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明传 > 第二十章 疗伤
王明边走着眼睛涌现出淡淡的金光,神识也在搜索着某个人,正走着突然冲出几个蒙面人围绕他说着一些稀奇古怪的话。果然够疯狂,够神经,王明没有理睬他们,依旧走着,有几个蒙面人觉得没什么搞头了就离开了,可还是有两个人围绕着他喋喋不休。突然王明停住了,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气息涌动,一下子把人提起来扔向不远处道路上快速行驶过来的汽车。
  
  “砰”的一声,汽车挡风玻璃破碎了,汽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蒙面的男人,背着一个长盒子快速的弃车往一个方向跑去,王明也快速的移动跟了上去。剩下的蒙面人还没反应过来,等王明身影消失后才发出尖叫,跑向那个被王明扔出去不知死活的蒙面人。
  
  追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王明屈指一弹,那个逃跑的蒙面男人立马跪下,因为惯性又向前扑了一段距离。王明迅速追上,懒得跟他废话,把他头按在地上,心里呼唤车大人,借助车大人直接搜魂读取记忆。
  
  王明查看了有用的记忆,这才知道原来他在天台干掉的人身上有隐藏的摄像头把他拍下来,照片已经传到某国特工总部,这个人是专门派来解决他的,除了他之外,还来了一队安保力量,保证计划能继续执行下去,那队安保力量伪装成游客坐船今晚能到达。
  
  搜索完记忆王明心念一动直接破坏了他的脑神经,彻底让大脑休眠,回归他最崇拜的天国怀抱。
  
  王明掏出打火机把尸体点燃焚烧后,把口袋里的手机关机放到储物空间里,然后再把烟和打火机都扔到垃圾桶里,全身上下只留几张钞票留着坐出租车到港口,把长盒子里的狙击枪和子弹放进储物空间里留着备用。
  
  局势越来越复杂了,抽烟虽然能舒缓放松,可是这是个不好的习惯,谨慎小心点好,更何况父母也不希望他学抽烟,但也不希望他杀人……留点武器备用也好,最好不要托大,毕竟这不是打游戏,也不是拍电影,虽然有车大人在死不了,但濒临死亡的感觉总归不太好的,更何况多点准备也能面对复杂的局面。
  
  因为比较乱,很多计程车司机都不愿跑太远,都想跑几单早点回家,王明找了好几辆终于有人愿意载他去港口,当然王明也给了好几张钞票。
  
  到了港口,王明下车特意绕路走到一个偏僻没有摄像头的位置,找准某个方向慢慢漂浮,贴着海面缓慢飞行着。神识散开,躲避了几艘船。凭借着船上散发的光芒王明看到贴近海面自己的影子,觉得在这黑暗深沉的海水中诞生出了一个恶魔,想起了那晚在家里卫生间里照镜子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好像一个恶魔在肆意的狂笑。
  
  不知不觉中变成曾经最害怕最讨厌的模样,也是大部分世人害怕讨厌的样子,只是有时自己还在不断的掩饰安慰自己,幻想成就自己。
  
  何故?
  
  非人。这条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
  
  何为正,何为邪?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无可奈何,随心所欲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明终于找到了那艘游轮,悄悄的接近,潜伏上去。
  
  游轮不大,王明神识搜索发现除了那队人以外,驾驶舱还有几个人,王明拿出剑,想快速解决,因为他们都带有枪还有其他的武器,王明现在可没把握能挡住子弹,也不能寄希望于车大人,万一车大人不管他即使死不了但挨枪子的滋味可不好受。
  
  王明悄悄摸到驾驶仓,解决掉其他副手,然后把剑架在船长脖子上,逼他停船。船长停下船,想偷偷从裤腰带掏出枪,但被王明发现一剑削掉了手掌,看倒在地上哀嚎的船长,王明立马一剑让他不再痛苦送他上天堂,回归主的怀抱。至于能不能上天堂还两回事,王明冷笑了一声,向那队人悄悄走去。
  
  那队人正在开聚会,嗑药嗨到不行,丝毫没有注意到船早已停下,更没有听见船长死前的哀嚎。其中有一个人出来透透气,发现不对劲正要往回走提醒其他人一道剑光闪过,懵逼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王明像一阵风冲进嗨到不行的聚会,砍瓜切菜般解决掉了所有人。
  
  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好像又回到了那天晚上在工厂里英姿飒爽的百人斩,王明得意的笑了一下,感觉自己越来越帅了,心情也好了很多。现在开始收获战利品了,王明仔仔细细把游轮搜索了一遍,没用神识,毕竟神识用起来很耗费精神,一旦疲倦困了就很糟糕了,更何况亲自搜索也很有成就感呢。
  
  游轮不大,也没花多长时间,王明就搜索完毕了。搜到了一些美元,欧元,还有黄金钻石,这让王明喜笑颜开,通通装到储物空间。还有一些枪械子弹,这让王明不稀奇,让王明震惊的是还有几箱炸药,这他妈的是去打仗吗?这些玩意能这么正大光明的来到港口?看来这里面很耐人寻味啊,过王明不是救世主,也懒得浪费精力去管这些东西,通通装到储物空间打包带走。
  
  王明也不怕不会用这些东西,记忆搜索的那个狙击手经验很丰富,关于枪械军火各方面的都有,足够王明慢慢消化了。
  
  打扫完战场王明便继续贴着海面往回缓慢飞去,这一来一回距离不算远,更何况又开神识搜索躲避,还要随时控制调整气息,王明精神渐渐开始撕裂的疼痛,有点坚持不下去了。王明可不会游泳,想到以前掉水里那种窒息的感觉,王明咬咬牙打起精神继续前进。
  
  天开始亮了,王明也快飞到港口,坚持到港口一个偏僻的位置,王明立马停下来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闭目养神了一会。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明醒来,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手机,一开机就收到很多条微信和未接电话,都是婷婷的,王明立马微信发回去报个平安,说跟朋友玩嗨了,手机没电关机了。婷婷说叫他注意点身体,别喝太多酒,不要玩小姐,小姐都很脏,小心得病……
  
  莫名其妙,王明关了手机放回口袋,向港口外走去。王明找到一家餐馆不管老板和其他顾客异样的眼神点了好几个大补的菜,狼吞虎咽了起来。吃完后王明感觉好多了,付了钱就准备到酒店去见婷婷。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刚准备坐出租车发现不远处有几个蒙面人在围攻一位老爷爷,言语辱骂,吐口水,不敢打,害怕把人打死。王明看不下去了,没有用气劲,毕竟都是同胞,光凭肉体的力量足够收拾他们了。打跑蒙面人后,王明安慰着老爷爷,老爷爷连忙向他道谢。王明有点放心不下,便扶老爷爷回家,老爷爷家不远,走到门口是一家规模不大的针灸按摩店铺。
  
  王明诧异的问老爷爷这是他开的吗,老爷爷笑着回答这家店铺他开了好多年,并邀请他进来坐坐。王明摆了摆手,正准备走突然老爷爷说王明身上有暗伤,可以免费帮王明按摩治疗。王明扭头震惊的看着这位老爷爷,随后便跟着老爷爷进去了。
  
  老爷爷让王明脱光衣服,躺在按摩椅上,并关上了门,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了很多银针,老爷爷让王明闭上眼睛放松,随后从盒子里拿出银针。王明感受到银针在他全身上下都扎了,感觉自己现在像个刺猬,然后银针都慢慢拔出来,老爷爷按某种手法抚摸按摩。
  
  王明有点不适应,认为他是不是心理变态,但渐渐的王明感到身体经络慢慢活了起来。穴窍就像一个个联络点,连接了所有的经络,一窍通百窍通,再疏通经络,就像一盘棋局整盘活了。
  
  王明身体的的气息也不自觉的在流转,充实着身体这活着的棋盘,感觉整个身体都活了起来,他这个导体又进入到一个新的层次。气息在这“棋盘”中进行更细致的梳理与分解,纯度达到更高的层次,对于世间万物有了更深的理解。身体的吸收与反馈达到了一种新的层次,肉体在迅速的增强,精神方面也在疯狂的增长,神识也越来越强大,也到了某种程度。
  
  这次是一个大的收获。
  
  整个自身的实力才算入门,登堂入室,身体的开发才算开始。
  
  “咦,你身体里的暗伤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听到老爷爷的这句话,王明睁开眼,起来穿好了衣服向老爷爷致谢就走了。走在路上,王明速度渐渐加快,感觉到能慢慢融入到风中,不像以前那么生硬,那种凌波微步也更像了,也更加得心应手。感受着整个身体相比较以前来讲更深层次更细致的运转,王明能感受到身体就像一个大宝藏,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人不愧为地球的主宰,似乎藏着这个世间最大的奥秘。
  
  经络就像身体这个机器的电线,穴窍像各个电线的连接点。电路通畅了才能往机器输电,电器中的各个零部件才能正常运转,有时候人生病是因为某个零部件损坏或者没有正常运转,就是因为经络没有及时“输电”。不断的联通输电,各个零部件相互配合的越来越好,整体效果也在加强,从而反馈到各个零部件变得更好更强大。
  
  在金光的指引下王明渐渐的对于世间万物的气息可以做到不受限制的吸收,然后反馈给身体,所以不存在断电的现象,整个身体像高速运转的马达,能把身体很快转动到一个很高很高的境界,或许是能达到车大人的目标,跟他见面,然后帮他做事或者夺舍复活?
  
  王明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随后又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生命的洪流奔腾不息,如同历史的车轮永不停止,人类的发展也在不停的前进,未来又是什么样子,对于王明来说还有未来吗?似乎已经注定了结局。
  
  王明此时无比羡慕那些芸芸众生,都说众生皆苦,但能作为生命历史洪流中的一员去见证一个未来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一件美好又伟大的事。王明现在只能作为一个另类的,格格不入的英雄或恶魔,但是喜欢掩饰安慰自己,幻想成就自己变成前者。
  
  不知不觉中王明来到了下榻的酒店,刚到酒店,王明就心生警惕,觉得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