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悦悦 > 第十章,感情越来越好

  树欲静而风不止。
  郑允浩端了两杯酒快步走过来:“晨哥,这可不行,你都多久没露面了,怎么不得赏哥几个一个面儿,你可是出了名的海量!今儿我生日,兄弟我先干为敬了。”
  说罢,郑允浩干脆地喝了一杯,把另一杯送到苏向晨面前。
  有郑允浩打头阵,其他公子哥儿也都准备好酒杯,一个个跃跃欲试,等着苏向晨接下这第一杯,他们好来补位。
  郑允浩见苏向晨一动也不动,甚至都不看他一眼,并没有给他面子的意思,就来怂恿苏悦悦劝酒:“可爱的小公主,帮叔叔劝你爸爸喝一杯,回头叔叔给你拉一车玩具亲自送上门。”
  苏悦悦:呵呵,我是那种缺玩具的宝宝嘛?才不会教你得逞。
  苏悦悦反他一个大白眼:“我爸爸不会喝酒,你自己个儿喝吧!”
  众人听了,一阵哄笑。
  郑允浩不死心地继续打趣苏向晨:“哎呦我说晨哥,这是你从哪儿捡的娃娃,这么贴心?太可爱了!”
  苏向晨也白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我亲生的。”
  依旧不接他那杯酒。
  郑允浩也不觉无趣,自己喝了,继续陪笑:“好好好,我们的小公主都发话了,我自己个儿喝,来来来,兄弟们,我们自己个儿喝起来!”
  说着便坐回人群,也打消了那群人的鬼心思。
  大家都是识趣的,明白如果苏向晨不想,谁也灌不了他酒,也没人敢,忙转移话题。
  但是没一会儿,郑允浩这厮又来了,也许是喝醉了,眼神迷离,不要个比脸了,摆了张可怜兮兮的脸哀嚎:“不行啊,晨哥,你今天要是一杯酒都不跟我喝,这传出去我会被人瞧不起的。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屈尊来一口,就一口行不行。”
  苏向晨撇了他一眼,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全场跟着叫好起哄。
  但是接下来苏向晨就抱起苏悦悦,道:“行了,你们玩,我闺女该睡觉了。”
  说罢就走,郑允浩不阻拦,并用眼色制止了别人阻拦。
  其实不需要郑允浩的制止,在座的全都是有眼力见儿的,没有人会那么不识趣。
  对于苏向晨今天的表现,郑允浩已经很满足了。
  毕竟生日宴能请到苏向晨这尊大佛,本身就是一件倍儿有面的事,何况大佛还跟他喝了一杯,明天业界都会知道他们的交情。
  苏向晨抱着苏悦悦刚一走,包厢里就炸锅了。
  这都是外话,无非是议论苏向晨和苏悦悦,正主儿在的时候他们不敢说的话,这下可以敞开怀说个够了!
  就连之前撵出去的那帮女人,过了一会儿也再次被叫了回来!不止如此,喝了点酒的郑允浩那小子的浑劲儿上来了,还多加了好几个!
  不得不说一句,郑允浩这孙子也忒不是人,端的那杯酒竟然是勾兑的高度酒!知道真相后,气得苏悦悦挥着小拳头非要揍他。
  苏向晨看苏悦悦这样,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没事的宝贝儿,你爸爸酒量好着呢,这种程度的酒,再来一百杯也放不倒我。”
  就在这时,虚空兽小五突然叫道:“苏悦悦,厉害呀,boss的恶念值又降了一点!现在还有九十六点了!”
  苏悦悦:“九十六点?那两点什么时候掉的?”
  苏悦悦只记得刘惜君来苏家的时候掉过一点,再加上现在的一点,应该是九十八才对。
  虚空兽小五咳嗽一声,解释道:“白天苏向晨跟你表白的时候掉了两点,我忘了告诉你。”
  苏悦悦的心里顿时跑过一头草泥马:“那你当时还说让我不要相信苏向晨的鬼话?”
  虚空兽小五又咳嗽一声,“我那还不是怕你沉沦,我都是为了你好。”
  苏悦悦:呵呵,我信你个鬼,你这个虚空兽坏的很!
  虚空兽小五继续为自己辩解:“再说了,我当时说的是教你不要相信男人的嘴,又没说不教你相信苏向晨的话。嘴和话,这是两个概念,普通男人和苏向晨这也是两个概念。苏向晨又不是普通男人。人家是大boss!”
  苏悦悦想一个白眼翻死某只兽兽。
  自此,苏向晨和苏悦悦的感情越来越好。苏向晨去哪儿都带着苏悦悦,就连去集团办公都会把苏悦悦抱过去,让苏悦悦在一旁或看书或写写画画。
  好在苏悦悦也乖巧,从不捣乱。
  如此和谐相处了几日,苏老爷子就看不下去了。
  苏老爷子:“晨晨,我知道你疼悦悦,但总这么带着也不是个事。悦悦正贪玩的年纪,让她在家里玩吧!再说了过两年悦悦就该上小学了,不想去幼儿园咱们请个幼师回来,学点简单的知识,也省得到时候跟不上进度。”
  苏悦悦一听苏老爷子说的蛮有道理,苏向晨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赶紧接话:“爷爷!你放心吧,小学一年级的诗词课文我都会背完了,加减乘除算数我也都会做哦~悦悦不想请幼师,悦悦想跟爸爸在一起!”
  苏向晨立马挑挑眉,把苏悦悦抱起来,对自家老爷子道:“我闺女聪明,随我。”
  说罢,苏向晨又把苏悦悦抱上了豪车,一起去集团办公。
  苏老爷子叹口气,对着管家摇摇头,“你看晨晨现在对悦悦的稀罕劲儿,如果将来知道了悦悦不是他亲生的……”
  管家:“老爷,将来再说将来的,你看现在少爷不是比以前开朗多了吗?自从小小姐来了之后,少爷有时候还会笑一笑了呢!”
  苏老爷子立马作出与苏向晨一样的挑眉动作,“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你可得跟我说一说!”
  ……
  会议室里,坐着长长的两排西装革履的经理,苏向晨坐在上首,指点江山、器宇轩昂,别提多帅了。
  就在苏悦悦望着自己名义上的帅爸爸苏向晨发呆,流着口水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响起虚空兽小五的声音。
  虚空兽小五:“苏悦悦,别光顾着发呆呀!你上次就在今天送了苏向晨一副亲笔画,你忘了吗?会掉恶念值的!”
  苏悦悦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