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8林辰篇-受伤

  “林医生,林医生……喂……”
  林辰突然晕了过去,让米娅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伸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叫唤着他的名字,可给予她的却只剩下沉默,眸光朝他的腹部看去,那儿早已被血浸湿……
  米娅捂着嘴,不敢发出惊呼,脑袋里迅速思考着,怎么办,怎么办……
  不远处,有谈话声传来……
  “刚刚明明看到他往这边跑了,人呢?”
  “快,继续搜,他受了伤,应该跑不远!”
  “是……老大,这次倒是没想到啊,这老狐狸会栽到我的手里……”
  “滚,谁叫你伤他的?上头可是打算俘获他为咱们服务的!”
  “这,这……”
  “等着上头处决你吧!”
  声音越来越近,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
  米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林辰扶了起来,失去意识的林辰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了米娅身上,仅仅只是将人扶起,这么冷的天气,米娅已是满头大汗,讲话的声音越来越近,若是就这么朝前走,定会被逮个正着。
  米娅四处观望了下,扶着林辰挪动着步伐朝弄堂里移去。
  弄堂的空间十分狭小,两人面对面站着,呼吸可闻,林辰的身高大约一米九左右,还好米娅穿得是高跟鞋,林辰将头搁到她的肩膀时不至于那么累。
  米娅屏气凝神,双眼朝外探了探,静静地等着那群人经过,也许是因为太紧张,米娅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林辰的伤口。
  昏迷着的林辰倒吸一口凉气,悠悠转醒,轻微的动静立刻引起了路过之人的注意。
  米娅见人朝这边走来,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最终,只得覆上男人的唇,以自己的脸挡住男人的脸。
  身旁突的吹了声暧昧的口哨……
  “老大,你看……”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家泡妞啊?走,走,走,正事要紧!”
  几人骂骂咧咧地朝前走去。
  米娅听着声响,与林辰稍稍拉开了些距离,探着脑袋朝后看了看,她毛茸茸的头发恰巧蹭到了林辰的下巴,痒痒的十分舒服。
  米娅见人走远,转眸便见面前的男人不知何时醒了,亮若星辰的眸子正凝视着她,“你~醒了?”
  米娅想起刚刚的应急之吻,脸颊莫名有些烧,“那个……刚刚只是权宜之计。”
  “嘘,我们先离开这里。”林辰忍着疼痛,靠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
  “你要不要紧?要不,先去我家?我家就在前面。”米娅担忧地问道。
  “这么快就像把我拐回家里去?”为缓解米娅的紧张,林辰半开玩笑道了句。
  “你……”米娅只想将人推开,再不管他。
  “好了,乘他们没反应过来,我们快走……”林辰瞧着女人嘟着嘴唇的模样,竟是越看越喜欢,虽然被人暗算了,可却并不影响他此刻愉悦的心情。
  “哦~好好。”
  米娅也知道现在不是闹着玩的时候,两人相携着朝小洋楼走去,恢复清醒的林辰让米娅走起路来轻松很多,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每走一步,他的伤口便牵动一下,疼得他背上的衣服瞬间湿了……
  而此刻林辰也注意到了米娅居然只是单单穿着会上的裙子,这么冷的天气,着女人真是欠收拾!
  此刻估摸着也要接近凌晨了,小洋楼里居然依旧灯火通明,米娅暗道糟糕,她的爸爸妈妈估计正等着她回家报备今日的战况如何呢!
  怎么办?米娅突的停住了脚步~
  林辰见女人突然不再前行,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喘着粗气问道,“怎么了?”
  “我们不能回小洋楼,我爸我妈正等着我!”米娅为难地说道。
  “呵,你怕你男人给你丢脸?”已到家门口,林辰反而没那么紧张了,苍白的脸上挂着邪魅的笑脸。
  “不是,你不懂……”米娅懊恼地说了句,可等到反应过来却已为时已晚,他刚刚说了什么?她的男人?“额……你……”
  “现在怎么办?好不容易走到这儿,我快要痛死了,再叫我走回去,我没力气了……”林辰整个人虚脱地靠着门边,脸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他可完全没有装,原本他是计算好时间的,晚上的行动也十分顺利,十点正好过去接人,半路却杀出洪门的人,遭了他们的道,负了伤。
  “这样吧……”米娅灵光一闪,覆着他的耳朵耳语了几句。
  靠得太近,女子的馨香传入林辰的鼻息,气若幽兰,米娅似乎是在说她的房间在哪个位置,可是林辰的注意力完全被分了心,米娅说了什么其实他并未完全接收。
  “我说的,你听到了没啊?”米娅见林辰似乎有些发愣,又不确定地问了句。
  “恩,恩……”林辰木讷地点了点头。
  见男人点头,米娅定了定神,开了门把,走了进去,并未将门完全带上,果然,迎面而来的便是冯女士满脸堆笑的脸和无限的关怀。
  “娅娅,晚上怎么样?”冯女士殷勤地帮她拿出拖鞋,摆放在她的脚边。
  米娅瞧了眼拖鞋,心里自嘲一笑,这就是她的父母,不会去关心她的冷暖,只关心韩梓阳对她的看法,换了平时,她定是连句话都懒得敷衍,可今天不行,于是,她挽着她母亲的手臂朝沙发走去,挡住了冯女士的视线。
  “快,娅娅,跟妈说说……”冯女士催促道。
  “别急啊,妈,我之前买的碟片呢?”米娅在客厅里翻找起来。
  “深更半夜的,你找碟片干嘛?”冯女士顿感焦急。
  “今天心情好啊!”米娅笑道。
  冯女士一听,哦~女儿心情好,看来这事情有门儿,便朝米父使了个颜色,两人相视而笑,冯女士也定心地挨着米父坐了下来。
  米娅总算翻找到了一张碟片,将碟摆放好后,悠扬的音乐充斥了整个客厅,米娅寻了个对门的位置坐了下来。
  “娅娅,快别卖关子了,说说吧。”冯女士笑着催促。
  “也没什么,今天韩少就是在会场上和我说了说话~”米娅卖着关子徐徐道来。
  而这边,林辰听到厅内音乐响起,眸中闪过赞赏,他看上的女人果然聪慧,嘴角微勾,便轻轻推门而入,暗吸了口气,没有米娅的帮助,他蹒跚地朝屋里走去,还好有音乐在,在加上米娅制造的时而高起的响声,即便中间林辰不小心碰到了什么,冯女士与米父也因为专注于米娅的事情,而未发现家里突然多了个男人。
  一刻钟后,林辰总算上了楼,虽然未听清米娅说的是哪个房间,可他随意看了下房间的格局,略一猜测,便准确无误地入了米娅的房间,果然与他想象的一样,米娅的房间干净整洁,却每一处都透着少女的气息,比如床脚随意摆放的一只棕色狗熊……
  撑着最后一口气,眼前一阵发黑,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整个人朝床上躺去,然后便陷入了昏迷……
  米娅见男人已安全抵达,便装作困了的姿态,敷衍了冯女士几句便上楼去了,推门而入便见林辰呼吸微弱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顿时慌了手脚。
  “怎么办,怎么办?”米娅自言自语道,脑袋里突然想起飞机上男人沉着应对病人时的模样,“额,先把衣服脱了~”
  想着,便开始上手。
  脱去衣服后,米娅才看到那伤,这应该是枪伤,正巧是在腰腹右侧最柔软的地方,子弹还镶嵌在肉里,血有干涸的迹象,子弹遗留在体内的时间越长,感染几率越大,此刻最要紧的便是如何取出子弹,想着,米娅便在房间里找出应急药箱,略作消毒后,便想上手。
  进入圣庭军校,可能最大的收获便是在导师的指导下已处理过这种伤,于是,米娅沉着下来,手里的工具朝伤靠近,面前的男人究竟是做什么的?竟然还会遇上这类枪伤?
  林辰是被痛醒的,睁眼的瞬间,眸中闪过嗜血的光芒,然而触及米娅忙碌的身影时,眼神却又变得出奇的温柔,他紧抿着唇,未发出半点声响,子弹取出的瞬间,彻底昏睡了过去。
  米娅将最后的缝合工作做完,见男人全身都是汗意,又连忙去了卫生间,打来了一盆热水,帮他做了简单的清洗,然而帮他盖上被褥。
  也许是非常疲累的关系,他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平日里的严肃冷峻与时而的不正经也尽数褪去,他的薄唇因失血而略显苍白,此刻微张着竟显出一丝性感来……
  她连忙拉回思绪,甩了甩头,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忙起身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梳洗了下,然后从柜子里找出了被褥,铺在地上,瞥了眼墙壁上的时钟,竟已是凌晨三点,难怪累得眼睛都已睁不开了,没多会,两人绵长的呼吸相交,沉沉睡了过去。
  早上八点,林辰是被尿意憋醒的,入目便是一室温煦的阳光,因为窗户留了缝隙,纱窗随着微风轻轻漂浮。
  失了血的他,整个感觉懒洋洋的,头更是昏昏沉沉的,动了动身子,伤口带来的疼痛让他皱了皱眉,缓缓起身,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穿,低头看了看粉色的被褥,才想起他在米娅的房间里。
  他四下里看了看,缓缓起身找鞋时才发现地上多了小小的一团,米娅换下了昨天的那身礼服,此刻穿着一身粉嫩的棉质睡衣,地下垫了条被褥,上头盖了一条,可似乎已入深秋,天气明显变冷了,米娅将被褥整个罩住了头,却仍觉得冷,小小的缩成了一团。
  林辰坐在床角,自己的身上有伤,估计是抱不上来了,于是,轻轻踢了踢她,可米娅睡得很死,根本感觉不到,等了半分钟,见没反应,他又加了点劲踢了踢,米娅翻了个身,半眯着眼,根本没看清面前的是谁,嘟囔了句,“怎么了?”
  “地上冷,床上睡~”林辰温声说道。
  “哦……”米娅闭着眼睛,梦游地爬上了床,只觉得这被褥似乎比平时的暖和,也没多想就睡着了。
  米娅爬上床便是整个地趴着睡的,乌黑的长发遮住了一半脸,卷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漂亮的弧形。
  林辰从卫生间出来便是看到这样一个情景,嘴角浅浅一笑,便爬上了床,为了让米娅睡得舒服些,便将人捞在了怀里,于是,两人很快便相拥而眠……
  时间缓缓流逝~
  米娅是被闹人的敲门声吵醒的,冯女士尖锐的喊叫声让米娅不得不睁开了双眼。
  只听门外,冯女士不满地嘟囔,“这个死丫头,在家里还锁门。”
  米娅抚了抚疼痛的额头,昨晚睡得太晚,此刻整个头都是昏昏沉沉的,可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时间还早,别管她,再睡会~”
  米娅猛地睁开双眼,面前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正凝视着她,他们两人正以一种亲密的姿态搂在一起,她惊愕地睁大了双眼,捂着差点惊呼出声的嘴巴,昨晚的一切瞬间在脑中想起,她皱着秀眉,明明她是睡地上的,她怎么到床上来的?
  想着,话也便问出了口,她的双眼满是警惕,“我怎么在床上?是不是你……?”
  “呵…”林辰微微松开了她,她的每一个小表情他都看在眼里,竟没想到米娅竟有这么迷糊的时刻,轻声笑道,“你觉得我一个伤员怎么把你抱上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是我自己爬上来的?”米娅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自己,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模样,只是想到便已是惊得整个弹坐而起,脸瞬间红了,轻声嘀咕了句,“怎么可能?”
  然,又不相信地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见林辰一派坦然,她羞得竟不知如何开口,连忙跳下床。
  “你不睡了?今天是周末。”林辰提醒。
  还睡?她不要脸的么?……
  啊~一定是玄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