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五章 心理医生

  雪后晴空,夏爻用卷发棒给自己做了个妩媚的大波浪卷,然后就给自己找了个我有病,我是去看医生不是去约会,所以不用精心打扮的借口掩饰自己的懒惰。又在梳妆台随便挑了个日常的色号往唇上一抹,就出门了。
  早知道天眼湾是个富人区,但没想到芮娜她堂哥把心理咨询室弄得那么豪华。她突然有点怯场,看着金属门框里映照出略显憔悴的脸,想着要不随便找个医院开点安眠药褪黑素什么的就得了。刚要转身离开,前台小姐走了过来,微笑的询问道:“你好,有预约吗?”
  夏爻稍微站直了身体略微一打量这个身材很好的小姐姐,镇定的说:“我预约了梁迟医生,他在吧?”
  前台小姐脸上挂着善意的微笑:“在的!请跟我来。”
  夏爻跟在她曼妙的身姿后面走上楼梯,她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妹纸有点兴奋。她不懂为什么,也不去思考,转眼就到了最里面的一间。
  前台小姐敲了敲门,直接就推门而入,对立面的人说:“咳!有生意啦!”随即想到这样说可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于是礼貌地对着夏爻笑笑,“里边请。”然后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你好。”夏爻匆匆打量了这个比她主编办公室还大一倍有余的超大咨询室一圈,整体装修色调柔和让人放松,却处处都透露着优雅品味。环境果然不错,她这才把目光移到梁迟身上,却是一愣。
  外模她也借职位之便接触不少了,却没见过梁迟这般气质不凡的,亚麻发色幽蓝眼眸,带着微笑的的眼睛轻轻一眨,瞬间有被电到的感觉。怎么这位混血就能混的如此出类拔萃呢?此时她短暂的陷入后悔中,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早知道化个妆好好挑件衣服来撩汉子了。
  “夏小姐,你好,你是芭比的好朋友,就是我的贵宾,请坐。”梁迟伸手示意她坐下。
  突然听他提起芭比,夏爻一愣,随即想起来,那是芮娜的英文名。
  梁迟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她一眼,开口道:“我叫梁迟,我本该好好打扮一下的,没想到是位如此漂亮的女士。十分抱歉。”
  夏爻一愣,随即想起来有些人是这幅德行逢人必说好话也没在意。对于自己的相貌,夏染自认为是很有b数的,化了妆还好,毕竟技术了得,素颜,最多六分吧。而且身材较小,要不是长期健身房打卡体重维持在90斤以下,估计没眼看。尤其在大长腿云集的模特堆里工作,她总是不自信。
  她微微一笑:“梁医生风度翩翩,又有这么好的品味,何须多余的装扮。”来嘛,商业互吹,夏爻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自己,翩然入座。
  一番长谈,详细了解了夏爻的情况后,梁迟建议用催眠疗法。因为她的症结和梦境有关,催眠是很对症的手段。
  于是乎,夏爻躺在了治疗床上——一张超舒服的椅子。
  夏爻有点怀疑,是不是他早就用什么她不知道的手段进行暗示了,不然自己为什么那么放松以至于犯困。此时他就在她旁边坐下,大手温柔地按摩着她的头皮。夏染庆幸还好自己洗了头喷了香水,不然一股熬夜后的油腻气息可糗大了。
  “放轻松,让我们去看看,那座山到底有什么。”梁迟轻柔的耳语听的她浑身惬意,几乎欲睡。还有这好闻的香水味,眼看着就要进入催眠状态,手机铃声突然炸响——
  先是一段和风民乐,然后一个妖娆诡异的女声唱道:“接电话呀接电话~接呀么接呀么接电话,接电话呀接电话呀接了电话陪我说说话”然后又是一阵诡异的人声哼唱,随即更加丧心病狂的女声响起:“打个电话不容易呀!现在每个电话要一毛三呢。。。”
  夏染扶额,催眠被迫中断,梁迟听了一阵面带笑意:“有趣!这么有个性的铃声也是没谁了。”随即走了几步把她的包包拿了过来。
  夏爻坐起身来,尴尬的笑笑。这个铃声除了她的初中同学、闺蜜何宵雁还能是谁?这可是那货亲手设置的,万年不变。无奈接了起来:“喂?”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爸出轨了哈哈哈哈,我妈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边传来难以抑制的狂笑。夏爻冲梁迟摆摆手,便出去接电话了。
  “怎么回事啊。”夏爻的声音很平静,似乎一点都不惊讶闺蜜为父母感情破裂而狂喜。何宵雁在那边语无伦次的笑了好一阵子才压下去正常说话:“我感觉我的春天终于熬到了,我终于可以离开那个疯女人了!”
  又磨叽一阵子,通话结束。
  放下电话,夏染突然五味杂陈。人生真是不可预测啊。何宵雁与她从初二认识,至今十多年了。她的事情她一清二楚,宵雁跟她母亲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使在她上大学的时候,还想着要跟她妈断绝母女关系。家暴如风,常伴她身,每次宵雁去夏爻家留宿的时候都带着满身伤痕,有时候是一个四十多码的鞋印,有时候是好几处淤青。还有她口述的各种不堪入耳的谩骂。。。
  那么多年都过来了,这一家四口是要散了吗?思绪万千,她挪动步子。
  回到治疗床,她看向一脸关切的梁医生:“要不,今天就不治了,下次我再过来,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
  梁迟往后拨了拨头发:“你看上去脸色不大好,我送你回去吧。”
  夏爻提起包包:“不用了,今天麻烦你白忙一场。真不好意思,刚那个电话影响到我心情了,我可能没法专注接受你的治疗。”
  梁迟摆摆手,随后略微犹豫说道:“事实上你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我这都开业半个月了,我没想到这么惨淡。可能是还没什么知名度吧。我在美国的时候,最少要提前一个月预约的!”他有些懊恼,摊摊手:“所以,”他的眼神突然盯着夏染:“我,很有空。”
  夏爻干笑两声指向门口:“所以这就是前台兴奋的原因。行吧,那走吧,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个环境更深入的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