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7林辰篇-你可以叫她嫂子

  水声“哗啦啦”地流了下来,轻柔抚过男人骨节分明的手。
  米娅眸光微垂,小脸染上一抹红晕,轻轻抿了抿唇,目光所及,男人洗手时露出袖口里面一枚精致名贵的蓝色袖扣。
  这袖扣,一眼便知,价值不菲。
  面前的男人,究竟是做什么的?印象中医生似乎没那么高的工资吧?
  “林医生,都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吗?还那么喜欢偷听别人讲话!”憋了半天,米娅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呵~”林辰喉间发出低沉地一笑,却坦然道,“恩,除了你的话,其他人的话我还懒得偷听。”
  “额…”
  林辰擦拭了下手,抬腕看了眼时间,“晚上几点结束?我来接你。”
  “啊?”米娅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十点,我准时过来接你,”林辰说这话时带了些霸道,又抬腕看了眼时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晚上等我。”
  未等米娅反应过来,林辰便匆匆离去了。
  “什么嘛~你以为你是我的谁啊?我爸我妈还没管得那么宽呢!”米娅回过神来,见男人已走远,小嘴嘀咕了句,对着男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
  米娅最后照了照镜子,反身回了会场。
  才入会场,便被舞台中央的男女吸引了目光。灯光下的男女可谓是男才女貌,女人步态轻盈,纤细柔软的身姿默契十足地跟随着韩梓阳的舞步,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她的长裙随着她的动作翻飞,宛如一只蝴蝶,围观的人屏气凝神,看得呆了,看得痴了……
  一舞毕,立即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娅娅,你怎么去个卫生间这么久?错过好戏了吧!”方洛卿见米娅坐在角落里,连忙走过来,遗憾地说道。
  “是啊,你刚刚没看到,哇,这简直就是王子与公主的故事啊,路初含,哦,就是那个校花,亲吻了韩少!是主动亲吻了,而且韩少竟然没有拒绝!”刘艾回想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激动地说道,“哇,这也太浪漫了!”
  “哦?是吗?”米娅捻起桌上的甜点,轻轻放入嘴里,入口即化,恩,可惜似乎甜得有些腻味,忙又喝了口白水,去去嘴里的味道。
  “哇,娅娅,你简直就不是女人呢!竟然都不感动下的。”方洛卿见米娅无动于衷,顿时倍感焦急。
  “呵呵~这样行不行?”米娅扯了扯嘴角,白了眼面前的两个花痴,敷衍地笑了笑。
  而这一幕,恰巧落在了款款而来的韩梓阳眼里,他的嘴角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周围最不缺的便是端庄美丽的名门淑女,像米娅这种不顾形象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接触,下午的相亲宴,他以为自己会反感,但自见到她时,他的心竟会莫名安静。
  “你们在聊什么?”
  他淡漠却不显疏离的一句话震惊了正有说有笑的三个女人。
  “额……”
  谁也不会想到韩梓阳会与三个名不经传的女人搭话,于是他的话就像一颗石子,扔进了一碗水里,荡起无数圈涟漪。
  原本嘈杂的会场竟出奇的安静,个个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没聊什么,她们在说你和谁亲吻了。”米娅随口回了句,并未因为他的到来,而放弃面前的美食,这儿的甜点的确没有咖啡管里的好吃,不过已经好多年没有好好吃这些高档零食的米娅是绝对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的。
  见韩梓阳的目光瞥来,方洛卿与刘艾微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想来,无论是谁,都不会喜欢人家在背后嚼舌根的吧,米娅,这死女人,竟然就这么背叛了她们。
  “只是兄妹之间的一个吻而已,”韩梓阳破天荒地解释了下,“初含,我一直将她当作妹妹来看。”
  额,不是,这算是在和她解释么?再说,不论是什么意义的吻,嘴唇与嘴唇的亲吻难道不该是留给自己最亲密的人吗?是,他们是在M国,可米娅骨子里还是个东方女人。这种亲密的事让米娅的思绪猛然间想到了那个颠倒众生的男人…于是,一块饼干突地嘢在喉间,猛地咳嗽了起来。不是,关键是现在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啊?她可是明明记得下午的时候这面前的男人说只能给她婚姻,无法给她爱情的啊,再说,她还不一定答应呢,现在这种突然而来的解释,让人真的是匪夷所思啊!
  “你每次吃东西都这么着急的么?”韩梓阳寻了她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推了推手边的水杯,笑道。
  拜托,这明明不是她吃东西着急,好吧,明明就是你现在的这种样子让人感到奇怪!
  米娅接过水,直接大口喝了起来,连忙将内心的惊讶往肚子里压一压……
  “这甜点很好吃么?看你吃了好多块。”韩梓阳瞧了眼面前的点心,取了块放进嘴里,原本舒展的眉微蹙,嫌弃了句,“似乎太腻了,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说着,便拿过米娅才喝过的水,就着她刚刚喝过的地方优雅地喝了两口。
  “……”
  韩梓阳的动作不仅仅震惊了米娅,所有朝这边看过来的人都目瞪口呆,韩少今日的动作这是在宣告些什么?
  而方洛卿与刘艾已收不回目光,她们至始至终都在羡慕着路初含,觉得路初含就是那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而今,她们觉得她们羡慕错了人,真正的公主可不就在她们面前坐着呢!
  而站在不远处的路初含两眼染上满满的恨意,手指更是紧紧拽入了手心…可也只是一小会,她便调整了整个的状态,扭着婀娜多姿的身段缓缓走了过来,无疑,她的声线甜美动听,“梓阳,这位是……?”
  “米娅,你可以叫她一声嫂子,我的未婚妻~”韩梓阳并未将目光转向路初含,直接承认了米娅的身份。
  这句话,将所有人都定在当场。
  米娅这次更是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她和甜点绝对是有仇,这一天因为甜点,可把她差点呛死……原本想去接水杯,可想到那杯水已经被韩梓阳喝过了,便硬生生挺了过来,摇着手说道,“不是,韩少,那个,我好像没答应你吧?”
  来到这场联谊会的人,暗自腹诽,真是没白来,瞧瞧,这信息量貌似也太大了,稍微捋一捋,目前的情况是,米娅竟然成了韩梓阳的未婚妻,这已是这年度的重磅消息了,然而,更要紧的是,被所有名媛捧在手心里的公子哥韩梓阳竟然被当众拒绝了!
  所有人都以为韩梓阳会脸色难看,却没想到男人竟是一派轻松,仰靠在座椅上,他的长腿随意地交叠着,熨得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妥帖地修饰着男人的身线,他的声线慵懒自信,“米小姐,如果说此刻你的话是欲擒故纵,那么很高兴,你已吸引了我的目光,下午的话我要做个调整,对于你所说的爱情,我突然很想试试~!”
  这次是真的轮到了米娅震惊,路初含那几乎可以杀死她的目光叫她不忽略都不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要她相信一见钟情,这种鬼话,打死她都不可能相信。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靠近男人,压低声线悄悄问了句,“韩少,你该不会是用我做挡箭牌来气一气路初含吧?”
  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这一种解释,否则午后他那一闪而过的伤感又是为何?
  “恩?”韩梓阳凑过来,一时有些没明白米娅话中的意思。
  “这你都没明白?”米娅回问。
  韩梓阳摇了摇头。
  “真笨!”米娅叹了口气,手指比划着耳语道,“你是不是喜欢路初含啊?故意拿我当挡箭牌气气路初含?你们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你想让她回心转意,可又找不到办法,所以正巧……”
  这面前女人的脑袋究竟是什么构造?亏她这些都能想得出来,想他这种要家室有家室的,要样貌有样貌的,哪个女孩子不贴上来?路初含?只要他愿意,马上举办婚礼就可以!
  于是,他开怀地大笑了起来,这一笑,引得米娅莫名其妙,果断将自己的椅子朝旁边移了移。
  正打算再说些什么,便见有人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覆着韩梓阳的耳朵轻声说了些什么,两人便匆匆离去了。
  韩梓阳一走,会场的氛围便变得十分诡异。
  “米娅,你把我刚刚和你说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么?”路初含的目光更是虎视眈眈,没有韩梓阳在,她的本性暴露无遗。
  “额……”米娅眸光微转,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忽悠道,“路小姐,你以你对韩梓阳十年时间的了解,韩梓阳会随随便便说娶一个人么?”
  路初含不说话,静静地听她说下去。
  “路小姐,以我多年的人生经历,相信男人的话,母猪会上树。”米娅将最后一点点点心吃完,偷瞄了眼时间,还有十分钟便是十点,道了句,“路小姐,不论你相不相信,我对韩少绝无非分之想,不信的话,你待会可以跟我出去一下。”
  说实话,路初含也不相信韩梓阳的品味会这么低级,面前的女人真的是太能吃了,桌上的甜点,几乎都进入了她的肚子,吃完就算了,她尽然能够如此不雅地打了个饱嗝…
  “时间差不多了,洛卿,艾艾,我差不多要先走了,”米娅站起神来,与两个早已呆若木鸡的闺蜜道了句。
  “恩,恩,好。”方洛卿还是未从刚才的一幕中走出来,木讷地点了点头。
  米娅其实也就说一说,并未真的希望路初含跟出来,可是,路初含却是十分较真,她们就这样一前一后,亦步亦趋。
  米娅走得急,没穿外套,一出会场才觉得外面的天气冷得刺骨。而路初含毕竟是路家小小姐,身旁的保镖早就奉上了外套。
  米娅足足多等了一刻钟,冻得她抖抖索索,不停地哈气取暖。
  “米小姐,你究竟是叫我看什么?难不成就站在这儿喝西北风?”即便穿着外套,也吃不消一直在冷风里吹,路初含等得已是不耐烦。
  米娅最后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此刻已是十点二十,还真是应验了那句话,相信男人的话,母猪会上树!林辰这个王八蛋,放了她的鸽子~
  “路小姐,我没求着你和我在这儿等着,原本是想告诉你,我已心有所属!不过,估摸着今天是见不着他了,应该是有事耽搁了,”米娅本想让林辰做下挡箭牌,她可不想以后平静的学生生涯就此了结,总为这些不相干的人而影响学业,可林辰真不出现,她的心竟然没由来的有些失望,想了想又道,“走吧,既然他不来接我,那我只得走回去了~!”
  “米小姐,据我所知,你一直勤奋努力专于学业,何曾有过心仪对象这件事情?你该不会是在忽悠我吧?”路初含被风吹了那么久,突然脑中闪过一丝清明,狐疑道。
  “信不信由你,多说无益,”米娅白了她一眼,转身率先离去。
  一路上,米娅都在思考林辰怎么失约了,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跟着一人。男人弓着身子,捂着腹部,走路脚步虚浮,在与米娅大约四步路的距离,“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这一声立马拉回了米娅的思绪,吓得她立住了脚步,不敢动弹,这黑灯瞎火的,该不会有鬼吧?
  “米米~”男人的声音透着虚弱,轻声唤了句。
  米娅听到熟悉的声响,连忙转过身子,瞧了眼倒在地上的男人,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他的身旁,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来,让她不由得紧张起来,搀扶着他的手臂让他坐起来,“林医生?怎么回事?”
  “小米,带我去蓝山酒店,有人会接应我,不要……声张~”男人喘着粗气,话未全部说完,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