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21林辰篇-我的肾分你一半

  M城的夜间,华灯初上。
  韩宅,此刻可谓是热闹非凡,灯火通明,觥筹交错。韩家除去邀请了知名歌唱家前来驻唱之外,光满满的流水席都是斗金的银子,韩家的实力实在是不容小觑。
  M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全部到场,年轻有为的韩梓阳在这样的场合可以说是游刃有余,再加上要貌有貌,又是黄金单身汉,他一出场便成了众多世家小姐的宠儿。
  路初含慵懒地靠在吧台边,纤细的手指间夹着高脚杯,双眼痴迷地看着被众星捧月的韩梓阳,嘴角挂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怎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拱手让人,梓阳,过了今晚,你还是属于我,别人休想得到……
  江风瑟瑟,道路两旁建筑物边的灯光闪烁,犹如夜间的精灵,将整个M城烘托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坐在车内的米娅目光平静,目光远眺,思绪翻涌。
  在这样安静的车内,思念便如长了翅膀一般,满脑子翱翔……韩梓阳为了让她答应婚约,已暗中对米家强势施压,米父这几日更是早出晚归愁容满面,一下子仿佛老了好多岁,冯女士最近似乎也不在她耳边老是唠叨,但看着她的眼神却充满了祈求。
  怎么办?她揉了揉脸,心里沉甸甸的,像是被一块石头压着,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她一直都相信她的将来可以拽在自己的手中,只要她足够努力,可是……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很多事,不是仅凭着她的一腔热血就能成功的。
  正想得出神,车速突然猛地加快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握着门把,朝着驾驶室看了眼,出声提醒,“司机师傅,麻烦开得慢一些,反正时间还早,我不着急的。”
  可等了半分钟,司机未回应,米娅顿时着急了,挪了挪位置超前看去,只见司机微垂着脑袋,手虽是把着方向盘的,却像是没什么力气般,虚虚掩掩的,车子如离了箭的弦一般,飞速前进。
  “师傅?师傅!”米娅着急地微弯着身子超前倾了倾,想要一看究竟,车子一个颠簸,她因为惯性又跌坐回了原位,她的头狠狠地撞在了后座上,顿时一阵眩晕,可她来不及去管,抬头立即关注眼前的情况,一幢楼房就在眼前……
  米娅整个地怔在当场,脑袋一片空白,惊惧大叫,“啊……”
  是谁要她的命?
  她的双眸猛地睁大,死定了死定了,不是吧,她还要等着她的白马王子踏着五彩祥云来接她,她还有很多事都没做,她的阿辰,她的父母……她迅速收回目光,稳了稳心神,双手颤抖地摸索着门把,猛地开了门,一阵冷风呼呼灌入,米娅拧了拧眉头,抓着裙摆朝着地面跳了出去,巨大的冲击力让她连连滚了好几圈,还好是冬季,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大棉袄,缓冲了不少力道,可她下身的裙子却光荣牺牲,嫩白的腿上伤痕累累,尖锐的疼痛差点让她泪崩。
  她半躺在草地边,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身后一声巨响,整个车头深深陷入墙壁之内,冲击力导致发动机瞬间炸开,熊熊烈火照了满天。
  米娅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震得耳鸣,坐起身来,才发现除了腿上的伤,身上更是疼得如被车碾压过了一般,她坐着定了许久,才扶着身旁的栏杆站了起来。
  目光朝着火烧处望去,周围渐渐地挤满了被惊扰到的居民,有人拿着水桶提着水迅速救火,米娅本想拖着受伤的身体去瞧一瞧,才走两步,身后突然有人勒住了她,手帕捂着她的口鼻,鼻息间只感觉一阵濡湿,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整个身上便觉无力。
  究竟是谁?如此大费周章,要致她与死地?半分钟后,便陷入了深度昏迷……
  一切归于尘埃落定……
  韩宅,韩梓阳抬腕看了下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宴会接近尾声,可却未见到米娅的身影,他的目光冷冽地定在了门口,浑身气息寒冷。
  “梓阳?”身后路初含温婉地走了过来,叫道。
  韩梓阳回身瞥了眼她,又转头瞧着门外。
  “梓阳,你在等谁?”路初含明知故问,眸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已是九点,看来,事情成了。
  韩梓阳未回话,顿了几秒,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般,转头一双眸子赫然盯着面前妖娆的女人,“你做了什么?”
  “嗯?”路初含疑惑地回了句,抿了抿唇,“梓阳,你在说什么?”
  “初含,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韩梓阳猛然靠近,一动不动地盯着女人精致的面容,想要看到一丝破绽。
  “我没有!”路初含大大方方地回望着韩梓阳,他的气息太冷,以至于她的心不自觉狂跳起来,可嘴上却绝不承认。
  “少爷,”这边,祁裕带着消息走了过来。
  顿了半响,韩梓阳远离了路初含,背脊挺直,站定。
  韩梓阳的离去,猛地让路初含暗暗吸了口气,那颗狂跳的心也随之缓缓趋于平静。
  “怎么样?”韩梓阳对着祁裕问了句。
  “派出去查探的人回来,说是米小姐过来的路上路遇车祸,生死未卜。”祁裕越说,声音越低,双眼不停地打探着韩梓阳的脸色。
  果见韩梓阳的脸上如蒙上了一层乌云,黑的彻底,身上的气压更是骤然低下。
  生死未卜?
  “去,派人去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体,”韩梓阳压着心中的怒火缓缓出声。
  “是,”祁裕领命,正准备下去安排,却又被叫住。
  “等等,再去查查怎么会无缘无故出车祸!”
  “是!”祁裕顿了顿,转身便离去。
  韩梓阳瞧着祁裕离去的方向,久久才回过神来,眼尾扫了眼站在身旁的顾初含,朝前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初含,这件事情,最好与你无关,否则……”
  顾初含微垂了下眼眸,手指紧紧搅在一起,直到韩梓阳离去,她才抬头望着他的宽厚决绝的背影,梓阳,别怪我,只怪我太爱你!
  漫漫长夜缓缓走过,冬季的黎明来得有些晚。
  米娅清醒过来时,猛地坐起了身,昏迷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以为自己会被关在某个小黑屋,遭受非人的折磨,然而这些都未发生,入目便是一个亮堂堂的陌生环境,家居十分简单,除了一张床外,并没有多余的什么东西,她立刻检查了下全身,身上的晚礼服被换成了粉色的家居服,她的身上似乎没那么痛了,身下是柔软的被褥,她整个人窝在里面,暖洋洋的,掀开被褥,腿上的伤被上了药,清清凉凉的十分舒适。
  正疑惑间,便听到有人走了进来。
  米娅立即躺下装睡了起来,来人缓缓走到她的床边。
  “还没醒吗?已经睡了两天了,这是什么迷药啊?”陌生的男声自耳边响起。
  “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就中了个迷药,能有什么事啊?”
  “呸呸呸,就是,就你乌鸦嘴,再等等吧。”
  “还等!再等林少可就等不了了,派出去的人找了那么久,也没有发现匹配的肾源,也不知道林少能撑多久!”
  米娅在听到他们说起林少时,猛地睁开了双眼,入目便见有三个男人正站在她的面前。
  几人相望,都互相一怔。
  “你醒了啊!”
  “那个,你们刚刚说的是林辰?”米娅见人陌生,只得以那个提问。
  “恩!”
  正说着,房门又一次打开了,米娅朝着门边看去,竟是明英走了进来。
  “明英?”
  “娅娅,你终于醒了!”明英见人醒了连忙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米娅疑惑地问道,她明明昏迷前感受到了杀机,可此刻竟好端端地睡在这儿,“这里是哪里?刚刚他们有说到阿辰,阿辰也在这里吗?”米娅说着这些话时,满眼晶亮。
  “昨晚实在是惊险,你知道是谁要杀你吗?我们若是晚到一步,你可就……”明英握住米娅的手,继续说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穿着绿皮衣服的那女人?”
  “你是说……”米娅顿了顿,“她是顾初含的朋友?”
  “嗯,就是她,”明英点了点头。
  “我们昨天去米家时,正巧看到你坐着车出门,后来遇到车祸,我和聂子浩反身过来找你时,正巧碰到那绿皮女的捂着你的口鼻,逼问之下才知道是路初含要杀了你!”
  米娅听得更觉震惊,谁会想到那样娇娇弱弱的女人竟然为了个男人向她下毒手!
  “那个,明英,还好有你!”米娅一把抱住明英,劫后余生。
  顿了会,又道,“那个,是不是阿辰也在这里?刚刚我有听到他们说起。”
  提到林辰,整个房间里陷入了沉默,各个如打了霜的茄子,耷拉着脑袋站立在那儿。
  “那个,娅娅,你要有心里准备。”明英紧了紧手里的力道,说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米娅悸动的心情因为明英的这句话而一下子跌入了谷底,之前便老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林辰怎么了?……
  冬季的初雪来得似乎有些早,洋洋洒洒飘了满天,空气似乎很稀薄,米娅呼入肺部,只觉得整个胸腔都是疼的,她的泪盈满了眼眶,兜兜转转不愿落下~
  不远处,林辰坐在树荫底下的长椅上,整个人的面色衰败,唇色惨白,可他似乎很爱自己的这服皮囊,头发丝打理得整整齐齐,身上的外套更是连丝褶皱都没有。
  他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儿,其实他已经开始坐不动了,常常躺在床上让他没多久就要陷入一次昏迷,他知道这是器官衰竭的先兆。
  米娅不敢走近,就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明英站在她的身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明英,我可以看看阿辰的病历吗?”
  “嗯。”
  米娅没有立刻去见林辰,而是回了医疗室。
  进了这儿的医疗室,才发现这儿医疗设备的先进。
  米娅拿到林辰的病历,认真阅览起来,在触及林辰的血型时,不由得惊了下,咦,原来他们的血型一样。
  “明英,至今为止找不到与阿辰匹配的肾源吗?”米娅头也未抬,问道。
  “嗯,是啊,老大的人脉足够强大,可是肾源哪有那么好找!”明英的声线里满满的都是失望。
  医疗室内只有米娅翻看资料的莎莎声。
  “明英,叫人帮我也查查看,虽然几率渺茫,但是也试试看吧!”米娅出声说道。
  “嗯?”
  “如果匹配,我愿意把我的肾分他一半。”米娅眼中满是坚定的目光。
  “娅娅,哪有那么多巧合?”明英明白米娅的救人心切,可是这种几率几乎为零。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和阿辰的血型是一样的。”米娅指了指病历上血型一栏说道。
  “真的?”明英狐疑地瞧了眼血型那一栏,上面写着“RH阴性A型。”
  “这种血型的人十分稀有。”米娅继续补充道。
  “是吗?那么试试看?”
  两人正说得起劲,身后突然传来反对的声响。
  “不行!”
  两人转过头去,入目便见林辰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仅仅只是多走了几步路,他已是气喘吁吁,在见到米娅的那一刻,说不震惊是骗人的,容三还是告诉了她。
  “阿辰。”米娅轻声叫了句。
  “米米,不行!听到了吗?正常人突然少颗肾意味着什么,你也是做医生的,理论学了不少,应该比我更清楚。”林辰又一次反对到,他的眼底漆黑,却并不影响那双坚定的双眸。
  “我的肾我做主。”米娅忍着双眼里的泪花,反驳。
  “反正就是不行,若是匹配,你的肾我宁死都不要。”林辰因为生气而致使气息不稳,猛烈咳了几声。
  米娅连忙握住他的手,手指拍上他背的瞬间,眼泪再也忍不住,如雨滴一般落了下来。
  曾经意气风发的他,如今却是如此消瘦,米娅的双手环上了他的腰,整个脸埋入他的怀里,良久,闷闷地道了句,“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如果匹配,阿辰,我的肾分你一半,用你的余生来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