏一度紧张,再加上孕期严重的反应,脸色十分憔悴,反观容淮生,淡定地喝着茶。
  “这件事情却是我做的不对,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求您,救救雨涵!”夏敏率先哭诉起来,直言目的。
  “唉……”容淮生淡淡叹了口气,并未立即回话,他为自己的女人不值,世上为何会有这样的父母?难道小君不是她的女儿?
  站在楼梯间的谢婉君瞧着楼下的一切,一早容淮生便一直安慰她叫她放开些,可最终心头还是没由来的难受,看到报纸上的内容时,她还不敢置信,这说得会是她,连日来,她都不敢出门,怕遇到义愤填膺又不明白真相的人将她拆了入腹,容先生说得没错,是她善良了,相信人性本善……她肚子里的小奶包踢了下她,她回过神来,摸了摸那凸起的一块,是小奶包在提醒她别太伤心……她的身子越发重了,临产期越来越近,她扶着腰反身入了房间,隔绝了门外的对话。
  “谢夫人,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偏心的母亲?谢雨涵为何会变成如今这样,其实全拜你所赐,是你的溺爱害得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既然做了,那么就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小君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之前你的殷勤探望给了她对母亲的期望,当然我也乐见其成,可是你瞧瞧你现在又做了什么?毁了谢氏不过是我的意思,若想报仇,大可朝我来!”容淮生心疼自己的女人,憋了许久的话通通说了出来。
  “是,是,一切都是我的错,求你放过我们,放过雨涵,从此我们绝对不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夏敏连忙说道,她的泪簌簌流了下来。
  “放过你们?那么谁放过小君?谁放过仲景?”容淮生厉声问道。
  客厅内一时沉默……
  李嚒嚒心急地看着自家小姐,毕竟她此刻可是双身子,若是有个好歹那该如何是好。
  “你们回去吧,仲景会给你们留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若你们规规矩矩,安安分分,你们的后半辈子吃穿不用愁!”容淮生的声音淡淡地,顿了一会,又补充道,“这点你们应该感谢小君,若是换了我,你们此刻还能住在谢宅?”
  夏敏震惊地看着面前杀伐决断的男人,明白自己再多说已无异,在李嚒嚒的搀扶下起了身,跌跌撞撞回了谢宅,她这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难道自己从一开始便错了?
  谢宅此刻一阵女人的哭声,坐在沙发上的谢父是烦不胜烦,经济的断崖式下降导致谢父不得不休妾,林林总总十来张嘴可不是好养活的,毕竟这群女人哪个不是娇生惯养的,不论吃的还是用的,那可不都是顶顶好的。
  夏敏回到谢宅面临的就是这个场面,她满脸愁容,整个人十分颓废。
  “老爷,要我说,您要休也得休了大夫人,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么,就是大夫人从中作梗,才导致谢氏的不振!”苏清欢见夏敏目中无人地坐在了谢父的身旁,绣帕擦拭了下眼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