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六章 渣男的告白

  本来准备送夏爻到家就分开的,结果两人一路相谈甚欢,于是在你不言明我不点破的情况下,把这次初诊搞成了约会。
  “反正都到家门口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换套衣服马上下来。”夏爻拉上车门:“很快哦!一会儿见。”然后小跑进了公寓。
  梁迟在微笑着目送她远去,转头照着镜子,理了理发型。他知道这个等一下估计半小时打底了,于是关上车窗,准备小睡一会儿。
  迷迷糊糊中。有人轻扣车窗,他按动按钮,顺道偷瞄一眼手表,果然,32分钟。再次看到夏爻,她换了一身裙装,v领的睫毛蕾丝给她增添几分妩媚。再看她的脸蛋,略施粉黛,贝齿殷唇,明艳动人。他会心一笑,便知道对方对自己也很有兴趣了。
  夏爻坐上副驾驶关上车门:“梁医生打算带我去哪?”
  梁迟打个响指:“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然后一踩油门。。。堵在了晚高峰的高架上。
  一个小时后。
  梁迟很无奈的轻拍了方向盘:“该死我忘了现在是晚高峰!”
  夏爻却并不为此苦恼“一切都会习惯的,下次记住了,不要在这个点尝试瞎逛。”她开了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动了,此时已经接近八点半。梁迟无奈的启动车子,刚下高架。夏爻电话突然震动,弄得有点犯困的她一个激灵:“喂你好,我是夏爻。”她直接按了耳麦并没有查看手机。
  “叉叉,呜呜呜呜。。。”电话那头又语无伦次又吸鼻涕的声音,好几句以后她才分辨出来,问道:“芮儿?!!怎么啦!怎么哭了!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梁迟转头看她,浓密的睫毛撒下一小片阴影,更显眉目深邃。夏染无奈的指了一个方向:“去。。IDO主题广场。”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她对梁迟说:“我们去找你妹。”
  “What?”梁迟不解。
  “你家芭比小可爱出状况了。”夏爻耸耸肩,她也不是很懂发生了什么。
  ido情侣主题广场,找了半天夏爻才找到在角落凉亭的罗泽鸣和芮娜。罗泽鸣坐在石凳上,不知所措。芮娜蹲在石阶上,嘤嘤哭泣。
  夏爻小跑过去:“怎么了芮儿!!!他欺负你了?!”
  芮娜站了起来一把抱住夏爻:“呜呜呜。。。我不知道怎么了,他突然说要跟我分手!”
  夏爻轻拍她的后背,质问道:“罗泽鸣!你怎么回事!昨天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罗泽鸣浑身一震,欲言又止。
  夏爻朝梁迟使了个眼神示意他过来开导开导芮娜。然后又指了指罗泽鸣,随后轻轻推开芮娜,朝罗泽鸣走去。
  罗泽鸣看着她,又紧张又心虚:“夏姐,。我。,”
  “你什么你?你还是个人吗?人家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隔了一晚就不认账了?!”夏爻气势汹汹,眼中怒火冲天。
  罗泽鸣还没开口,那边芮娜哭的更伤心了,气的夏爻想打人,突然想起梁迟还在,又忍住了。不能被这小子坏了淑女形象。
  “我没有!”罗泽鸣解释道:“我没有碰她,我绝对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罗泽鸣弱弱的说道,此时高夏爻一大截的他在气场两米八的夏爻面前慌的一批。
  “哦?”夏爻有些不敢相信,问道:“那你倒是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
  罗泽鸣欲言又止:“我不敢说。”
  夏爻盯着他躲闪的眼睛,阴恻恻的说:“你劈腿了。”
  罗泽鸣脱口而出:“没有!”他看向夏爻:“我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娜娜的事。”
  “那你倒是说呀!怎么回事?”夏爻冲他喊道。
  罗泽鸣转过身走到一边,小声的说:“都怪你。。。”
  夏爻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后一把抓过他的的卫衣连帽:“你说什么?”
  罗泽鸣坐在石柱边,用只能被夏爻听到的音量说道:“我突然觉得我配不上娜娜。”他看向远处的芮娜:“昨晚,我突然醒悟,我可能有点渣,娜娜是我见过最纯洁的女孩。我不能害了娜娜。”
  夏爻有点蒙,追问道:“都说自己是渣男了,还说没有对不起芮儿,罗泽鸣!你过来这里,就是分手来的吧,呵!。”
  罗泽鸣打断她的话:“不是!我只是发现,我对你有一点心动。”罗泽鸣靠近了几分:“我昨晚突然发现,其实我也并没有那么喜欢芮娜,我知道芮娜虽然比我大两岁,也比你大一岁,但是她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所以心思单纯乖巧可爱,甚至还是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
  罗泽鸣看向别处,继续说:“昨天我看着你远去的背影,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我想追你!娜娜虽然可爱,但是没有你撩人。。。”
  夏爻微张着嘴,吃惊的盯着脸开始泛红的大男孩罗泽鸣。这算怎么回事啊?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值一提?
  她突然坏笑;“你坟头烧报纸,糊弄鬼呢!芮儿儿肤白貌美大长腿,有颜又有钱你拿我当借口!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真是搞笑。”
  罗泽鸣却突然站起来认真的说:“是真的,我就是突然发现我原来心动的是你这种类型,我不想辜负她,姐,她是处女啊,我伤不起啊!我要是真的和她继续下去,将来万一对不起她。我才是真的人渣呢!”
  夏爻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在她和芮娜之间选择自己。芮娜是她一直都很羡慕的那种女生啊,独生女,能弹琴会跳舞,家里又有钱,最关键的是人还超级温柔友善,除了胸无大志,没有事业心。女人没事业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她光靠继承遗产就能过的很好了。这么好的女友被这臭小子遇上,这货的居然嫌弃她是处女,,,想到这里,夏爻突然很生气,抬脚就给了他一脚。
  罗泽鸣吃痛跳了起来,一脸痛苦的继续说道:“那么好的女孩我怎么能辜负呢!夏姐,我觉得我们可以发展一下,你要是同意。”罗泽鸣深吸一口气,说:“我现在就去跟娜娜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