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八章 始于颜值

  夏爻从卫生间里出来,已经没了毫无睡意,于是盖上被子,打开了话匣子。芮娜听着她絮絮叨叨,突然发现虽然经常在一起同进同出,但是关于夏爻感情方面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太少。经过一夜漫聊,芮娜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有了睡意。
  昨夜一场大雪将整个城市装点一新,芮娜和夏爻各自找理由告了假,直接躺到下午两点。
  “我约了你哥看病,你还ok吧?”夏爻看了看时间,直接睡到下午让她感觉精神抖擞,是时候起来活动活动了。
  芮娜还是无精打采,惺忪的睡眼里是无尽的哀伤。
  夏爻翻着她的衣柜,终于在几个大衣柜里,看上了上一条有亮片的连衣裙,她单拎出来在自己身上比划比划,满意的点点头:“这条裙子怎么没见你穿过啊,很不像你的温柔甜美范啊。”
  “喂!你有没有搞错,你的好朋友因为你失恋了你居然还在翻她的衣柜准备去约会!”芮娜不满道。
  夏爻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坐在梳妆台前往脸上狂喷着爽肤水。完事她放下喷瓶,回头说道:“想要治愈情伤最好的办法就是交给时间或者新欢。”她又转过头开始上底妆:“如果还走不出来,要么是新欢不够好,要么是时间不够长,你这才第一天,慢慢熬吧,姐也是这么过来的,失恋,真的是件小事。听姐的,你先难过几天吧,这个没跑。”
  芮娜翻了个白眼:“叉叉,我比你大一岁呢!”
  夏爻耸耸肩:“你纯真的眼神透露了你的心理年龄。这样的纯真无邪,多少人影后演都演不来哟。你就知足吧,你没发现小学生都叫你姐姐叫我阿姨吗,真想教教他们做人。”夏爻想起那次经历,颇有些咬牙切齿。
  “谁让你喜欢高跟红唇大波浪,不是我说,偏女人味的装扮就是显老好吧。你看看我,满满的少女心,”芮娜打了个哈欠:“你明明卸了妆就是个小萝莉,偏偏喜欢扮御姐。要我说不用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走成熟路线。”
  “生活中我不喜欢扮萝莉啊,以前玩直播的时候倒是萝莉主播。”夏爻已经在画眉毛了。芮娜摸了摸有点打鼓的肚子,没心情做饭了,还是点外卖吧。
  十几分钟后,夏爻回看了正在以电视为bgm处于发呆状态的芮娜一眼。穿好高跟鞋:“走啦,记得想我别想他了。”
  到了梁迟的心理咨询处,还是那个身材巨好的前台。把她带到梁迟的办公室,泡上一壶不知道是什么的花茶,前台便出去了。
  夏爻解下围巾,露出雪白的玉颈,她的脖子并不修长,没有传说中的天鹅颈。只是纤细白嫩,因为有空就会去跳跳舞,所以体态还算优美。
  本来打算脱了外套来个惊艳亮相,突然觉得有时候女人需要矜持一些,于是反而扣好扣子,装束整洁地躺在治疗床上等待梁迟。
  她闭目养神,几分钟后听到门开的声音,不是高跟鞋,应该是他来了。
  梁迟走近治疗椅,看着她闭着眼安静的躺在那里,小小一只觉得很是可爱,偏偏大波浪卷发和紫水晶锁骨链增添了几分神秘和性感。嘴角勾起微笑,他见过很多国家和民族的美女,偏偏最喜欢的还是东方美人。
  感觉他渐渐靠近,夏爻睁开眼睛,脸上绽开一个明媚的微笑,坐了起来:“下午好。”
  “抱歉让你久等了,对了,芭比怎么样了。”梁迟也坐下,问道。
  夏爻皱眉道:“她现在就是持续难过状态咯,毕竟也是有一两年的感情基础。不过今天算比昨天好多了吧。倒是我,我昨晚又做梦了,都吓到你妹了!我感觉那个梦,催命似得。要不是娜娜叫醒了我,我真的怀疑自己要在梦里猝死了!”
  梁迟一愣,随即伸出手轻轻按摩她的头皮:“又做梦了,看来我们要加紧治疗了,黑眼圈这么重,女孩子睡眠不好,可是很容易老喲。”
  夏爻笑到:“你按摩我头皮的时候,我总有种觉得头皮发麻,怪痒的,这是什么套路啊?你们催眠师都这样的吗?”
  “每个人催眠的方式都不一样的,我总是先通过按摩身体的方式让病人先身心放松,再进行下一步动作。”梁迟轻柔的说着:“当然那些体质敏感或者十分抗拒外人触碰的病人,我会用其他方式。”
  夏爻只觉得头皮一阵酥麻,她坏笑道:“我猜你一定用这招泡了不少妞。”
  梁迟笑着,不置可否。他一边观察着夏爻的微表情,一边慢慢靠近。
  夏爻吸吸鼻子:“哟,你们厕所的熏香还挺浓的。”
  “你不喜欢,我明天就让人换了。”梁迟也不尴尬,他的确有在厕所看报的毛病,沾染熏香也是正常。
  但是他敏锐的发现了夏爻的敏感体质,所以噩梦缠身也可能是她什么时候受的刺激可能自己主观意识忘了,潜意识却还没忘。
  夏爻用一双妩媚的眼睛看着他,他的目光和她撞上,他突然问:“你昨晚问我,有没有一见钟情。”他越靠越近,眼眸里的炽热毫不掩饰。
  夏爻很合拍的闭上眼睛,迎合上意料之中的吻,几秒后,她推开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幽蓝的眼睛:“我觉得没有,直接点说,那是见色起意。”
  她感受着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糟了!是心动的感觉。这货怎么跟个男狐狸精似得,我是来看病的,怎么感觉被人撩了呢?她整理了仪容,笑着对意犹未尽的梁迟道:“梁医生这样勾引病人,好像没有职业道德啊~”
  梁迟抚过她的发尾,突然也发觉自己失态,他也有些自我怀疑:“非常抱歉,我的错。”
  夏爻却玩味一笑,心想,听从心中的感觉又有什么错。她稍微安抚了一下自己那颗因为突然的激吻而乱跳的心脏,说道:“请我吃饭我就原谅你啦。对了,关于梦境,你能从心理学专业给我一些解释吗?”
  梁迟重新坐回凳子上:“从目前的研究成果来说,人在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会进入无意识状态,但当我们的大脑皮层仍有部分不安分的细胞活跃,,,”
  夏爻认真的听着,不时地发问,第一次听专业人士解读梦境,感觉比网上的那些周公解梦简直不要靠谱太多。她看着英俊的梁迟侃侃而谈,渐渐平静的心境又开始活跃起来,她是个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人有好感的女人,尤其是对方有热切回应的情况下。
  “也有人认为,梦是一种沟通平行宇宙的媒介,通过梦境,我们或许可以无限接近另一个世界。”梁迟说道。
  “另一个世界,听上去好玄妙。”夏爻说:“我的梦境真的太真实了,我可以闻到花香,感觉到风吹在脸上,就像身临其境一样。”
  互相看对眼的人哪有心思干正事,没多久,就又把主题扯到了约会上。
  “芮儿还是挺伤心的,我们叫上几个好朋友去喝酒怎么样?”夏爻提议道,梁迟嘴角一勾,心照不宣的点头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