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在港片世界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那是个什么怪物?
    五个光标聚集在一起,看他们移动的速度,应该是乘车而来。
  
      他们的名字颇长,看起来应该都是霓虹国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职业一栏都枪手、武士、隐忍者等职业,显然来者不善。
  
      一把拉灭了灯,费南快步来到挣扎的艾迪跟前,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
  
      艾迪仰头便要惨叫,却被费南一拳砸在了嘴上,叫声混着门牙被砸回了嗓子眼里。
  
      “风叔,外面有情况。”
  
      费南帮风叔将艾迪铐了起来,低声提醒。
  
      地图上,对方在路口处停了下,两个挂着职业隐忍者的光标绕过半圈,步行向着这边靠近,速度不慢。
  
      挨了一拳后,艾迪老实了不少,蜷缩在地上含糊的哼唧“警察打人”。
  
      费南直接补了一脚,艾迪弓起身子,成了只虾米,顿时没了声息。
  
      见他下手狠辣,风叔不由皱起了眉头,但也没说什么。
  
      快步来到窗边,他向楼下看去,果然看到一辆没有开前灯的轿车停在了楼下。
  
      轿车车门打开,三个人影下车,一高两矮,可以看得出是三个男人,但看不清面容长相。
  
      他们的车停在费南的车旁,高个男人俯身看了看车窗,地图上,他的光标变成了淡红色,显然是起了疑心。
  
      “九菊一派的人。”
  
      费南来到了风叔身旁,并肩站立。
  
      “你见过他们?”
  
      风叔问。
  
      “没有。”
  
      费南摇头:“但正常人是不会关着车灯开夜车的。”
  
      地图上,那两个提前下车的隐忍者光标已经来到了楼后埋伏了下来。
  
      楼下,大门从费南的车窗前直起身,警惕的向上看着,默数楼层。
  
      找到地址中的那间公屋的窗口,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大门将手背在后方,比了个手势。
  
      身后两名枪手看到,马上将子弹上膛,快步向着楼梯口靠近。
  
      大门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他只是感觉有些不对。
  
      掌门只是说让他们来监视一个外围成员,一个监视任务,又有什么危险呢?
  
      但联想到掌门将精锐调集来湘港的事,大门不得不提高警惕。
  
      既然掌门要监视这个外围成员,那么就说明这个成员有问题,小心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两名枪手已经将楼梯口清查了一遍,大门迈步走去,将太刀提在手中。
  
      楼梯口靠近公用茅房,臭气熏天,但大门面不改色。
  
      和他处理过的那些尸体相比,这些味道还不够看。
  
      ……
  
      五楼房间内,费南和风叔小声争执着。
  
      “你没带枪,不要出去。”
  
      风叔严肃说:“打电话叫人,让曹警官带人过来,我们等支援。”
  
      “来不及的。”
  
      费南皱眉说:“他们很可能带着枪,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出去看看。”
  
      “不行,太危险了。”
  
      风叔只是不同意,说话间,来人的光标已经上到了五楼。
  
      “嘘!”
  
      费南嘘了声,示意风叔闭嘴,侧耳听着动静。
  
      风叔凝神静听,果然听到了微弱的脚步声传来,不禁惊讶的看了眼费南。
  
      这小子好厉害的听力!
  
      木屐和水泥地面碰撞,脚步声清脆,来到了房间门口。
  
      铁皮房门上半页的玻璃贴满了报纸,可以看到一个高大身躯投下的影子。
  
      指了指门外,费南耸耸肩,意思是我没说错吧?
  
      风叔懊恼,后悔没有早点报警叫人。
  
      咚咚!
  
      房门被敲响。
  
      隔壁的邻居再次被吵醒,气恼的翻身坐起,骂骂咧咧的来到门口。
  
      拉开了房门,他的骂声一停,因为他看到的是一支黑洞洞的枪口。
  
      张着嘴巴,他眼神空洞,抬手摸了摸空气,喃喃的说:“我是个瞎子,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着,他缓缓转身,用脚一勾,啪地关上了房门。
  
      咚咚!
  
      大门又敲了下房门。
  
      他紧盯着贴满了报纸的窗户,眼神逐渐变冷。
  
      出事了!
  
      他后退了一步,“啷”地一声拔刀出鞘,刀光一闪,砍向了门栓。
  
      轰!
  
      房门被从里踹开,玻璃寸寸碎裂,一个庞大的身形从里闯出,直接冲向大门,气势惊人!
  
      刀势一变,大门强行变砍为刺,调整刀尖,将其迎向来人。
  
      然而,那个强壮的身影却以一种超乎体型的灵巧,一个拧身,轻易闪过了刀尖,转身垫步,直接一记膝撞闯入了大门的怀中,重重顶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
  
      肺部的空气被巨力撞得从口鼻中喷出,大门整个人被顶得向后倒飞出去,重重撞在了砖制围栏上。
  
      薄薄的一层围栏粗制滥造,直接被大门撞裂,飞出了楼体外。
  
      费南如同搏兔的雄鹰,双臂伸展,踩着大门向楼下落去。
  
      门口处,两个枪手反应迅速,瞄准他的背影连连扣动扳机,但他的身形已经落向楼下。
  
      房门中又冲出了一个身影,风叔矮身扑向一个枪手,直接将他推向破开的围栏口,摔向楼下。
  
      另一个枪手马上调转枪口,向他连连扣动扳机。
  
      “哼!”
  
      风叔闷哼一声,俯身一个前滚翻,两腿并齐,一记兔子蹬鹰,踹在了枪手的枪托上。
  
      手枪被踹得脱手飞起,枪手反应神速,马上跟着跃起,向手枪抓去。
  
      风叔探手抓住了他的衣摆,用力将他拽了下,然后一脚将手枪踢飞到了楼下。
  
      轰!
  
      这时,楼下大门落在车顶上的撞击声才传来,伴随着玻璃碎裂和砖块落地的闷响。
  
      巨大的撞击声和几声枪响像是个信号,住宅楼上原本还亮着的几盏灯齐刷刷的灭了下去。
  
      被惊醒的居民们惊慌的躲在屋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个男人想去窗边看看情况,被老婆一把拉了回去。
  
      有孩子哭泣,却被母亲捂住嘴巴,不让出声。
  
      整栋楼寂静,只听得到外面的打斗声。
  
      大门落在了他开来的轿车车顶上,身躯将车顶砸塌,四面玻璃统统碎裂开来。
  
      翻身从车顶滚落,他用太刀撑着身子,半跪在地上,大口咳嗽着。
  
      胸口的撞击让他口鼻溢血,耳内嗡鸣,他艰难的看向前方那个恐怖的身影。
  
      一膝盖就差点废掉他,从五楼落地毫发无损,那是个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