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二章 梦魇深深

  一上午的忙碌过后雪终于在收工前停了,摄影师助理喊着:“收工了收工了!”夏爻匆匆收起了她的一大箱子装备。上了面包车,车子开始发动,在山林的公路里穿行。看着迅速向后倒退的景物,她恍然间又想起了梦中那座散发着致命吸引力的高山。
  最近半年,夏爻反反复复的梦见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感受一次次的加深她对那个梦境的恐惧。有时候哪怕是中午不到20分钟的小憩她也要在半梦半醒间再次踏足那个诡异梦境。又是一个长长的哈欠,助理打趣道:“叉叉姐,昨晚是不是又玩嗨了?”
  她给有些干燥的嘴唇涂上润唇膏,模糊不清的回答道:“我老人家,已经很久没有夜生活了。”是啊,自从不在夜店兼职,她已经两三年没怎么去过夜场了。
  助理困惑道:“哎?昨天艾米发朋友圈了,他生日没叫你去?”
  夏爻重新靠在窗边:“艾米?哪个艾米?哦~你说那个蓝头发的造型师啊。”夏爻想想就可笑:“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基佬。前阵子,他男朋友加过我微信,也是聚会认识的。我们都挺喜欢冲浪嘛,聊的挺投缘,结果那个艾米非要怀疑我勾引他男朋友,使劲盘问,最后给作分手了。我第一次被一个男同志视为情敌啊,哎呀醉了!”
  助理闻着八卦的味道继续追问:“后来呢?”
  “还有什么后来?分手了估计他心情也不好,他男朋友就回海南待着去了。只是走的时候约我有空去找他玩,哈哈哈。”夏爻想起冲浪,就有点蠢蠢欲动,好久没去旅游了:“可是艾米就跟我杠上了,微信都给我拉黑了。我也是有嘴说不清我很委屈好吗!”夏爻摆摆手,一脸的无奈。
  芮娜笑看着无辜的她,打趣说:“能被男同志视为情敌,你也是魅力不小啦。你就知足吧!”
  夏爻摇摇头:“我看上去很像那种男女通吃的人吗?啊?我现在还没弯,就已经躺枪了。”
  下午无事,夏爻想着公司发的美容福利不用白不用,于是撑着困倦的身体进了隔壁spa馆。舒服的躺在按摩床上,美容师轻声的跟夏爻聊着天,聊着聊着竟没了回复,便知道她是睡着了。面膜也敷上去了,随即洗了洗手,开始拆夏染的手膜。做个精致的都市丽人可麻烦着呢,虽然从自幼家贫,但夏爻从不忘记一有机会就享受。温热的面膜,舒服的温度,她在失去意识之前,觉得自己一定能睡个好觉。
  然而随着睡意渐深,梦魇再度袭来。
  还是那个画一样的山水之间,竹排偶尔穿流而过,浣衣的少女妇人,三三两两的分散在两岸。层峦叠嶂的远山之中,却只有一座高山独得阴云恩宠,云间可见电光闪耀。夏爻看着对岸那蜿蜒曲折最后隐没在竹林的小道,她有种强烈的愿望。她想越过这条河,踏过那些小山坡,到那最高峰去看看。她四下打望,看见有个小竹排停在河边,便解了绳索撑杆而去。
  梦里不知身是客,她若是低头看看水面便能发现,水中倒影伊人一袭白衣,长发及臀,眉目间哪有一点自己的样子。于是她穿过河流,踏上浅滩,又走过幽深的竹林,才发现近在眼前的高山,却是如此遥远。梦里的时间空间都是扭曲又模糊的,她直觉日落之前一定能赶到那里,于是迈着轻快的步伐,追随着谜一样的渴望,向那座高山走去。她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到那边看看,到底是什么吸引着自己。她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梦,但是她已经不胜其烦,立志一定要踏过这一关。别过去别过去!突然这种想法从心底油然而生,她迟疑了一下,停下了脚步。每当这个想法冒出来,她都会进入难以抉择的境地。一方面特别想走过去看看,一方面这个想法让她产生强烈恐惧感。恐惧那不远处未知的一切!
  犹豫了好一阵,她甩甩头,把莫名的恐惧感压了下去,这才坚定的仰望高山,立志一定要爬上去看看。她平复了一下心跳,开始小跑冲向目标。就在她越来越接近目的地的时候,一阵铃声响起。
  突如其来的铃声大作打断了她的梦境,小小的惊吓让现实中的她心跳加速。
  猛然睁眼,却发现自己躺在美容院的按摩床上,身上盖着薄毯,桌上的水晶花瓶里插着几支鲜花,空气里是淡淡的茉莉和薰衣草味道。她失神良久,突然想起来是手机一直在响,随即接了起来:“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