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九章 不如跳舞

  晚上十点半,不轨酒吧。
  激情的音乐响彻云霄,似乎整栋大楼都跟着鼓点在震动。纵使芮儿无精打采,还是被喧嚣的环境分了神,她特意穿的与以往不同,决定今晚要不醉不归。
  男男女女共同举杯,将杯中各色酒水一饮而尽。夏爻拍拍芮娜:“别喝太猛,还早着呢。”
  芮娜打了个嗝:“没关系,不过你要把我安全的带回去啊。”芮娜扫视四周:“我可不想被什么乱七八糟的社会人捡了尸。”
  “这个你放心!这个场子我熟。”夏爻拍着胸脯。她化了个特别闪亮的浓妆,细密纤长的睫毛像两只蝴蝶扑闪扑闪。正聊着天,突然有人用杯子碰了碰她手中空杯。
  夏爻抬头一看。那人梳着大背头,浑身黑色,左耳耳钉十分闪亮。看着像个英俊男子,却没有喉结。
  “Hey,米拉,好久不见。”夏爻站起来就是一个热情拥抱。
  米拉靠在她耳边轻声说:“香水不错。”眼神暧昧至极,随即放开夏爻,大声说的:“各位玩的开心,我先去忙啦。”
  米拉走后,芮娜拉了拉夏爻的衣袖:“唉,那人。。。?”满眼的疑问不言而喻。
  “女的,嗯。”夏爻靠近她耳边说:“知道这家酒吧为什么叫不轨吗?”芮娜不解。
  “老板是个双性恋,刚那个,就是她前女友。”夏爻又喝了一口酒。
  纸醉金迷的生活啊,总是不太真切。也许只有安静的独处,才能让人认清自我。芮娜今晚也是放开了,特别和谐地融入了这样的氛围。搞得夏染总有一种坏姐姐带坏乖妹妹的感觉。
  梁迟看出来夏爻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来了以后就总有人挤眉弄眼打招呼,反而没什么空和自己聊天。夏爻发现自己冷落了他,便凑近解释道:“我原来勤工俭学的时候,在这里跳过舞。”
  梁迟惊讶:“你会跳舞?”
  夏爻点点头:“这里跳舞不用很专业的,但工资比我在学校食堂帮忙了高多了。”然后苦笑道:“没办法呀家里穷啊。”梁迟很理解她,想好好聊天却发现不喊听不清,而且目前夏爻心思显然不在这里。
  这时候大厅中央的舞台降了下去,只听DJ用故作磁性的声音说道:“保温杯里泡枸杞,燃烧我的卡路里!蹦迪时间到,嗨起来吧!”然后音乐一起,周围陆续有人从卡座吧台移步舞台中央,开始群魔乱舞。
  “我们去跳舞吧!”夏爻喊道,她的朋友们一起站了起来,其中有两个是零零后的小模特,也是爱玩,率先跑到了舞池中央。
  夏爻一把拉起已经有点头晕芮娜,然后用眼神邀请梁迟。在梁迟惊讶的目光中,把身上包裹的严实的黑色大衣一脱,扔给唯一坐在卡座的一个女生。
  芮娜尖叫道:“啊,我的裙子!”
  只见原本七分长的连衣裙,被改成了超短裙,粉色亮片在霓虹下闪耀,亮晶晶的流苏也跟着左右摇摆。梁迟懒得去管芮娜,拉着夏爻进了舞池,他已经迫不及待欣赏这妖的舞姿了。
  夏爻毕竟是有一定舞蹈基础的,迅速跟边上乱舞的人群拉开距离。舞姿曼妙妖娆又不失狂野,踩点准确,充满张力,甩动的秀发在空中散发着一阵阵香气。撩的周围异性一阵蠢蠢欲动。
  这时有个穿着复古自我感觉良好的大叔加入其中,欲接近夏爻。梁迟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一个大步贴近夏爻,跟上节奏就是showtime。薄唇勾起,是自信的味道。开玩笑,跳舞谁不会。这一阵操作轻轻松松秀退了大叔。他才和夏爻热舞起来。
  夏爻却突然指着一边高台的金发女郎,示意让她下去。dancer也许是累了,求之不得跳下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然后夏爻在梁迟的助力下,轻松攀上高台,握住钢管,她朝梁迟妩媚一笑,说不尽的诱惑。她眼里似有星辰,却为梁迟而闪烁。不得不承认在哪种光线下,梁迟都很迷人。
  接着,在众人瞩目中,她用柔韧的身体,高难度的动作,配合着让人嗨翻的音乐,把气氛推向了高潮。
  芮娜已经微醺了,在人群中举着酒瓶,合群的摇晃。酒精暂时麻痹了她的痛觉,就连失恋这件事,都有些模糊了。
  第二天上午,梁迟先一步醒来,看着妆虽花了睡相却很可爱的夏爻。轻轻擦去她眼角的一丁点脱落的睫毛膏。夏爻却在这轻微的动作下,醒了过来。她看到梁迟的一瞬间,不自觉绽开一个微笑。然后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转眼望向嘴角含笑的梁迟。她扶额:“啊,美好的一天对吧。”
  梁迟搂住她:“是疯狂的一夜。”
  夏爻看着他谜一样幽蓝的眼睛,一抹绯红爬上脸颊。
  记得把芮娜送回家之后,微醺的夏爻和并没有喝醉的梁迟直接去了隔壁酒店,许是很久没有遇到那么对味的异性了,夏爻跟着感觉走,又狂野了一把。
  “希望我昨晚没吓到你,”夏爻解释道:“毕竟我可是单身大半年了。”
  梁迟撩开她挡住眼睛的一缕碎发,让她直视着自己,问道:“我们,要不要试着谈个恋爱?”
  夏爻认真思考起来:“老实说我已经单身好一阵子了,我还蛮喜欢这种状态的。我不是那种有了肢体接触就等于建立了恋爱关系的传统女性,就先不确认恋爱关系了吧。”
  梁迟却说:“那我们现在算什么?!”他皱着眉,似乎不大开心。按理说他这样的条件,提出要交往,妹纸都开心的要死。怎么在这个并不国际化的城市,居然有人不乐意。
  夏爻却看着他微皱的眉头,很不解,这货这不是美国来的吗,那外国人不是有什么约会文化不会轻易确认关系吗。况且有一个不用负责的美女相陪,不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舒服关系么,这货怎么回事啊,是我太前卫了?还是他觉得自己浪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