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9林辰篇-是谁在背后搞鬼?

  门外的暗夜人员听到尖叫声便已纷纷离去。
  巡逻之人赶到门口,便见两具尸体隐在暗处,直道不好,恐怕他们家主已出事,连忙去扭门把,可门却已被反锁。
  “老大?老大?”其中一人拍了拍门,朝里大喊。
  然而,除了女人们的尖叫,并无回音。
  “给我把门撞开!”
  立马上前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上前,三分钟后,门锁被毁,几人鱼贯而入,入目便见几个女人瑟瑟发抖躲在角落,衣衫不整,满脸泪痕,直嚷着别杀我别杀我,而雷森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吓人的眸子动也不动,窗户大开着,窗帘随风飘动,哪里还有凶手的身影?
  “刚刚是谁进来的?啊?”保镖头目一把拎起一个小姐的衣衫,凶神恶煞地问道。
  “不……不知道,大爷……别,别杀我~”那女人哭得梨花带雨,吓得脸色苍白,抖抖索索地连句话都说不完整。
  头目见此,直接一枪毙了那女人,耳边瞬间清净了下来。
  其他女人早已吓得不敢出声,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蹲靠在一起~
  头目明白这样也问不出个所以然,顿时对着下面的人发起飙来,“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追?”
  “是!”
  于是,所有人立即出动~
  站在树荫底下的容淮生朝着窗口瞥了眼,双手插入裤袋,不再停留,朝着自己的公寓行去。
  已是初冬时节,凌晨的夜更是冷得出奇,也不知是不是这满夜的星空豁人,他的思绪翻飞,那年杏花微雨,那个就这么闯入他心间的女孩拼命救了他,为他度了气……
  八年了,已是八年没有了她的消息~
  同时间,百合路居民楼210室,两道身影正打得难舍难分。
  一道便是几日前报社刊登的被炸得难以认出的林辰,而另一道则是稳居香山码头的海风帮帮主刘风,亦是地地道道的国人,然而之前林辰遭遇劫杀,便是他派出去的人手。
  再次见到林辰,刘风当即怔了怔,嘴角意味深长的一笑,冷冷地说道,“林少这招金蝉脱壳倒是让刘某人佩服!只是不知若我将你活着的消息散布出去,您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么?”
  “所以,在此期间,见了我容颜的人只有一个下场!”林辰的眸光坚定,带着必胜的自信,淡淡开口。
  “哦?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话毕,两人便纠缠在了一起。
  刘风痴迷武道,海风帮的建立可是他的拳头打下来的,可在与林辰对决时,仍是感到了吃力。
  几个回合下来,刘风的眸中来了兴致,林辰的招数绝没有花里胡哨,出手极快,招招致敌。
  若不是立场不同,刘风绝对要拉着林辰摆上几瓶好酒,好好说道说道他这路数。
  林辰手中未停,就着月光瞥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已是凌晨两点半,他只想速战速决,然后偷偷溜去看看他的小女人,算起来,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未见了。
  瞬间的走神,让刘风占了上风,一脚正踢林辰的门面,林辰整个身体朝着床铺滚落,刘风掌风不停,几乎便要击中林辰的胸口,却被他一手截住,反手一抓,长腿跨过他的背脊,一手猛地勒住刘风的脖子,顿时,刘风的脸涨得通红,缺氧使他的四肢变得僵硬,他的双眼几乎爆裂,憋着一口气想要绝地反击,双脚已作出了姿势,却被林辰当场识破,一脚将他压住~
  数分钟后,刘风便断了气息,林辰喘着粗气,松了人,跌坐在地上,额头早已被汗浸湿……
  半分钟后,林辰站起了身,瞥了眼身上褶皱的衣服,动了动破了的嘴角,得~看来今日又是见不了米米了,身上的伤也就算了,这脸上的伤是遮不住的,也免得她担心~
  “卖报,卖报~最新消息~最新消息~”卖报纸的小男孩站在大街上大声嚷嚷着。
  “来,来,给我来一份~”一男人付了钱,拿着报纸缓缓离去。
  “来来,这边,来一份~”
  ……
  M国日报今日销量惊人,也就一个上班的档口,便一卖而空。
  这几日的头条都让人震惊,前几日才出了林氏公子被炸的消息,今日便又出了洪门帮主及海风帮帮主被人杀死的消息,洪门帮帮主周围多少保镖,竟也被逐一攻破,离奇死亡?而海风帮帮主,几乎所有道上的人都清楚,刘风可是靠着拳头打天下的,竟也逃不过?这究竟是谁人所为?是谁在背后搞鬼?
  此事立即引起了市长及警察厅的注意,城里守卫更加森严,整个城市人心惶惶。
  原本以为失去了龙头老大的洪门及海风会一盘散沙,然而这两大帮派竟然出奇的安静,各项营业有条不紊,像是被人从中操控,警察厅的人上门查案,均未查出蛛丝马迹,整个事件透着一丝诡异。
  而两大帮派也算在M国比较有知名度的,一夜之间群龙无首立即引起了其他小帮派的关注,顿时黑道之间出奇地和气,就怕谁不小心惹了谁,就这么不知不觉中嗝屁了~
  一大早,韩宅出奇地安静。
  韩梓阳默默地用着早餐,餐桌上放置着今早祁裕送来的报纸。
  他的眸光幽暗,整个人的气场阴暗,这两人死的蹊跷,可却存在着某种联系。
  “少爷,您说这两人的死是否与林氏公子的死有关?”韩梓阳想到了这点,祁裕同样想到了这点。
  韩梓阳并未回话,继续喝着粥,良久,才道了句,“身家太清反而有妖。”
  祁裕对这位爷是越来越佩服了,年级虽轻,可看事情却十分透彻,“爷,您的意思是?”
  “这几日便向米家下聘,施压米家。”韩梓阳放下碗筷,清冷说道。
  “爷,您这……”祁裕对此决策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继续问道。
  “我猜~林家公子尚活在世上。”
  “可是,少爷,这又与米家有什么联系?您不是一直不喜欢家族联姻的么?”祁裕多嘴问了句。
  韩梓阳森冷的目光瞥了眼祁裕,未多解释,家族联姻?如果是她,似乎也不错,毕竟这世上还没有多少女人能够当面拒绝他,人生已是如此无趣,征服她岂不是一件趣事?
  翌日,温暖的阳光为这寒冷的初冬添了一丝暖意。
  曾经爱学习早早便会到校的米娅今日赖床了,她将自己整个埋在温暖的被褥里,深深吸了口,默默在心底数了数林辰离开她的日子,八天?还是九天?
  不行,她得在日历上记一记,想着,便立刻动了起来,自桌上拿起一只红笔,一天,两天,三天……
  细细算来,原来今天已是第十天了……
  阿辰,你还好吗?今天有没有想我?
  是谁唱过一首歌?
  一点点的思念,似水流年。
  往事如烟,那些曾经的记忆在大脑里黏贴。
  我的世界角角落落都是关于你……
  坐在书桌前的米娅,思绪翻涌,待她反应过来时,才看到白纸上被她写下了这些字。
  这每个字符就像水圈里的鱼儿,荡荡悠悠挑动着她的心。
  阿辰……
  米娅立即换了支铅笔,取了张未写过字的白纸,“莎莎”地画了起来,有微风自窗口吹来,阳光倾泻而来,一室安宁。
  十来分钟后,一张素描显现出来。
  白纸上的男人惟妙惟肖,眸若星辰,就这么浅笑盈盈地望着米娅……
  时间仿若静止。
  是谁打破了这种安静?楼下的响声将米娅的思绪拉回。
  “娅娅,快起来,韩少来了。”冯女士敲了敲门,在门外喊道。
  额?他来做什么?
  米娅的心中警铃大作,连忙将画纸收了起来,“哦,好,就来……”
  等到米娅略作收拾来到楼下时,便见客厅被满满的箱子堆满,韩梓阳翘着二郎腿,整个人闲适地坐在沙发上,正与父亲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着。
  这是什么情况?
  米娅带着疑惑走了过来,冯女士一脸笑意地拉着米娅,就着她的身旁坐下,压低声音说了句,“韩少,今儿个过来是提亲的。”
  “提亲?”米娅震惊不已,直接站了起来。
  韩梓阳淡漠地看着她,“娅娅,之前就一直对你说过的,你不需要这么惊讶!”
  “韩少,话还说的不清楚?我都说了我心里有人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米娅焦急地说道。
  “可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已经去世了!”韩梓阳盯着米娅的眸子,不错过她任何一丝表情说道。
  “……”米娅眸光微闪,面前这男人难道是怀疑了什么,过来套她的口风?原本便因为思念林辰心情烦闷,此刻一提,双眼立即染上了泪意,“就算他不在了,可我忘不了他,韩少,这样对你也不公平。”
  “是,在感情方面,的确对我有些不公平,但是,我不在意,再说了,娅娅,人心是会变的,我之前也说过,只要我付出努力,我相信你的心迟早有一天会属于我。”韩梓阳坚定地说道。
  “是啊,娅娅,你还年轻,你难道就对……那个人念念不忘,一辈子不嫁人?”冯女士倒是乐见其成,没了林辰,韩氏最近可是正值火热,不由得感叹还是咱们的娅娅命好~
  “妈,你怎么……”
  “瞧瞧,韩少一表人才,哪点配不上你了?”冯女士夸赞道。
  “妈,要嫁你嫁!这些东西还请韩少带回去吧!”米娅脸色阴沉,直接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娅娅!”冯女士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声音也提了上来,满脸纠结。
  “妈?”米娅瞧着这样的冯女士,立即想起她姐姐嫁给傅家时的模样。
  “娅娅,你爸爸的公司拖不了多久了,没了林氏的入资,之前接的大单我们将没有回流资金,到时候,家里将会欠下巨款!我和你爸爸将会居无定所,到处被人追债!娅娅,你怎么忍心我们年纪一大把……”冯女士皱着眉头,心痛地说道。
  “怎么?怎么会这样?”米娅难以置信。
  这其中必定是有猫腻,林氏股份怎么可能说撤就撤?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楚着呢,这……难道是韩梓阳下的套?
  “娅娅!帮帮你爸爸!”冯女士的声音里满是哀求。
  这件事情,她有待求证,于是,她实行了拖延政策,“妈,毕竟人生大事,让我考虑下,好吗?”
  “……”冯女士瞥了眼韩梓阳,又瞧了眼聘礼,米娅的性格她是了解的,很多事也不好逼得太急,“好,但是,娅娅,快些决定好吗?这边,我和韩少再说说?”
  米娅并未搭话,顿了两秒,转身上了楼。
  关上门的瞬间,她突然觉得好累,靠在门上,缓缓坐在地板上,怎么办?怎么办?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英在街道拐角处等了许久,没见米娅出来,出于担心,便下了车,朝着米娅所住的小洋楼走去,远远便见小洋楼门口停了好几辆车,敲了敲牌照,这是……韩氏的车?
  他们来做什么?
  正在疑惑之时,便见韩梓阳从大门处出来,明英连忙躲在了暗处,入目便见冯女士正点头哈腰地送着韩梓阳。
  明英皱了皱眉头,心里默默腹诽了句,见风使舵的白眼狼。
  见车子缓缓离去,明英来到了米娅房间楼下,三下两下便爬上了二楼,利落地打开窗户,跳了进去。
  米娅听到声响,还以为是林辰,也只有他曾这样翻墙进来,在触及明英的脸时,蓦然有些失望。
  “韩梓阳来做什么?”明英直截了当地问道。
  “提亲!”米娅闷闷地道了句。
  “什么?”明英震在当场,顿了半响,“他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我也在想啊,为什么!”米娅将手指插入头发,烦躁地说道。
  明英暗自为自家老大着急,老大,你动作最好速度点啊,再慢些,你媳妇可就成了别人家媳妇了!
  这件事情,她还是需要想办法通知下林辰啊!
  “起来吧,坐在地上冷,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去学校就要迟到了。”明英提醒了句。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