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4林辰篇-米家

  时光如流水,一晃两个月便过去了。
  米娅的生活平静而充实,圣庭军校的课业繁重,却多了更多的实践,历经千辛万苦考上的米娅更是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她的勤奋努力一致得到了导师的好评!另外,在这儿,米娅结交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
  “嗨,米娅。”班级门口走进来的是方洛卿,一路挽着洛卿的是刘艾,两人正有说有笑,因为都是东方人,所以更拉近了她们的距离,几个回合下来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洛卿,艾艾。”米娅抬头招了招手,复又低头摆弄着缝合针,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块切坏的猪皮,她正一丝不苟地练习缝合术。
  “米娅,你怎么这么认真!你是要成为我们系的学霸吗?”刘艾将米娅身旁桌下的椅子拉了出来,单膝跪在上面,一手撑着下巴,瞥了眼空空荡荡的教室,忿忿不平地说道,米娅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竟也如此勤奋。
  米娅并未回答,头更是抬都未抬,专心致志地挑针,打结,再挑针,再打结……如此反复,孜孜不倦。
  “米娅,别练了,你没听到导师夸你的缝合术已经是班级里数一数二的了!”方洛卿一把将她面前的猪皮抢至自己的面前,细细观赏起来,果然针脚细密。
  “额……”米娅伸手又将猪皮抢了回来,恶作剧地将手上的油腻朝洛卿的脸色糊去,吓得洛卿忙往后躲去,惊叫出声,“米哥,饶命,米哥,饶命……”
  “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洛卿,别动,马上就好了,”米娅收回脏手,玩笑开过,又低头摆弄起来。
  教室里一下子恢复了平静。
  方洛卿从旁边的桌子里抽住一张椅子,反手放置,坐在了米娅的前面,与刘艾对视一眼,定定心心地等着米娅将最后一点做完。
  “说吧,你们两个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情啊?”米娅做着收尾工作问道。
  “娅娅,这个星期六晚上学校联谊会!”刘艾满心激动地说道。
  “恩。”米娅点了点头。
  “娅娅,你都不激动的吗?你知不知道,这一次的联谊会,不仅仅有我们系参加,几乎整个系都会参加,最重要的是,韩梓阳也会参加!”洛卿滔滔不绝起来,说到韩梓阳的名字时双眼更是透着亮光。
  “你们说的韩梓阳是谁啊?很有名吗?”米娅随口问道,总算将最后的“针线活”全部搞定,满意地瞧了眼自己的手工,心中暗自评价,恩,这一次做得比上一次似乎更加精致了,可是还是和某人有些差距,思绪翻飞,居然又想起了那日飞机上时男人帮伤者缝合伤口时的样子……
  他们从那日见过之后,便再也没有碰到过……
  “你有没有在听我讲啊?娅娅?”洛卿见米娅似乎有些发愣,伸手在她面前招了招,生气地问道。
  “啊?哦,不好意思啊,有点走神,刚刚说到什么来着?”米娅见洛卿的眸光里满是火焰,连忙端正态度,虚心听着。
  “韩梓阳,韩氏继承人,娅娅,你知道韩氏吗?M国富豪榜前十,是M国富豪榜前十的韩氏集团哦!”洛卿讲得整个人热血沸腾,而刘艾听得也是激动不已,唯有米娅,淡定如初。
  “娅娅,你都不激动的吗?”刘艾奇怪的问道。
  “为什么要激动,他哪怕排第一,跟我有关系吗?”米娅白了眼面前两个花痴,利落地收拾起东西,打算回家,累了一日,此刻她只想回到自己软软的大床上,然后好好睡一觉,明日继续努力学习!
  “哇,米娅,你还是女人吗?”方洛卿夸张地问了句。
  “是啊,简直就不是女人啊!韩梓阳可是我们圣庭军校所有女生的追求,你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刘艾连连点头附和。
  “洛卿,艾艾,有这时间迷人家,不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米娅反驳。
  “娅娅,能够成为韩梓阳的女朋友,还需要这么努力做什么?”方洛卿充满期待地抬头看着一脸平静的米娅说道。
  米娅背起背包,利落站了起来,“洛卿,几点了?”
  方洛卿听着米娅的话,她们明明在讨论韩梓阳,怎么突然跳到了时间上,不过,她还是看了眼教室后面的壁钟,本能地回答了句,“九点了。”
  “恩,这么快,都已经夜晚九点了!”米娅点了点头。
  方洛卿与刘艾对视一眼,均未明白米娅的意思,“是啊,什么意思啊?娅娅?”
  米娅朝教室门口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轻轻浅浅地道,“最多再过两个小时,肯定要睡觉了,正好给你们时间做梦!”
  额……
  米娅的话如冰天雪地里的冰水,一下子泼向了两人,瞬间熄灭了她们激情的火焰。
  M国进入深秋后的夜色更是凉如水。
  米娅回到小洋楼时,以为迎接她的又会是一片漆黑,倒是没想到今日却是灯火通明,才入家门,便见满世界飞的自家老爷子与母亲大人冯女士正襟危坐着等她,而她定居江城,基本杳无音讯的大姐米灵居然也在。
  “几点了,上学上到现在才回来?”她还未叫人,老爷子的训斥便已传来。
  米娅弯腰在玄关处换鞋,听着老爷子的话,拿拖鞋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放下,穿上,缓缓走了过来,寻了个空位坐了下来,“恩,下次注意。”
  “哼……”老爷子瞥了她一眼,本以为她又会因此与他争论一番,倒是没想到这次居然顺从地回了他的话。
  厅内一时有些安静。
  还是米娅先开了口,“爸爸,妈,大姐,你们怎么过来了,也没提前和我说一声,我也好请假去机场接你们。”
  “小妹,米瑶呢?”米灵率先问道。
  “大姐找米瑶什么事?”米娅眸光微垂,警惕地问了句。
  “怎么?你大姐是米瑶的妈,做妈的不能问下自己的女儿?”老爷子的嗓音突然大了起来,质问道。
  “妈?爸爸,大姐有做妈的样子吗?生了米瑶有管过米瑶一天?”米娅被震了下,深吸一口气,生气地指责道。
  米灵被说,几次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委屈的眼泪就这么簌簌地流了下来。
  “不是,娅娅,听妈说,你大姐也是不容易,你大姐夫傅御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当初就是被他的外表给蒙蔽了,你大姐跟了他也就生了米瑶这一个女儿,你大姐夫家里什么样,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她那重男轻女的婆婆,哎,不提也罢……这几年,你大姐是想尽了办法,看了多少医生,前不久好不容易怀了个,可两个月不到,流了,还伤了身子,以后怕是再难有了,傅御那个王八蛋在你姐姐没出月子就又娶了个,米瑶怎么说也是傅家的后代,你大姐以后也算有个依靠,所以……”冯女士立马充当起了和事老,一手握住米灵的手,无声地给予安慰,一脸讨好地对着米娅,头头是道地说着其中的厉害关系。
  可米娅至始至终只是静静听着,一句话都未回,冯女士说得这些她都知道,可这些并不能作为抛弃米瑶的借口。
  见米娅不说话,冯女士的心也跟着提了提,又道,“娅娅,你看啊,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纪,这带着米瑶,也着实不方便……这不,前几日你爸爸遇见你许伯伯,正巧说起你,说是要给你介绍个男朋友……”
  所以,给她介绍男朋友,把她像嫁大姐一般的将她嫁出去才是重点?当初,米家濒临破产,面前的老爷子和冯女士不就是看中了傅家的资助?而傅御那个王八蛋又正巧看上了米灵的美色!那么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
  “我不嫁人!我还在读书,嫁什么人?爸爸,妈,你们太过分了,利用完了大姐,又来利用我?”米娅腾得站了起来,痛心质问。
  “啪!”老爷子一巴掌狠狠地甩上了米娅的脸,“什么叫利用?我们利用了你大姐么?你大姐可是心甘情愿嫁给傅御的!我们谁也没有逼过她。”
  米娅抚着高高肿起的脸,双眸瞬间染上湿气,却拼命忍耐着不留下来,盛满怒意的眸子直盯着这所谓的父亲,顿感心力交瘁,这就是她的家!“爸,要相你自己去相,我是绝对不会去的,还有,大姐,你真的爱米瑶的话,就让她安安心心呆在M国,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她抓起沙发旁的包包,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到达自己的房间,甩上房门的瞬间,她的泪决了堤,哭得不能自已,趴在床上,也不晓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清晨,温煦的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一室安逸。
  米娅是被什么东西痒醒的,昨夜哭得久了,阳光即使再温柔,她还是觉得刺眼,伸手揉了揉双眼,那悉悉索索的痒又出现在了脸颊边,她本能地去挠,随手便抓到毛茸茸的一团,忙抬头去看,一双满是笑意的双眼正望着她。
  “米瑶?你怎么在这?”刚刚睡醒的她脑袋还有些懵,她明明记得她帮她报了寄宿学校。
  “小姨,你忘了今天是周六了吗?爱尔先生一早送我回来的,”米瑶见她醒了,便安静地在床边坐下,今日的米瑶与平日相比多了份沉静,少了丝天真浪漫的活泼。
  “哦……”她的确忙忘记了,她还以为昨天是周四……她将整个脸朝被窝里埋了埋,突然想起昨晚的不愉快,腾地坐起身来,问了句,“你见到他们了。”
  是肯定句。
  良久,米瑶才点了点头,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双眼看着自家小姨,“恩,小姨,我已经答应她了,明天便会回江城。”
  “是她逼你的?”
  “不,我是自愿的。”
  “为什么?米瑶,她并不是个好妈妈。”
  “但是她刚刚答应我,她会做个好妈妈的。”
  ……
  “我愿意给她一次机会。”米瑶眨了眨双眼,补充了句。
  两人一时谁也不说话,就这么相互看着,没错,米瑶是米娅带大的,从出生的那一日起,米灵无法接受自己生的是女儿,一度抑郁,看也未看孩子一眼,便派人将孩子扔了,是她看到后捡了回来,可捡回来后却又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说是傅家孩子都不要,怎么好意思托付给他们!
  于是,米娅与米瑶过起了相依为命的日子,一把屎一把尿。那时的米娅才十五六岁,算起来她也算是个孩子吧,可是为了米瑶,她放弃了学业,老爷子为此差点与她断绝父女关系,之后的几年切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她什么苦都吃了……
  她带大的孩子,性格方面与她有着惊人的相似,再加上秉承着什么都要靠自己的想法,而使米瑶与其他孩子相比,更早熟。
  “你已经决定了?”最终,米娅叹了口气,不确定地问了句。
  “恩,”米瑶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眶微红,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难过。
  “瑶瑶……”米娅一把将米瑶搂在怀里,这一天总会到来,她知道,她的瑶瑶期待着父母亲情,她也明白。
  “小姨,我不在的日子里不要想我,明天不用送我,如果我过得不好,我会回来的。”米瑶小大人般的嘱咐。
  “我知道,我们家瑶瑶是最棒的,谁敢欺负你?”米娅的眼里沾满了泪水。
  “恩!小姨,好好找个男朋友吧,为了我,你耽误了好多年!女人,又有多少个十年?”米瑶回抱着米娅,像是下了重大决心一般,抬起小脑袋,又道,“找男朋友也得擦亮眼睛,叔叔你就不要肖想了,但是,你可以按照叔叔的标准去找。”
  “米瑶!”她究竟是怎么教的?
  “恩,听到了,不用那么大声。”说完,米瑶的小短腿自床沿跳了下来,做了个鬼脸,又道,“快起来吧,太阳都晒屁股了,一起吃早餐。”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