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9辰晴婚礼

  农历十二月二十八,黄道吉日,宜嫁娶。
  天公作美,连日来雪已化得差不多了,一早便阳光高照,微风和煦,温度明显回温。
  林宅今日可谓高朋满座,热闹非凡,林夫人与林老爷总算可以松上一口气,林家不省心的大少爷林辰总算娶妻了。
  林辰作为今日的新郎官,可谓帅气逼人,一身深红底色的秀禾,上面以金色丝线绣着神秘的麒麟,寓意着幸福一生,当时选定婚服时,林辰第一眼便看中了这套,麒麟除却幸福之外,还有平安之意,许晴的身体一直是他的心头病,他从不信迷信,却也希望这次的冲喜可以带走厄运与病魔,长长久久。
  他那一头骚包的发倒梳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身下是通体发亮的汗血宝马,马头挂着红绸,他利落地跨坐其上,朝后瞧了眼,身后是绵延红妆,喜庆的唢呐响遍整个街道。
  “新郎官接新娘啦……”司仪看了眼吉时,吆喝道。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许家走去,街道两旁站满了观礼之人,对这盛世婚礼褒贬不一,却无不艳羡。
  林家与许家距离并不远,没一会便到了,此刻许家亦是红绸满挂,一片喜气!
  这之前,林辰与许晴商定婚礼时,为使婚礼不落俗套,除却必要的婚礼仪式按照老套的来,会额外增加许多新东西进去。
  这不,在接亲这一环节里,伴娘们便给新郎官与伴郎团们出了难题,原本林辰叫了容淮生同他一起,可惜这几日是小嫂子的关键时期,容淮生那是寸步不离,于是最终跟着他过来的除了聂子浩,另外容淮生派了七个暗夜人员,就怕这接亲一环招架不住,现在看来,容淮生还是很有先见之明啊。
  林辰与伴郎们被许煜风迎了进来,道喜的话自不必多说,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可在林辰看到旋转的楼梯台阶上摆满的杯子时,便笑不出来了。
  只见那每个阶梯上早已摆满了盛满白酒的杯子,一群伴娘们等在楼梯口,开怀地叫道,“新郎官,感情深,一口闷!”
  林辰带着伴郎团站在楼梯口,脸色五颜六色,最终变为惊悚。
  这楼梯上的杯子,多不说也要几百杯,那杯子又大,折合下来没个十斤也有八斤,他与伴郎团人数总共也就九人,这一人要是真一斤下去,哪还接得走新娘,直接躺倒在新娘房间算了。
  “子浩……你说怎么办?”林辰小声嘀咕,几人商量起对策。
  “要我说,先牺牲一个,”聂子浩手指摩挲着下巴,朝后吆喝道,“来来来,哪个酒量行的,上!”
  “不是,浩哥,这哪怕酒量再行也经不起这样灌啊!”
  “是啊,是啊!”
  “还讲不讲义气了?啊?一个个的,你们哪个受伤了,哪疼了,不找林少?今儿个林少结婚你们一个个就往后缩了啊?”聂子浩数落道。
  “嗳,子浩……”林辰阻止道。
  楼下的宾客将楼梯口围了一圈,一个个兴奋地看着,他们还从未见过这么有趣的一环,顿时个个稀奇不已。
  “林少,快想法子,可别误了时辰啊!”有人吆喝道。
  “是啊,许家小姐可不是那么容易取滴!”另一人附和。
  林辰瞥了眼大厅内的人,忽而灵光一闪,立马客气地作揖,“各位,各位,今儿个我林辰大婚,喜庆事,可别真为此过了吉时,就勉为其难大家帮帮林某,这酒算作林辰敬各位的,”说着,从阶梯上端起一杯酒,一仰头,先干为敬。
  众人因他说的话而变得慷慨激昂,有人立马上前,笑道,“林少说得是,来来来,众人拾柴火焰高,每人一杯!”
  “好勒……”
  “好!”
  于是,这第一招危机便就这么化解了,林辰与聂之安对视一眼,眸光闪亮,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阶梯上便出现了一道一人穿过的道,林辰与伴郎们立马三步并做两步走了上去。
  伴娘们哪想到林辰竟这么快便通关了,立马回了新娘的屋子,
  原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铺满红妆的喜床上坐着三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她们的头顶俱是盖着红盖头。
  “新郎官,猜猜我们的新娘是哪位?猜对才能带走哦!”一伴娘一脸得意地说道。
  “不是吧!”聂子浩扶额,这还能好好结个婚吗?
  “林少,这我可帮不了你了啊,嫂子我可从没见过,哪晓得长啥样啊?”
  “自求多福!”
  林辰站在三个女人面前,三女全部着与他同色系的秀禾,衣服一模一样,身段又相似,肉眼还真是识别不出,林辰反手握着转了两圈,突然眉头皱起,疼痛难忍地跌倒在地,“晴儿,你这儿是什么味道?为什么我一闻整个心便疼痛不已。”
  “哪疼?我看看?”坐在一侧的女人直接掀起头盖,从床上直接跳了下来,扶着林辰一脸担忧问道。
  “这儿疼,这儿疼,还有这儿疼……”林辰握住许晴纤细的手指捂上他的心间,一脸得逞地笑意不断在脸上扩散。
  许晴细心瞧了瞧,才见男人正深情地端详着他,才明白自己上了当,“你……”
  “晴儿,今天真美!”林辰看得入了神,许晴妆容精致,一汪盛满了春水的眸子里倒影着男人的面容,略带娇羞地一颦一笑里满是藏不住的风华。
  “哇哦!”有人见新人满满情谊地对视,立马起哄起来。
  “亲一个,亲一个!”有人直接提议。
  “林少,亲一个!……”
  许晴一囧,脸色更红。
  林辰扶着许晴站起了身,勾起女人的下巴,在她错愕的眼神下,蜻蜓点水般啄了下……
  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立马让整个新房里闹腾了起来,大家欢声笑语,一片和谐。
  之前便说好出门时不掉泪的,可是许晴在见到爷爷与大哥的不舍时,泪还是盈满了眼眶,转身时便簌簌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