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凶忠犬护悍妻 > 289 护女朋友的明琛
孟一荻想到明琛那腿还没好,刘华莲讹上明琛她都不怕,她就怕刘华莲撒起泼来结果把明琛推了,那才要命,于是急匆匆地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明琛!”她喊道。
  
  明琛一见她出来,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复杂。
  
  “哟呵!你不是说不是来找她的吗?”刘华莲立即得意地叉腰,然后指着孟一荻问道,“说,你把我孙子带到哪里去了?我孙子是不是生病了?大清早鬼鬼祟祟地出了门,哼,要不是我跟来,你们是不是还想骗我?说!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孟一荻立即反应过来,为什么明琛是那个表情了。
  
  如果她不出现,或许明琛都已经把刘华莲给打发了。
  
  偏偏……她关心则乱,怎么就忘了明琛身边还有个全能人才江予宽呢!
  
  “赶紧带我去看我孙子!走啊!”刘华莲立即吼道。
  
  这里是电梯口,来往都是人,就这会儿功夫,刘华莲这个大嗓门已经吸引了不少好事的围观者。
  
  孟一荻皱眉,终是说道:“这里是医院,麻烦你安静一点儿,想知道什么,跟我来。”
  
  明琛不禁担心地喊道:“孟一荻?”
  
  “没事,走吧。”孟一荻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带头往前走去。
  
  走到一半,她停了下来,然后看向刘华莲,说道:“你自己患有脑梗,接下来的事情,我请您无论如何都不要激动,自己的身体自己爱惜。”
  
  “你到底想说什么?”刘华莲不认识字,但从她经过的病房来看,她总感觉这层楼的病人都是些疑难杂症,总之,不是容易好的那种。
  
  孟一荻叹了口气,“不是一洵生病。”
  
  “那、那是谁?”刘华莲心中隐有预感。
  
  “我爸。”孟一荻很淡定。
  
  因为她太过淡然了,刘华莲看不出来什么。
  
  “什么病?”她只能问道。
  
  印象里,祖孙两人难得这么平静的对话。
  
  孟一荻眉头微动,有些犹豫,是否该和刘华莲说真话?
  
  可想到刘华莲的脑梗,再想到刘华莲要是得知孟衡肺癌晚期,恐怕别说帮忙瞒着孟衡,极有可能自己一蹬脚先去了,她顿时打消了这个主意。
  
  “良性肿瘤,现在在住院观察,看怎么切。”她继续沿用了之前的谎言。
  
  听到是肿瘤,刘华莲不禁抽了一口气,身子晃了晃。
  
  孟一荻一把扶住她,“你别昏过去了。你要倒了,我不会管你,我爸病着也管不到你。一洵还要高考,你忍心给他增添负担?”
  
  “你!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
  
  “我说的是事实,你要想昏就尽管昏好了。”孟一荻说完不再理她,转身带路,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病房门口。
  
  刘华莲见状,急匆匆地推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病房里就响起了她嚎啕大哭的声音。
  
  明琛看着站在病房门口的孟一荻,想到昨晚她给自己说的那些事情,不禁有些心疼。
  
  “你刚才那么说,也不怕把人给气着了?”他关心道。
  
  “她最在意的就是儿子和孙子,眼下儿子出事,不抬出她宝贝孙子来,只怕她光顾着伤心去了。没办法,只能那么说。”孟一荻耸了耸肩,自嘲地笑了一下。
  
  从头到尾,明明是她安排好了一切,可她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与这个家格格不入。
  
  明琛不禁伸手握住她的手,怕她伤心。
  
  孟一荻抬头看向他,然后说道:“坐吧,别老站着,你脚还没好呢。”
  
  说完她扶着明琛坐在了门口的长椅上。
  
  病房里的哭嚎仍在继续,孟一荻选择性屏蔽,问明琛,“你怎么撞上她的?”
  
  “她应该是跟着你们过来的,但电梯排队的人多,她没能挤上去,而且每一层都有人下,她肯定不知道你们最后去了哪里。我到的时候也没注意到她,直到人一层一层地下去了,快到这层的时候才发现她在,这不,她就在电梯门口纠缠住我了。”
  
  明琛因为帮孟一洵办理入学的事情去过孟家一趟,再加上以前也去过一次,所以刘华莲能够把他和孟一荻联系起来也是正常。
  
  孟一荻听完,只觉得脑壳疼。
  
  但她还没疼完,病房门就哐当一声拉开了,然后是刘华莲的声音,“孟一荻,你给我进来!”
  
  “妈!”
  
  “奶奶!”
  
  与此同时,病房来还传出了孟衡和孟一洵的声音。
  
  孟一荻偏头看向出现在门口的刘华莲,眉心紧皱,有些不耐烦,“你想干什么?”
  
  “你过来!你要不过来我现在就嚷嚷得让整条走廊都知道。”刘华莲中气十足地威胁道。
  
  孟一荻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烦躁,然后站了起来。
  
  明琛不禁拉住了她。
  
  孟一荻拍了拍他的手,然后跟着刘华莲走了进去。
  
  明琛赶紧起身,也想跟进去。
  
  而这头,孟一荻刚进病房,正准备询问刘华莲有什么事情,谁知道背上就挨了一巴掌,这猝不及防中,她往前踉跄了一下,刘华莲却已经紧跟着扑了上来,一阵猛捶。
  
  “你这个扫把星,你爸就是因为你被关进了戒毒所,就是因为你没了工作!如今还查出了肿瘤!从有了你,这个家就没有安宁的一天,我打死你这个——”
  
  孟一荻反身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刘华莲,你别太过分!”
  
  “你就是个灾星,你!你!有哪家孙女像你这样的!”刘华莲听见她叫自己名字,立即怒不可遏。
  
  事发突然,孟一洵也没有想到刘华莲说动手就动手,连忙跑了过来,想要把两人分开,“奶奶,你干什么!”
  
  “妈!”孟衡也不禁喊道,但他手上打着点滴,暂时没动。
  
  明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荒谬的场景,见孟一荻抓住老太太的一只手,而老太太另一只手揪住孟一荻衣领,他顿时一阵火冒!
  
  但他还算是克制有礼,“老太太,一家人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麻烦您把手放开。”
  
  刘华莲瞥了他一眼,“你都知道是一家人说话那你还插什么嘴?我教训我孙女儿不关你的事,别咸吃萝卜淡操心!”
  
  “奶奶!”孟一洵看不过去,连忙拽她的手。
  
  “我今天还不信了,我就是打死她,你们也管不着!”说着,刘华莲竟似发了狠!
  
  孟一荻终于抑制不住怒气,反手一拉,然后往旁边一甩,立即将刘华莲甩在了地上,“我说了,别太过分了!”
  
  “哎哟!孟衡你看看,这就是你女儿,一身反骨,有她这么对自家奶奶的吗?”
  
  孟衡还没开口,明琛率先忍不住了,“你拿她当亲孙女了吗?你知不知道你上次住院——”
  
  “够了明琛!”孟一荻理了理衣领,眸光微垂,不想让他搅和进自己家这一团乱麻的事里来。
  
  明琛却还气不过,“为什么不说?就该让她知道,她上次住院所有的一切,包括护工,都是你帮她请的!”
  
  “什么?”刘华莲怔住。
  
  “是的,奶奶,您上次住院,梅姨他们,都是姐姐喊来的。”孟一洵做佐证。
  
  “不可能,那是我儿子出的钱!对不对,儿子,那是你出的钱?”
  
  “不是我,是一荻。”孟衡神情复杂。
  
  刘华莲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就在众人以为她会作出一定改变的时候,没想到她却对明琛说道:“就是她给的又怎么样?我是她奶奶,她应该的!要不是她把她爸弄到了戒毒所,我怎么会发病的?本来就是她的责任!”
  
  明琛被她的奇葩言论惊到,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孟一荻挡住。
  
  “是,我应该的,所以麻烦你现在闭嘴可以吗?”孟一荻冷声说道。
  
  “你!”
  
  “现在家里积蓄应该不多吧?我爸没了工作,一洵要读书,你身体也不怎样,所以还想要我继续应该下去,你就给我闭嘴!还有,护工那么贵,我就是个小警察,请不起,所以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好好照顾你儿子吧!”
  
  说着孟一荻不想再理会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孟衡后,偏头对明琛讲道:“我们走!”
  
  “走什么走!”
  
  “小心!”明琛见到朝孟一荻飞来的玻璃杯,不禁扑向她,然后——
  
  “砰!”
  
  玻璃杯从明琛的脑袋侧面刮了过去,然后砸到门上,发出了砰的一声震响,随后碎了一地。
  
  明琛抱着孟一荻,也往侧面摔去,还好江予宽及时反应,上手拽住了明琛,而孟一荻也及时稳住身形。
  
  看到一地的碎玻璃渣,孟一荻吓得面色铁青,急忙转过身来,然后抱着明琛的脑袋查看,“你有没有事?有没有被砸到?”
  
  “没、没事?”明琛也惊魂未定。
  
  显然,几人都没有想到老太太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孟衡终于坐不住,一把拔了手上的针,然后跳下床来。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
  
  “奶奶!”孟一洵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指责。
  
  刘华莲刚才也是一时的恶向胆边生,面对儿子的怒吼和孙子的指责,她吓得一跳,然后竟然双眼一翻,晕过去了!
  
  被砸的人还没怎么样,她这个凶手倒是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