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20林辰篇-这次轮到你

  林辰接到消息已是三日后。
  暗夜基地如往常一般无疑,容淮生忙得焦头烂额,洪门与海风帮的各项事宜已全部摆上日程,林辰过来时,容淮生正埋头奋笔疾书着些什么。
  “容三,地下组织的事情最好提前。”林辰的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着急地说道。
  “嗯?”容淮生连头也未抬,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韩梓阳三天前上门提亲了!”林辰说这话时眸中带着戾气。
  “好,那就今晚。”容淮生写字的笔顿了顿,“炸了基地。”
  还他自由身,八年了,为了心底的那个人,他也该回江城了。
  八年前,他只身来到M国,才下飞机便被骗进地下组织,说句实话,那人哄骗他的伎俩实在蹩脚,他当时就看穿了,可他不愿意去拆穿,便跟着那人进了地下组织。
  才来时,日子并不好过,除了繁重的训练之外,他不能有自己的意志,不能有丝毫想要逃走的念头,曾经亲眼目睹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因为逃走,被抓回后,当着他们的面被活活打死。
  其实就算不看这场面,他也没想过逃走,被父亲遗弃一般的丢到M国,他就想看看他的父亲在失去他的消息时会不会着急,然而,他失望了,八年了,父亲从未过问过他,或许父亲的心中早已没了他吧。
  他在组织里是个优秀的人物,他的教练常常感叹,若是一辈子呆在组织,他的一身才干便埋没了。
  当时他便问了句,那么脱离组织呢?
  教练的回答很隐晦,意思却十分明了,除非这组织在世间消失……
  暮色深深,地下组织内部守卫森严,十分安静,林辰抬腕看了眼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半,这个时间是人最好眠的时刻,而一场硬仗就在眼前。
  不知是谁的枪声走了火,地下组织上空立即响起了鸣笛,熟睡中的人们立即警觉起来,有人打开了关闭训练营的大门,朝里大喊一声,“逃命了!……”
  训练营内,熟睡的孩子们睡眼惺忪地望着门外的光亮,那仿佛就是希望的光芒,立即清醒过来,摇了摇身旁未睡醒的孩子,满脸希冀地朝着门外跑去。
  一时之间,整个基地一片混乱。
  枪声弥漫,教练员居住处的炸弹突然爆炸,火光冲天,死亡前的喊叫声,声声刺耳,黑烟滚滚,弥漫天际。
  杰克接到消息,带领人马赶来,见一帮孩子四处逃窜,机枪立即四射起来。
  一场鲜血与鲜血之间的较量正式展开……
  洪门与海风帮家主的死亡,本身便让地下组织的守卫变得森严,却仍旧抵挡不了这强势的进攻,究竟是谁?野心如此之大,想要吞并M国所有黑暗势力?
  杰克震惊地看着自己经营数年的基地被毁于一旦,冬风瑟瑟,冰冷的风刺骨,却冷不过他的心,他的一双眸子里染上了嗜血的杀意,是谁?究竟是谁?
  容淮生与林辰握着黑洞洞的手枪指着他的面前时,杰克怔在了当场,他就知道,他早应该想到,leo,就是只牙尖嘴利的狮子,蛰伏在林中的狮子,是他放松了对他的警惕~
  “leo,你好样的!”杰克朝着他竖了竖大拇指,讽刺地笑道。
  “全凭你教的好。”容淮生嗤笑一声。
  “缴械投降者,不杀!”林辰嘴角一丝邪魅地笑意,淡漠出声,双眼冷冷地看着杰克身后的几十号人,他的眼光太冷,以至于让人感觉他在看着一群死人。
  他们的身后火光通天,照耀着他们,竟让人有一丝看着神邸一般的错觉。
  林辰的意思是他们可以得到自由,不再是无时无刻的任务?
  “我数到十,给你们时间思考,一,二,三……”林辰淡淡地数着,每一下像是点到了他们的心,他数一下,他们的心便颤一下,“……十!”
  有人缓缓放下枪支,才步出两步,便被身旁之人一枪毙命,那人手速飞快,却也在电光火石之际,一颗子弹正中他的眉心,于是两人还未反应过来,便纷纷倒地。
  “对了,刚刚忘了说了,谁敢动一下,下一个死的便是你哦!”林辰一脸的玩世不恭,淡淡说道。
  原本这事便经过了深思熟虑及周密的计划安排,所以了结时十分顺利。
  夜晚的星空尤为靓丽,从不抽烟的容淮生与林辰站在树荫底下,互递了根烟,算是敬他们绚烂的过去。
  云烟袅袅,所有话语竟在不言中……
  “这边事情了结,你要回江城?”林辰率先打破了沉默,问道。
  “嗯,想回去了,出来好多年了。”容淮生目眺远方,惆怅地说道。
  “你在江城又没什么牵挂,你家老头子那个样,你回去做什么?”林辰问道,略作思考,眸光微闪又道,“你是为了……”
  “嗯,”容淮生低垂了下头,承认道。
  两人正闲谈着,空气中突然一阵轻微的响动,一颗子弹极速飞来,林辰微睁了下瞳孔,迅速拉了把容淮生,待到反应过来时,那颗子弹正中他的胸膛。
  “阿辰?”
  身后有人立即上前制服了那个握着手枪的人,正打算将人抓起来,却见他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林辰只感动一阵疼痛,目瞪口呆地看了眼胸前的血迹,缓缓软了身子,倒在地上……
  容淮生立即帮他捂住伤口,一脸焦急,“保持体力,我找人救你。”
  “米米~”昏迷之际,林辰的口里嗫嚅着米娅的名字。
  圣庭军校,米娅一早便眼皮跳个不停,心更是没有来的乱跳个不停,上午的几堂课,频频出差错,也不知究竟是为什么。
  中午用餐时,米娅瞧着餐盘内美味佳肴,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什么也吃不下。
  “怎么了?”坐在她对面的明英见她一整天闷闷不乐的,询问道。
  “没什么,”米娅咬着筷头,闷闷不乐地说道。
  “该不会是……”明英夹了口菜,咀嚼两口,又道,“该不会是思春了吧?”
  米娅放下筷子,脸上染上一抹可疑的红晕,“说什么呢?”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明英笑得欢快。
  两人正说着,顾初含从她们身旁经过,自从韩梓阳下聘之后,顾初含便时不时地便要给米娅使几个绊子,还好有明英在,顾初含也不敢太嚣张。
  米娅朝着顾初含的位置瞧了眼,收回目光,又叹了口气,“哎,烦。”
  “怎么了?”
  “想到今晚的韩氏庆功宴我就烦!”米娅直接放下碗筷,一脸愁容。
  明英瞧着她的样子,噗嗤一笑,“看你这么愁,有个好消息告诉你,要不要听?”
  米娅瞅了瞅明英,略作思考,难道是……?
  她端坐了下身子,一脸兴致勃勃,“是不是关于他?”
  这个他是谁,不说也知道是谁。
  明英卖了个关子,顿了许久,点了点头,“听我那帮子兄弟说,应该就这几天了,他要回来了。”
  “真的?”米娅眸中闪着亮光,兴奋地说道。
  “嘘~”明英立即做了个禁声的姿势,“保密。”
  米娅郑重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么说,事情是不是就是接近尾声了,人家常说,越到尾声越危险,那她今日的惴惴不安是与他有关?他会不会出事?
  原本愉悦的心情又被愁容代替……
  但愿一切都好,一切只是她的胡思乱想。
  这边,顾初含味同嚼蜡地吃着东西,自韩梓阳提亲后,她想尽了办法,可因明英的插手,让她次次计划都落空,正愁得不知如何是好,父亲的一句话点醒了她,想要一个人死还不容易,但想要一个人人不知鬼不觉的死的确不容易,若是死那么难,毁了不是更痛快?
  “初含~”
  正在沉思的顾初含听到有人叫她,转头望了眼来人,是自己的好闺蜜叶雨萌,“雨萌,来啦。”
  “嗯,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叶雨萌坐了下来,问道。
  顾初含眼尾扫了眼米娅所在的位置。
  叶雨萌顺着目光朝着那边看了眼,“放心吧,今晚绝不放过她。”
  “嗯,”顾初含想到今晚的计划,眸光微亮,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拜托你了。”
  “万无一失!”叶雨萌郑重其事地说道。
  顾初含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暗夜基地医疗室
  容淮生心烦意乱地站在手术室门口,林辰已进去两个小时,若是简单的取子弹,最多一个小时便出来了,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的耐心几乎要磨光,手术室的灯光总算由红砖绿,几位白大褂走了出来。
  容淮生立刻相迎,“怎么样?”声音里带着几分焦急。
  主治医生的面容憔悴,额前的发早已被汗液打湿,欲言又止,顿了一会才道,“子弹打碎了林少的肾,如果没有匹配的肾,可能……”
  “什么意思?”容淮生稳了稳心神,暗暗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才问。
  “意思便是近期必须找到匹配的肾,否则,他讲命不久矣!”主治医生遗憾地说道。
  命不久矣!
  久已!
  容淮生听到这词时不由得身子晃了晃,眼眸里满满的不可置信,半响,才道,“他醒了没?我能见见他么?”
  “可以,人已经醒了,但是说话时间不宜过长。”主治医生叮嘱道。
  “嗯,”容淮生默默点了点头。
  手术室内,一片寂静。
  林辰微睁着双眸,因为麻药的关系,并未感到什么疼痛,只觉得眼前明晃晃的有些刺眼,目光久久地盯着天花板,思绪翻涌……
  从来一直都是他拿着手术刀救人,谁会想到今日竟也轮到了他,作为医生,他一醒来便问了自身的情况,更是明白如果没有肾源,接下去所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器官衰竭,直至死亡!
  几日前,他还假死来着,如今,是要真死了?
  上天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他的米米,还在等着他,可是……
  门把的响动,召回了他的思绪。
  他动了动僵硬的身子,转头朝着门边看去,容淮生静默地站在那儿,他的生死之交就这么躺在那儿,让他不敢上前,顿了许久,才挪动着步子走了过来。
  两人对视许久。
  林辰自嘲一笑,率先开了口,“不用自责,若是你看到,你也会这么做。”
  没错,他也会同样出手,相视这些年,经历过生死,保护对方已成了本能。
  “放心,我会救你,不就一颗肾,怕什么~”容淮生自信地说道。
  “嗯,”林辰点了点头,他始终对他保持绝对信任,“暂时不要告诉她。”
  “嗯?”容淮生未反应过来,疑惑问了句。
  “不要告诉米米,”林辰重复了句。
  “可是……”容淮生清楚记得他昏迷时的呓语,嘴里一直叫着那女人的名字。
  “不要告诉她,如果我有什么不测,就当……”林辰微垂了下眼眸,又道,“就当我死了,曾经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放心吧,不会的!”容淮生握了握他冰凉的手,给予安慰。
  一室沉默……
  “容三,我累了,我想睡会。”林辰只觉得眼皮很重,身上很乏,脑子无比清醒,却闭着双眼醒不过来。
  “好,你休息会,我陪着你!”容淮生紧紧握着他的手,安抚道。
  下午四点,林辰发起了高热,心率极其不稳,医生立即实施了抢救。
  容淮生拿着医生所给的血型型号立即分派下去,无论白市黑市,只为寻找一颗匹配的肾。
  病床上的林辰烧得稀里糊涂,面色惨白,满脸虚汗,嘴里却是不断呓语。
  容淮生瞧着这样的林辰,心痛不已,立即做了决定。
  “子浩,今晚你去趟米家。”
  “老大,你的意思是……?”站立在一旁的聂子浩疑惑地询问了句。
  “接米小姐来一趟吧,阿辰不会怪我们的,这样也能给他活下去的希望,他会坚持住的,等到肾源的到来。”容淮生解释道。
  “好勒,我这就去部署。”聂子浩答应着迅速走了出去。
  阿辰!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