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3林辰篇-飙车

  仪式在轻松活跃的氛围里结束,林辰习惯性地瞧了眼时间,已是十一点,正值午饭时间,校方对他进行了挽留,但是这之前,他便接到了容淮生的暗语,于是委婉拒绝了校方的邀请。
  出了会议厅,一阵寒风猛地灌入,林辰将放在臂弯间的大衣随手披在身上,拢了拢衣领朝校门口处走去。
  才走出去几步,身旁便走出个小女人,不是米娅又是谁。
  “林医生,今天大会上你是故意的。”林辰的步子很大,害得米娅必须加快速度跟上才不至于落后很多。
  林辰勾了勾唇,并未回答。
  迎面走来了一位身穿火红色雪纺连衣裙的女人,一头乌发披散在肩头,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露在空气中的一双笔直的长腿,毕竟已是深秋的季节,红裙的外头搭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单单看搭配,已是走在时尚的前沿,更别说一脸精致的妆容了。
  从她在一辆军用车上下来,便瞬间成为了学生们的关注点。
  “嗨,学长,”她朝着林辰走来,伸手打着招呼,笑得花枝乱颤。
  林辰停住脚步,身后的女人追得紧,并未发现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下,于是,一头便撞了上去,男人的背坚挺又刚硬,她疼得整个小脸皱成了一团,抚着额头对上转头一脸疑惑地盯着她看的男人。
  “你跟着我做什么?”林辰问道。
  “你突然停下来干嘛?”米娅不回反问。
  “啊呀呀,学长是不是打搅到你了?”间隙里,红衣女人插话进来,一脸看戏的脸上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米娅朝声源看了过去,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女人的眸光里似乎隐藏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安如意,别乱攀亲戚,谁是你学长!”也不知为何,从不屑解释的林辰突地反感地讲了句。
  “额……”安如意耸了耸肩,顿觉无趣,不再说话。
  “钥匙。”林辰摊手。
  安如意将车钥匙放置男人的手中,静静伫立。
  “你还不走?”林辰接过,瞥了眼她。
  “这就走~!”安如意瞧了眼米娅,淡淡一笑,撩了下发,转身大步离去。
  “你女朋友?”米娅瞧着女人迷人的背影,猜测了句。
  “恩?……”林辰眸子里闪过幽光,突然就想看看这女人之后的反应,于是并未反驳。
  “你女朋友还真听你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我觉得她并不爱你,你看啊,有哪个女人能够看到自己的男朋友与别的女人搭讪而不吃醋不生气的?还有就是那女人的眼神,太过于冷清,没有见到男朋友时的狂热,所以……”米娅分析得头头是道,然而在看到男人盯着她的目光时而止住了接下去的话。
  “所以……什么?”林辰接话。
  “……额,”所以她妈妈说的一句话十分在理,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有毒,你要当心,这话在米娅的脑子里淌过,但她却未说出口。
  “所以,不要随意猜测别人的关系,表面的东西不要随意相信,”林辰淡淡说道,眸光微闪,又提醒了句,“比如,你在飞机上说的话!”
  飞机上说的话?……
  米娅暗自咽了咽唾沫,联想了下早晨才发生的事情,脸上立马烧得厉害,这男人,还真是……小气的男人。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走了。”林辰恶趣味地欣赏了下她的表情,嘱咐了句,便快速朝军用车走去。
  车上的安如意摇下车窗,笑容依旧是那个弧度,却是冷冰冰的,她朝着米娅的方向招了招手,也不知为何,米娅不甘示弱地朝她摆了摆手。
  “嗳,米娅,你认识林医生?”她新认识的同学一把搂住她的肩头,八卦地询问。
  “不认识!”米娅冷冷地回了句,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巧传入了林辰的耳里。
  今日车子的引擎声尤为响亮,林辰的脸色有些黑,猛地一脚油门,一个打挺,便扬长而去,扬起一地灰尘,呛得米娅用力咳了起来,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哼,有车了不起?”
  车上的气压明显低了下来,安如意握着把手,鄙夷地道了句,“看不出来啊,铁树是要开花了么?林辰。”
  “闭嘴。”林辰眉头深锁,疏离地道了句。
  “林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干我们这行的,说不定明天命就没了,你最好想清楚了,看刚刚那女孩,绝大部分该是普通家庭的姑娘,若是被仇家盯上,后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安如意并未听话地住嘴,无所谓地说着事实。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林辰的声线更冷。
  一时间,车内趋于安静……
  林辰的车速很快,在平坦的道路上达到了九十码,军用车的底盘很高,所以坐得高看得远,从出校园开始,他便注意到他的后面尾随了一辆小车,他故意多走了两个岔路,车速快,小车为避免被他发现而走了另一条道,然而,两个岔路走过,那车又跟在了他身后,他一下明白了来者不善。
  “坐稳了。”林辰的脸阴郁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声线冰冷。
  安如意超后望了眼,立马端坐了起来,“是谁的人马?”
  “还能是谁?”
  “你的意思是洪门?”安如意了然。
  “甩了他们!”
  语毕,林辰一脚油门踩到底,引擎的轰鸣声一下子提了上去,军用车的动力十足,九十码力至一百二十码短短几秒就上去了,骤然的提速,让身后的小车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于是,速度也随之提了上去。
  远远便见两辆车不相上下,速度更是惊人,只是在这大道上行驶,林辰要甩了后面的车辆着实不容易,他立即眼观四路,大道的旁边是高耸的水杉树,M国什么不多,就树最多,林辰开的又是底盘半人高的军用车,于是,一个打转,车子进了林子,林子与道路只见,有个斜坡,由于车速太快,刚刚进入时,突然而至的颠簸让整个车子不断向左倾斜,随之带来的惯性让林辰紧紧握着方向盘已保持重心,枝繁叶茂的树杈刮到了玻璃,车速带来的力道直接将玻璃震得粉碎,几片碎玻璃直接弹过林辰的脸颊,瞬间血流糊了半脸,而安如意至始至终未多叫唤一声,双手用尽全力握住把柄。
  车子随着颠簸直接飞出去十米远,因力道过大,直接几个翻滚横在两棵大树之间,两人均一阵眩晕,可此刻不是调整的时刻!林辰如猎豹般的眸子朝小车的方向看了眼。
  远远便听到身后三辆小车传来的刹车身,十来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手举重机枪进了丛林。
  这一场打斗在所难免……
  “安小姐,没事吧?”林辰深吸两口气,迅速调整状态,问了句。
  “哼,你没事,我就没事。”安如意解了身上的安全带,手指翻飞,直接将头发盘了起来,眼底闪过嗜血的光芒。
  “没事就好!”林辰随手抹了把脸上的血,两人轻笑地对视一眼,训练有素地从破窗内轻巧钻出。
  车上没有枪,很大程度上来说,他们处于下风,但没有武器,他们可以将自己成为利器。
  他们将自己隐藏在了树上,屏住呼吸,静静等着猎物朝他们走来。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
  十来个男人一看便是练家子,他们的步伐轻盈,洪门这一次可是下了血本。
  整个世道便不安稳,M国也不例外,帮派纷争严重,为了利益,更是不择手段。
  很快,他们走至车边,迅速将车包围,两个体型庞大的男人警觉地将枪直指车内,可是,空空如也。
  整个氛围一时寂静无声,有鸟儿自头顶略过,扇动翅膀的声音显得尤为响亮。
  林辰不动声色地在心底计算着方位,瞥了眼安如意,轻微比划了两下,在那群人发现他们之前,先发制人。
  两人动作迅猛,从树梢上以半蹲的姿势一跃而下,整个人直接骑上站在最后排的男人肩膀之上,林辰一手捂住男人的嘴,一手握着手术刀片割上了他的颈动脉,那男人的双眸猛地睁大,惊呼声还未出口,便已是躺倒在地,而安如意这边,巾帼不让须眉,几乎在同一个时间,以同一种方式将人放倒。
  一切发生的悄无声息……
  两人同时将尸体轻轻放下,提起尸体上的机枪,便对未反应过来的人马一顿扫射。
  林子内迅速惊起一群飞鸟……
  有人反应迅速,直接拉住前面的人作为盾牌,死亡的呻吟还未叫唤出来,便已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活下来的人利落地朝地上一滚,车子便成了他们最好的隐蔽点。
  林子里弥漫着一阵血腥味……
  林辰与安如意同时迅速为自身寻找了隐蔽点。
  林辰的心底里默默数了数人数,若是他没算错,躺倒六人,还剩六人,刚刚是先发制人,让他们占有了主动权,而这一次显然没有刚才的幸运。
  “林辰,缴械投降!你该懂洪门的意图,从来不是为了要你的命,只要你转投我们名下,吃香的喝辣的,全凭你说了算!”对面传来了叫喊声,洪门老大的意思明确,林辰可是不可多得的医界传奇,俘虏他比杀了他更有价值。
  “既然要我转投你们的名下,洪门老大的诚意就是这样?”林辰反问,这样寒冷的天气,他的额头已是密密麻麻一层汗意。
  这能怪谁?
  几人暗自腹诽,还不是怪你林辰就是只狡猾的狐狸,洪门吃了你多少暗亏?
  一时,林子又恢复了安静……
  林辰直接缓缓将身子趴了下来,以凸起的小山丘作为挡箭牌,他将机枪稳稳地放置草地内,透过镜头瞄了眼对面的情况。
  “有什么好办法?”安如意轻声开口。
  林辰并未回话,沉着冷静。
  良久。
  “你说,炸了这车,容三会不会心疼?”林辰淡漠的声音自身侧传来。
  “可是车子是侧翻,油箱可是朝天着的,你怎么引爆油箱?”这法子安如意早就想到了,淡淡评价了一声这方案的可行性。
  “所以,需要你的配合……”林辰眸光闪动,轻声笑道。
  “恩?”
  安如意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林辰整个地甩了出去,对面见这边有了动静,子弹立即扫射了过来。
  安如意低咒一声,为躲避子弹的袭击,迅速朝一旁躲去。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辰如猎豹一般三下五除二爬上了树,对面有人反应过来,又是几颗子弹扫射过来,林辰才爬过的地方,几道烟随风飘散,子弹留下的印记历历在目。
  林辰以树叶作为遮挡,整个人匍匐在树干上,而安如意几个打滚后寻了颗粗壮的树干,躲在其后。
  林辰暗自调整呼吸,一双厉眸紧紧盯着不远处的车身,随手轻轻摘了片树叶,轻轻放在空中,微风轻吹,悠悠荡荡飘落下来,林辰屏住呼吸,扣动了扳机,不过两秒而已,似乎听到了油箱震动的声音,然而,一阵惊人的爆炸声响彻天空,一团黑烟穿过树梢,飘散在云间,之后便是熊熊烈火……
  那剩余的人还未反应过来,整个身体便被炸飞。
  几分钟后,林辰缓缓动了动身子,倚靠着树干,紧张的神经缓缓放松下来,眼睛朝着安如意的方向望了过去,正巧安如意的目光投了过来,两人默契地相视而笑。
  略微休息了十来分钟,林辰下了树,扔了枪支,淡漠的眼神瞧了眼面前的满目疮痍,刚才的惊险仍旧让他后怕,安如意在车上的话还历历在耳,的确,他不适宜与普通女人恋爱,至少在M国不适合,鬼知道会不会看到明日的太阳。
  可是,出校门时米医生的那句“不认识”让他的心头没由来的比吃了苍蝇还难受,呵,既然是不认识,那么便不认识个彻底吧。
  敛去思绪,不再去感受身后浓烈的死亡气息,林辰转身便朝主路走去,安如意见状,默默地跟随……
  ------题外话------
  写打斗的场面,真的是废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