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 第021章 久违的安定

  听到这里,罗杰心中猛的一沉。
  这样的结果,比他最开始的设想还恶劣了无数倍。
  “格雷格,我觉得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他全家都已经遇难,再说距离他登岛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时间这么久,家人放弃寻找,也是情有可原。”
  安德琳依然替罗杰寻找着各种理由。
  “嘿,安德琳,我知道你是个母亲……”
  “但你同样是个警察,我们得按规矩办事。”
  “他还未成年,又失去了记忆,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名字是真是假,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找?”
  “而且……”
  说到这儿,格雷格刻意控制了一下音量,“你真的相信那小子已经失忆了吗?”
  “我总感觉整件事里都是古怪,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我说不上来,总之我不喜欢那个小子!”
  格雷格毫不掩饰对罗杰的厌恶。
  “你觉得他和康德的案子有关系?”安德琳问道。
  “那不可能,他还只是个孩子,岛上又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你太敏感了,相信我,这只是巧合和意外。”
  安德琳劝解道。
  格雷格却没有吱声,“不说这些了,但眼下怎么办?”
  “总不能将这小子留在警局吧?”
  “带他去我那里吧。”
  安德琳突然开口道。
  “他突逢海难,又在岛上生活了那么久,心里难免留下创伤,再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恐怕会出问题的。”
  “就先让他去我那儿借宿一晚。”
  “明天我们再想想办法,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一定能帮他找到父母。”
  安德琳说道。
  “去你那儿?”格雷格显然并不同意。
  “难道去你那不成?”安德琳反问道。
  格雷格脸色一垮,慌忙摇头。
  “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安德琳最后说道。
  一整天两人都在海上奔波,连番忙碌下来,早就疲惫不堪了。
  听到这儿,罗杰悄悄的退回到走廊,然后返回到休息室,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脸上平静,内心却无比震惊。
  “按照安德琳他们的说法,海岛附近根本没有船只经过,而且根本没人可以在海上漂流上百里。”
  “那么我到底是从哪儿来?”
  “难道是被人杀死后抛尸?”
  “可是身上根本没有明显的伤痕啊。”
  “这具身体的主人又到底是谁?”
  心中充满了疑惑,大脑一片糟乱。
  他这具身体显然还没有成年,如果找不到父母,又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那罗杰面临的状况将会十分不利。
  咔嚓!
  安德琳推门而入,脸上挂满了善意的微笑,“怎么样,一个人待着有些无聊吧。”
  她扯过桌子对面的椅子坐下。
  “真是个坏消息,刚刚接到消息,由于连续多日的风暴,附近几个地区的网络出现了大范围的故障,想要查明你的身份,并通知你的父母,可能还需要多等上一段时间。”
  没等罗杰反应,她便继续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在找到你的家人之前,你可以暂时住在我那儿。”
  安德琳笑了笑。
  “放心吧,不会让你再流落野外的。”
  罗杰脸上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这样恐怕会打扰您的生活,我也许可以……”
  他张了张嘴,仔细的思索了半天,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对于这里他一无所知,未成年没有身份证,没有钱……
  罗杰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想一想不免有些可笑,在不久前的荒岛上,他独自杀死了两只怪物,并割开了一个男人的喉咙,可回到城市,却要为身份和生活而发愁。
  “嘿,你还能去哪儿?”
  安德琳笑着站起身。
  “跟我走吧,我的家人应该会喜欢你的。”
  “好吧。”
  罗杰点点头,然后看着安德琳的眼睛,“感谢您,今天您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加倍报答您的!”
  罗杰郑重的承诺道。
  安德琳的车是一辆有些硬朗的道奇,看起来有些年头,她开着车伴着月光来到了一座2层房屋前。
  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小镇的生活节奏很慢,似乎是个宜居的地方。
  停好车,安德琳便带着罗杰开门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片漆黑,安德琳皱了皱眉,忍不住大声喊道:“阿曼达,杰克,在家怎么不开灯?”
  她伸手打开开关,看到整齐的房间,这才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看我这脑子……”
  “阿曼达和杰克是我的孩子,今早要出任务,我并不确定当天可以返回,所以便让他们去了姨妈家。”
  “这下倒好,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了。”安德琳换好拖鞋。
  “放松一些,你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安德琳看着罗杰的双眼。
  “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但有些时候,你的负面情绪也需要释放出来。”
  “你太安静了。”
  “安静的让我有些害怕。”
  听到这里,罗杰心中一凛,他知道自己还是露出了一些破绽,让安德琳发现了异常。
  “来吧,我带你去看看你休息的房间。”
  安德琳却没有多说,见好就收,然后带着罗杰上了2楼。
  罗杰敏锐的注意到,这个房子里似乎并没有成年男性的生活痕迹。
  是离婚了吗?
  月亮挂在枝头,将房间照的通亮,躺在舒适的床上,罗杰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心。
  大脑中思绪万千,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远离海湾镇的孤岛之上,却有一道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从水波中走出。
  她身上没有穿任何衣物,海水从蓝色的皮肤上流淌下来,伴随着她的脚步,当月光映照的上面,蓝色的皮肤逐渐消退,露出了一张精美的面孔。
  “烧掉了?”
  女子皱了皱眉,身体猛的启动,如同一只矫健的猎豹般很快就来到了灯塔前。
  嗖。
  她轻轻跃起,很快便将灯塔探寻了个遍。
  “不见了。”
  女子冰蓝色的眸子中射出一团冷芒,她转向一个方向,清冷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茫茫大海,望向安静祥和的海湾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