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5林辰篇-背后之人

  凌晨之际。韩氏集团顶楼会议室内,仍旧灯火通明。
  所有高层战战兢兢地坐在会议桌前,韩梓阳眸中带着狠厉,浑身散发着寒意。派出去查探的人才将消息带回,幕后劫单之人还未查出究竟是何人,只听平时来往密切的合作伙伴偷偷透露,说是韩少动了不该动的人。
  不该动的人?
  今早那少年对他说了同样的话!
  是那个导师?
  “去,查一查,今天上午圣庭军校是不是新来了个导师?”韩梓阳阴沉地声音传来。
  “是!”下面的人接令后便匆匆离去。
  二十分钟后,带回的消息不错,的确是新来了个导师,那人并将课上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韩梓阳眸光讳莫如深,嘴角邪魅地勾着,这世上竟然有人为了个女人与他作对,倒是稀奇事!
  林辰?就是那个开学典礼上站在舞台上的男人?
  “十分钟内,我要林辰的所有资料。”
  查探的人匆匆离去,会议室内又陷入了寂静,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此刻韩氏的亏损已是不计其数,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也经不起被人如此整蛊,那人来势汹汹,韩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可是查探的人没有回来。
  接着,二十分钟过去了……
  韩梓阳的耐性几乎快要耗尽,他紧抿着唇,一动不动,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的怒火几乎无法压制。
  半小时后,查探的人最终耷拉着脑袋进了会议室。
  “查个人都这么久,少爷要你们何用?”祁裕愤怒地说道。
  几人垂着脑袋,一时不敢回话。
  半分钟后,“查了点什么,还不如实告知?站着做什么?”祁裕见几人不回话,骂道。
  “少…少爷,除了查出林辰是外科圣手外,名下还有一家林氏药业,其他差不出什么,身家十分干净,并没什么不妥,可是,仅仅只凭借林氏的产业,对抗我们韩氏根本不足为惧。”查探的人小心翼翼地将所查到的东西做了分析。
  “林氏药业?”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如何能与韩氏对抗?身家干净?这些叫韩梓阳如何相信。
  “少爷,若真的如他们所言,这要林氏药业倒闭,那可是分分钟的事情。”祁裕说道。
  韩梓阳招了招手,祁裕有眼色地凑了过来,韩梓阳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明白了么?”
  “好,好,我这就去联系。”祁裕一脸奸笑,连声点头。
  韩梓阳摆了摆手,顿了几秒,起身离去。
  这韩梓阳虽年轻,可气场不容小觑,整个会议室的人见老板总算离开,不由得个个捏把冷汗。
  深秋的冷空气来得猝不及防。
  地下组织训练场,容淮生被召回。
  “leo,新任务。”杰克举着一张灰色信封递给容淮生,粗犷的脸上带着谜一般的笑意。
  容淮生面无表情地接过信封,并未立即拆开。
  杰克随手拍了拍身后的箱子,满意地道了句,“这次的老板可真够大方的,leo,事成之后,请你喝酒。”
  容淮生瞥了眼满满一箱子的钞票,一句话都未说,转身便离去。
  未走出几步,身后便传来杰克不屑地声音,“切,还是这个死样,以为自己是冰山么?”
  温度骤降,街道上的行人三三两两。
  容淮生揣着信封迅速回了自己的公寓。
  公寓的整体装修是以黑白基调为准,对他来说,黑白诠释了他的人生。
  他缓缓走进厨房,给自己现磨了杯热咖啡,他的耐心极好,不一会儿,咖啡的香气便已溢满了整个屋子。
  在地下组织八年,手上沾染的鲜血无数,暗地里培养了一批自己的势力,所以,像这种任务他已不再亲自动手。
  白瓷杯里的咖啡未添加牛奶与糖,苦涩的味道缓缓侵袭着他的味觉,不知何时起,他爱上了这种味道。
  信封孤单地躺在餐桌上,容淮生淡淡瞥了眼,抽了把椅子,坐下,顿了十来分钟后,他捻起信封,从里面抽出白纸,触及白纸上的名字时,他皱了皱眉头,嘴角勾起一抹深沉的笑意,自言自语了句,“有趣!”
  随后,拿起桌边的火柴,一团火苗缓缓升起,白纸在火苗下片刻的功夫便成了灰烬……
  医院病房内,几缕阳光透过窗户溜了进来。
  后半夜米娅悲催的发烧了,林辰为她打了退烧针,并进行了物理降温,凌晨三点多高热才褪去,等于说折腾了一宿,此刻两人正睡得香甜。
  上午十点,林辰醒来,入目便见米娅正睡得香甜,女人的手臂正搭在他的胸膛,小脸紧紧贴着他的肌肤,这种睡姿诠释着对他的完全信赖。
  林辰抚了抚她的额头,温度适宜,还好,没有反复。
  考虑到下午的手术,他依依不舍地起了身,进了卫生间洗漱。
  才出卫生间,便听到门卫的吵闹声。
  林辰开了门,循声望去。
  是冯女士与米父两人。
  这才想起昨夜他让陈助理派人通知了米娅的家里人。
  “少爷~”站在门口处的黑衣人见林辰出来恭敬地问了好。
  林辰点了点头,对着两位轻唤了声,“伯父,伯母。”
  冯女士在见到林辰时,不客气地对着他进行了上下打量,此刻的林辰一身家居服,少了平日工作时的冷峻,灰色毛衣给他平添了一份慵懒的气质。
  冯女士可是上流社会里的交际花,谁要站在她面前,她准能叫出那人的名字,可面前这男人形象还算过得去,可却面生的厉害,想来最多也就是个小角色,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你就是昨天带走我家姑娘的人?”冯女士的语气并不算好,多了些许的责备。
  “对,”林辰的眼底一片坦然。
  “你是谁?你怎的不经人家家里人同意就掳走了我女儿?这要放在古代,那可是犯法的,强抢民女那可是重罪!”冯女士拔尖了声音生气地说道。
  “呵…”林辰低沉一笑,“你女儿是心甘情愿跟我走的。”
  “我女儿年纪尚轻,懂什么好坏?”冯女士插着腰,没好气地说道。
  “伯母,等米米醒了问她便是。”林辰浅笑盈盈,面对冯女士多了一份耐心,谁叫他要娶的是她的女儿呢?
  冯女士与米父对视一眼,拨开他焦急地朝里走去,入目便见米娅正蜷着身子睡着,她的身旁明显空着一个位置。
  他们?这……他们昨晚是睡在了一起?
  她的女儿竟这般不知……不知羞耻?
  于是,她气愤地直接上前一把拍上了米娅的背脊,睡梦中的米娅突地被惊醒,弹坐而起,满眼懵懂地看着面前的二老。
  林辰见此,迅速来到她的身旁,就着病床坐了下来。
  “你们,你们……!”冯女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了?”因为高热,米娅的喉咙嘶哑,鼻音浓重地问了句。
  “娅娅!你,你……你们……”冯女士不断地理着思路,用力地叹了口气,急道,“娅娅,你这一步跨得也让妈妈太没有思想准备了!”
  “啊?……”
  “妈妈从小教育你,女孩子家要矜持,要矜持!”
  “你……你们,怎的就就睡在了一起?”冯女士急的用力地拍了下大腿,继续说道,“娅娅,你什么都比你姐姐优秀,可你在这件事情上,为什么在这么大的事情上你放松了?”
  米娅才醒,迷茫的大眼睛看了眼身旁的林辰,冯女士在说什么?
  “可以说,可以说这可是女人呢的最后一步,最后一道防线!”
  “这是女人最珍贵的……”
  “你一旦跨过这道防线,你知道吗?你就由主动变为被动了!你还想嫁个好人家?”
  冯女士焦急地说了一大堆,满心满眼的懊恼,她心心念念的少奶奶就这么泡汤了!是,韩家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可没了韩家,不是还有李家,王家么,这前程似锦,可不就毁在了面前这男人手里?
  “米米,这辈子只可能嫁给我,伯母,还想将她嫁给谁?”林辰算是听明白了,这冯女士还真没水准,是瞧不上他这个女婿?
  “哎~”冯女士又一次重重地叹了口气,“都这样了,不嫁你还能怎么样?”
  额……
  “告诉你啊,我们家娅娅追求者可是无数,你!绝对不是最好的,可,可你是下手最快的!”冯女士一屁股朝旁边的座椅上坐去,顿时唉声叹气起来。
  林辰与米娅对视一眼,噗嗤笑了起来。
  原来冯女士为她的计划被打乱而自怨自艾呢!
  见两人笑得花枝乱颤,“你们笑,你们还笑得出来?娅娅,你就是要气死我们哟!”
  这边四人正说着,陈助理手捧资料走了进来。
  林辰朝着陈助理使了个眼色,陈助理点了点头,将资料摊开来,放置在冯女士与米父的面前。
  “伯父,伯母,不好意思,的确,我与米米在一起是仓促了些,为表诚意,我将赠送您二老林氏药业百分之一的股份,这也算是给米米的嫁妆之一。”林辰搂了搂米娅的肩膀,淡淡说道。
  林氏药业百分之一的股份?
  林氏药业,冯女士与米父当然听说过,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百分之一的股份,谁又稀罕?
  可是,当冯女士瞥了眼那合同书上的数字时,双眼发直,整个人都颤抖了,她在心里默默数了数那一串数字,顿时结结巴巴道,“你~你说的是林氏药业?”
  林辰点了点头,“恩。”
  “你确定是百分之一?”冯女士手指在那一串数字上好好点了点,不确定地又一次出声问道。
  林辰眼神示意她可以仔细看看。
  见冯女士表情奇怪,米娅疑惑地看了眼林辰,入目便是男人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米先生,冯女士,少爷的意思可能你们还没有理解透彻,这一份合同自你们签订之日起便会生效,之后的每一年年底,你们的账上都会多上一笔丰厚的红利,之前少爷对米家已做了详细的了解,米先生,您的公司不是正缺一笔资金?这不正解了您的燃眉之急?……”陈助理后面的话还未说完。
  冯女士便立刻拿起笔在上边签上了大名,心底里早已乐开了花,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总算轮到她了,怎能不高兴?于是她的态度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满面笑容地对着米娅说道,“娅娅啊,你也真是的,你和这林……”
  “林辰,伯母,以后便是一家人,您可以叫我阿辰。”林辰接话。
  “对,对,一家人!”冯女士重复着这一家人,开怀大笑起来,“你和阿辰什么时候的事啊,也不告诉你爸妈?”
  对于冯女士态度的转变,米娅立即反应了过来,林辰所说的那百分之一绝对不是一点点,否则她的父母怎么可能这么快便倒戈相向?
  米娅心头闪过一丝无奈,“阿辰,你~”
  “嘘,应当的!伯父伯母将你辛苦养大,才让我有机会遇到你,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怎能比得过你?”
  额,这男人真的是太会撩人了!
  米娅怔怔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陈助理见冯女士与米父均在那合同书上签了字,便恭敬地收回了合同书,握在手中,不再看他们一眼,又另外掏出一份东西递给了林辰,“少爷,距离下午一点还有三个小时,这是那病人的资料,现在要不要为你们准备午餐?”
  “伯父,伯母?你们要不要一起?”林辰尽地主之谊地问了句。
  “好啊。”冯女士不客气地回了句。
  半分钟后,陈助理带着冯女士与米父先去了就近餐厅等候。
  林辰与米娅二十分钟后到达。
  这期间,米娅受到了林辰无微不至的贴心服务,这男人能做到如此,每一点都让米娅深受感动,更让她的心闷闷的,她米娅何德何能,竟会遇到这样待她的男子!
  出病房前,她突然停止前进的脚步,一个转身,整个地埋入了林辰宽厚的胸膛。
  两人紧紧相拥~
  这样的氛围,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