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 第099章 沼泽怪物

  沼泽的夜晚虽然温度下降了一些,但依然有些闷热,拖着不成样子的水鬼爬到岸上,罗杰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然后抽出短刀,取下水鬼身上的某些部位,将这些东西收好,罗杰从岸边找来几块石头,顺着水鬼破开的肚子塞进去。
  最后将尸体沉入湖底。
  做完了这一切,他才归剑入鞘向着远处的光亮走去。
  周围黑漆漆的,一路上罗杰也不知道自己被水鬼拖到了哪里,必须想办法尽快赶回到丹妮尔的家中。
  迟了那个女人恐怕就会逃走。
  不过说实话,罗杰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她,也许自己刚才下意识拍在她后脑上的那一下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将靴子里的水倒干,罗杰一路前行,远处的光亮看起来很近,可这一走,距离却有些远。
  还没等靠近,一阵阵诡异的诵读声便传了过来,罗杰微微一愣,他突然想起昨天在特拉维斯家中,听到他母亲诵读的那段古怪文字。
  “听起来似乎一样。”
  透过树丛,罗杰看到了一群人。
  “咦?”
  记得当时离开特拉维斯房子时,正有一群人拥簇着向沼泽深处走去。
  “难道是那群家伙?”
  “他们这么晚跑到树林里做什么?”
  在那个聚集地,生活的黑人都有部落的血统,对于这些传统,罗杰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不过特拉维斯家中的法阵和他那具已经腐烂的尸体,以及特拉维斯母亲提到的先知让罗杰心中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他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慢慢的向前靠去。
  一群人举着火把,把一片空地照的犹如白昼。
  跪在地上的人身上披着有黑色羽毛制成的衣服,脸上涂着油彩,神情木然。
  在漆黑的树林中,这一幕看起来的确有些诡异。
  目光轻移,罗杰注意到站在人群中间的两道身影,他瞳孔微微一缩。
  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贝蒂?!”
  “怎么是她?”
  联想到阿曼达回到海湾镇之后的一系列变化,罗杰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她一定是在这里见到了什么。”
  看到眼前这幅状况,如果有人告诉罗杰,这群人只是在游行聚会,罗杰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唾对方一脸。
  从亨里克那里也学到了一些知识,眼前这副阵仗是一个典型的巫毒仪式。
  比起汉纳姆曾经施展的那个强了可不止一星半点儿。
  人群的颂念声越来越大,所有的音节汇在一起,当达到顶点时,众人同时用匕首刮破手掌。
  将沾满鲜血的手掌按在地上。
  罗杰这时候才注意到,在他们跪倒的地上是一大团层层缠绕的藤蔓。
  站在贝蒂身边的中年女人张开双手,她的双眼变得一片惨白,口中诵念着什么,似乎在和某个存在取得联系。
  贝蒂跪倒在地上。
  在她的手掌上,是一颗接近腐烂的心脏。
  “归灵!”
  贝蒂大声喊道,紧接着让罗杰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飘荡着的灵体从心脏中钻出,虽然离的有些远,但罗杰还是能够一眼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特拉维斯!”
  “那个女人就是所谓的先知吗?”
  “他们要用特拉维斯的灵魂做什么?”
  一道黑雾凭空出现将特拉维斯的灵魂压入到心脏之中,紧接着贝蒂张开嘴。
  将那个腐烂的心脏,一口一口的吞咽下去!
  她的脸上布满了粗大的青筋,瞳孔泛白,这个曾经看起来充满着青春气息的活泼少女,此时却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颂念声停止,地上的藤蔓仿佛拥有生命一样,细小的枝节插入周围人跪倒众人的手腕儿中。
  鲜血将绿色的植物染红,周围已经有人因为失血过多而出现了晕厥。
  而就在此时,吃下整颗心脏的贝蒂脸色突然一变,腹部隆起,刚刚吃掉的心脏碎渣猛的呕吐出来。
  那场面看起来极其渗人。
  就好像一个人活生生的将自己的内脏吐出来一样。
  心脏碎渣喷血而出,落在地上,却凝聚成了一个头颅般大小的小人模样。
  紧接着这些碎肉如同拥有生命一样向内收缩。
  下一刻,所有的藤蔓扭曲着汇聚,将血色小人层层缠绕。
  嗤嗤嗤!
  一个身高接近两米,完全由绿色藤蔓组成的怪物从地上爬起!
  他的外表接近人形,双脚却如同大树一样,扎根在地上,两条手臂极长。
  在尖端处是如同毒蛇一样的枝蔓。
  “终于成功了!”
  中年女人长出一口气,身形微微一晃,险些栽倒在地上。
  “我们本来没必要这么复杂的。”
  她“看”了贝蒂一眼,“这都是因为你的选择。”
  “现在有了它的跟随,你虽然才刚刚开始修炼,却足以对付超凡以下的生物了。”
  “特拉维斯是我们精心挑选的,可惜他死得早了一点,不然他应该会成为你最好的伴侣。”
  贝蒂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没有说话,只是上前触摸了一下绿色怪物。
  “它会成为你最忠诚的仆从。”
  “并随着你力量增强,而变得更加强大。”
  “你的献祭得到了回应,去海湾镇吧,占卜上给了我们的信息,那里会是我们崛起的希望。”
  “如果发现了所谓的圣子,凭我和它能够制服对方吗?”
  贝蒂开口问道。
  “没问题的,回馈我的能量波动很微弱,这是一个弱小的存在,但这同时也是我们的机会。”
  “事情往往并不绝对,有时在一些看似弱小的存在身上也会隐藏着大秘密。”
  “找到它,也许会帮你成就超凡。”
  “拥有一个真正的女巫,我们的身份会得到认可,然后在这次重新洗牌中融入进去。”
  “部落的崛起就落在你身上了!”
  贝蒂回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众族人,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但眼前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就在这时,绿色怪物的双脚从地上拔出,仪式彻底完成。
  “你还不能完全掌控它,用你的鲜血和它建立联系,然后试着控制它。”
  贝蒂点点头,用指甲划破眉心,一点鲜血落在手指上。
  将血液点在怪物的额头。
  可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静的绿色怪物却突然转过身,面对树丛中的某个方向发出了一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