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大结局-许你晴空万里

  晚风微微拂动,隐隐传来男人隐忍的哭声~
  “阿辰,别哭,”米娅努力强撑着沉重的眼皮,沾了血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
  林辰握着她冰凉的手指,也不知是为了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努力压着内心的恐惧,喋喋不休道,“嗯,嗯,我可以救你,我可以救你,取一颗子弹而已,米米,答应我,撑住好吗?”
  他们两个作为医生,谁都清楚,子弹所在的位置,即便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可林辰不愿意相信,上一刻他们还躺在一起愉快嬉戏,这一刻却要天人永隔?
  这叫林辰如何接受,他想要抱起她,立刻前往医院~可是米娅制止了他……
  天突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落了下来……
  “阿辰,我好冷,抱抱我……”米娅说着更紧地依偎在林辰的怀里。
  林辰更是紧紧地将女人揉在怀里,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米米……”
  “阿辰,真的…真的……”米娅因为疼痛倒吸了口凉气,断断续续地说着,“好舍不得你,可是……”
  “阿辰,别难过,还记得那首歌吗?……”
  “从前我……从不相信有来世,可…可是此刻我相信有来世。”
  “等等我,记得等等我,这一次,让我先找你~”
  “好吗?”
  “真的好想,从今往后,许你晴空万里!”
  ……
  “不……”林辰摇着头,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衫,打湿了他的脸,已是分不清究竟是泪还是雨!
  “不,”米娅又突然惨然一笑,摇起了头,“这一世就便宜了别的女人了,余生…忘了我~”
  “不要,不要……”林辰心痛得已失去了其他语言的表达能力,他猛烈地摇着头,不愿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
  “忘了我!”米娅的眼前已出现了幻觉,可她倔强地嗫嚅着。
  “忘了我……”
  她的声音小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清,她的手已没了力气,快要脱落时,林辰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他们同样倔强……
  林辰痛苦万分,又怎么舍得点头?
  僵持着,最终,米娅安然地躺在林辰的怀里,失去了呼吸……
  林辰定了定神,接着便是歇斯底里的哭声,他紧紧抱着女人,哭得情难自已……
  夜雨越下越大,打在身上又冷又疼,可再疼,也不及林辰的心,那儿好似也被钉了一枪,鲜血满溢……
  ~
  一个月后,韩氏集团受到强势打压,股市大跌,原本生意萧条的林氏药业突然入驻新生力量,猛烈崛起。
  两个月后,戏剧性的,名声聒噪的韩氏集团如一颗流星一般陨落,韩梓阳派人追查之下,才得知他的败,败于自己的妻,深思熟虑过后,才深深觉得其实是败于自己!
  七年后~
  又一年迎来盛夏时节,林宅后院的池塘里已开满了荷花,高大的梧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挡住了夏日的烈阳,树上的知了声一声盖过一声,树下系着一个秋千,在微风里荡荡悠悠,秋千旁边有个小塌,上面铺着一层薄毯,踏边的茶几上放着些许的吃食,池塘边传来一阵欢快的嬉戏声……
  远远看去,便见两个大男人身后正跟着三个孩子。
  经年过去,岁月似乎十分爱护这两个大男人,并未在他们身上留下太多的影子。
  此刻两人正挽着裤腿,下了池塘,竟在摸鱼~
  谁会想到,曾经两个生杀予夺的大男人此刻竟过着如此居家的日子?
  “爹爹,鱼在那儿呢,快看!”容青青扎着两个小辫儿,是三个孩子里最大的一个,都说女儿像爹,白皙的脸与容淮生像了个十足十,站在水池边,手指着刚刚溜过荷叶边的小鱼儿欢快的叫道。
  容淮生顺着女儿指着的方向看去,手里的叉子迅速出手,那鱼儿还未反应过来,便成了叉下亡魂。
  容淮生举着叉子,容青青和小弟容慕君立即手舞足蹈起来,双眼满是崇拜的光芒,“哇,爹爹真是太棒了!”
  “爹,你到底行不行啊?姐姐他们家可是好几条鱼了啊,你什么时候弄上一条啊?”坐在一旁的林许倾眼见着容叔叔一条接着一条,顿时不乐意了,才三岁的他嘟着嘴,被太阳晒着的脸更是通红,生气地说道。
  林辰尴尬地听着自家儿子的责备,脸上顿觉无光,这能怪谁?还不是得怪你娘亲,昨晚她可是缠着你爹我说了好多遍了,这池子里的鱼可都是她辛辛苦苦养着,看着长大的,就相当于是她的孩儿,其他人她也不好意思说,只能告诫他少叉几条~
  林辰那叫一个为难啊,最终意思了两条,便上了岸~
  林许倾那叫一个生气,嘴巴翘得老高,他再也不要和自己的爹爹讲话了,一溜烟跑了,去找自家娘亲说理去~
  而容淮生鄙夷地瞧了眼林辰,“啧啧”两声,便带着一双儿女朝着屋子走去。
  林辰气得拎着两条眼白瞪得老大的鱼,大声道了句,“容三,下次去你家,你可别哭!”
  容青青听着林叔叔的话,好奇地问了句,“叔叔,的确是有些奇怪啊,每次你去了我家,那池塘的鱼好像专认你一样,都到你那儿去了,我爹爹一条也钓不到,这到了你这儿,怎么都反了?……”
  “是啊,为什么啊?”林辰顿了两秒,轻轻摸了摸容青青的脸颊,一脸笑意的问了句,意有所指地瞧了眼嘚瑟的容淮生,切了一声也朝屋里走去。
  今日的午饭很简单,当然是鱼宴了~
  谢婉君和许晴两人已在厨房内忙了一大早,因为孩子们喜欢甜点,所以两人变着法做了许多样子可爱的糕点。
  容淮生提着一箩筐的鱼走了进来,朝着谢婉君看了眼,谢婉君接受到他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顿时恋爱满满。
  四年前因为一次意外,谢婉君不小心撞到了头,失忆多年的她奇迹般地恢复了记忆,于是,对面前的男人更是爱得深沉。
  林辰站在厨房门口踌躇地不知该进还是不进,正思索间,便见臭小子林许倾小腿儿“蹬蹬蹬”地跑到他娘亲身旁,小手抱上他娘亲的大腿,吸着小鼻子委屈地向着他娘亲告状,“娘亲,爹爹真的是太笨了,抓鱼都抓不过叔叔!”
  “倾儿~”许晴想起昨夜林辰的保证,顿时明白了过来,朝着一脸有苦说不出的林辰看了眼。
  瞧瞧,就因为你的话,害得我在儿子心中伟大的父亲模样瞬间崩塌了!晚上你可得好好补偿我~林辰心里暗自腹诽着。
  “娘亲,我要换个爹爹!”林许倾趴在许晴耳边,轻声耳语道,小眼睛还偷偷摸摸瞥了眼林辰。
  他还以为他那悄悄话很轻,其实早就听到了林辰的耳里,林辰顿时皱起眉头,“臭小子,给我下来,放了我女人!要抱给我抱你自个儿媳妇去~”
  哼,借给你抱了,你还敢挑唆?
  林许倾瘪了瘪嘴,更是委屈,一把勾住娘亲的脖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场面顿时引得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夜幕降临,星月当空。
  容淮生带着妻儿吃饱喝足回了家,孩子毕竟还是孩子,玩累了一天,回去的路上早就在容淮生的怀里睡着了,为了解放谢婉君的双手,容淮生左边抱一个,右边抱一个,十足的好男人形象,要问他累不累,那答案可想而知啦,甘之如饴。
  而这边,林许倾在吃晚饭的时候,脑袋便如小鸡啄米一般,点来点去了,此刻亦是安详地睡在林辰的怀里,嘴上说着要换爸爸,一到睡觉的点便立即缠上他老爹,别问为什么,原因太简单,许晴怀孕时,林辰便不主张生下他,许晴的身体在那,生孩子才真叫过鬼门关,为了保险起见,孩子足月时,林辰为她做了剖腹产手术,也为了让许晴能够好好恢复,他便担任了奶爸的职责,孩子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在这一点上,许晴基本没受过太多的累。
  两人送走了容淮生一家,林辰便将孩子送回了他自己的小房间,洗澡是不可能了,许晴取来干净的衣物,林辰打了盆热水,帮他清理擦拭干净后换了衣物,安置在床边。
  许晴看着儿子安逸的睡颜,心中莫名欢喜。
  林辰坐在许晴的身后,占有性地一把将人搂在怀里,“看够了没?看够了咱们回屋吧?”
  意思很明显,许晴的脸上飘上两朵红云,结婚已多年,可心却仍旧悸动。
  林辰一把抱起可人儿,回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天地。
  ~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
  我的名字叫林明俊,今年九岁,我的爷爷林辰,我的奶奶许晴。爷爷奶奶伉俪情深,之前我不清楚,可自我懂事以来,就没看到过爷爷对奶奶有过红脸的时候,家里虽说爷爷最大,可我心里清楚着呢,爷爷的哪件事情不过问奶奶?哼,家里实则最大的可不就是我奶奶?
  奶奶的身体一年比一年不好,爷爷是疼在眼里,急在心里,变着法地喂养着奶奶,平时若你找不到我爷爷,就去西街口的菜市场,那儿保准能看到他。
  奶奶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躺在梧桐树下的躺椅上,一躺便是一下午,有时会和你讲讲医术,哦,对了,奶奶的医术也是十分了得,特别是中医,《本草纲目》早已牢记心中,张口便来。
  最近一年里,奶奶的神志常常不大清楚了,其实奶奶的年纪并不大,也就五十三岁而已,她常告诉我,原本她早就死了,这些年多亏了你爷爷,将她的命续到如今,能认识你爷爷真的是此生无憾了,每当她说起这话时,爷爷必定是吹胡子瞪眼呸呸呸地说她乌鸦嘴,惹来奶奶一阵爽朗的笑声。
  奶奶神志不清后,常常会说起年轻时候的事,说总觉得自己是受了上天的眷顾,重活了一世,说自己曾经坐过飞机,遇到过炮火,这些话叫爷爷尤为震惊,可想要问个究竟,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年的冬天尤为的冷,奶奶的话也越来越少,爷爷便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常常陪着她,即便奶奶不回一句,爷爷仍旧会喋喋不休地说着些什么,这一年,爷爷瞬间老了许多岁。
  容家爷爷奶奶时常前来探望,他们两人虽说也是五十好几的人,可和自家爷爷奶奶一笔,那还真的是年轻。
  奶奶最后几天已进不了食,病容竟现,虽如此,可每日爷爷都会细心照料,将其打理得一丝不苟,即便是去了,他也要她的身上干干净净,漂漂亮亮。
  奶奶走的前几个小时,精神尤为的好,天空洋洋洒洒地飘了场大雪……
  奶奶说,“阿辰,好久没听你唱歌了,给我唱首歌吧,就唱余生吧?”
  爷爷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震惊,之后便红了双眼,紧紧握着奶奶的手,直道,“好好~”
  爷爷带着哭腔的嗓音着实不算好听,可歌词却让我听得一清二楚。
  “有幸与你相爱,余生为你而来”
  “有幸命运安排,要和你一起看花海”
  “有幸这份对白,长路漫漫不曾更改”
  “只要你在,我三生都期待”
  “只要你在,我三生都期待……”
  奶奶在爷爷的歌声里没了气息,她走时,面目安详,嘴角微微闪过笑意。
  爷爷哭得不能自已,清楚地叫了声,“米米,米米,我知道是你,我一直都知道……”
  ——
  奶奶走后,爷爷的身体便大不如前,容爷爷与他常叙,常常开导他叫他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爷爷常常一笑置之。
  梧桐树下,仍旧那张小塌,此刻却换成了爷爷常常躺在上面,一躺便是一下午,也许只有这样,爷爷才能缓解那无尽的思念。
  两年后的冬天,又是冰冷的季节,这一年,爷爷大病一场,作为医生的他,他明白,这是忧思过度所致。
  这样也好~也许没多久便能见到他的心心念念,可不是件乐事~
  除夕前一晚,我去看望爷爷,只见他朝着我招了招手,“明俊,爷爷这眼睛不仔细了,帮爷爷瞧瞧,那是不是你奶奶来接我来了?~”
  ……
  一个星期后,爷爷含着笑意离开了人世……
  全书完。
  ------题外话------
  《遇见甜妻》全书结束!
  感谢大家,感谢各位看客。
  结局有些悲凉,但却也是人生该有的规律。
  自我感觉,还是比较喜欢林辰这个故事的。
  恩~
  其他不多说,再次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