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十二章 太子妃之争

  来人之中最前方的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少妇。宽衣大袖没能掩盖住她丰腴的身姿,随着杨柳细腰的扭动婷婷袅袅,裙摆摇曳间匆匆而至。
  一把就抱住了瘦削的夏爻:“爻儿,你可算醒了!”美少妇心疼的抱紧夏爻,喜极而泣。夏爻表情僵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任由妇人抱了自己一会儿,便轻轻推开了她。看着妇人那略施粉黛和自己有六分相似的脸。一股窝心的感觉涌起:“娘~”
  出口是却是沙哑疼痛,夏爻不得不捂住了脖颈。美妇人赶忙招来大夫,一个坦领长裤头插枯枝状发簪的女大夫走上前来:“七小姐,请把手伸过来。”
  夏爻伸手过去,女大夫便一首搭上了她纤细的手腕。夏爻打量着这个有姿色清丽的小姐姐,扑鼻而来是淡淡的药草香气。这个女子年龄不大,看上去却是很专业嘛。脑海中搜罗记忆,想起关于这个女医的回忆。
  白露,二十有三,医术精湛,外号“小医仙”。刘神医的小弟子,在京城医界,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大医师。也是慕府的常驻医师之一。
  白露把完脉,惊讶道:“七小姐的毒,万幸是解了。”
  夏爻艰难的开口:“白姐姐,我,,咽喉剧痛,吞咽困难,可有什么特效药让我快些好起来。”夏爻对于原主的中毒事件早已了然。眼下最迫切想要治好咽喉,不然怎么吃东西呀。光说话就要痛死了!
  白露让她张嘴,对着光瞧了几眼:“我先给小姐开两幅清热解毒的方子,这期间切莫要饮食清淡,除了流食怕也是吃不了别的东西,小姐经历了剧毒贯彻全身此时定然虚不受补,三天内不要喝鸡汤药膳之类滋补食物。”白露转身走向书案,龙飞凤舞的写下药方。随即便亲自抓药去了。
  三夫人握着女儿的手略微出汗,她心疼的又摸了摸夏爻的脸蛋:“我的爻儿啊!这五天可是把娘吓坏了。”
  “这不是,,,醒来了吗?白姐姐也。。说我。。”夏爻艰难的开口,却被三夫人打断:“你先别说话,你嗓子不舒服,这几日就都别说话了。”
  子鱼拿着刚拧干水的湿毛巾走了过来,给她擦拭着脸颊。这时候一个蓝衣少女挤进人群凑了过来:“小姐!您醒了!?”
  夏爻抬眸看去,那姑娘和子鱼年纪相仿,服饰也没有多大区别。秀气的小脸顶着两个不淡的黑眼圈,想来肯定是昨晚守夜了。夏爻用眼神示她自己没事。然后再次艰难开口:“子溪,来碗粥吧,我实在是,,,饿的发虚。”
  蓝衣少女正是她小院里的大丫鬟,贴身侍女子溪。子溪闻言赶忙迈着小碎步奔向小厨房。
  此时三夫人身边的一个白衣少年才迫不及待凑近仔细瞧着夏爻,眼里满是担忧之色:“妹妹!既然发虚,快快躺下才好。”说着就是不由分说一个公主抱,把孱弱的夏爻抱回了床上。
  这时跟在身后的一个粉衣少女眼中不乏鄙夷:“六弟关心七妹也得有个度啊,毕竟也是个半大小子,怎么也得紧着男女大防吧。”
  这个声音尖细中带着嫌弃,可不就是一贯和原主不合的三表姐王晴芝嘛。夏爻向她瞟了过去:“你先出去。”沙哑的嗓音,不容抗拒的语气,生生的把正要继续巴拉巴拉的王晴芝生生噎住。
  三夫人嫌恶的摆摆手:“爻儿这大病初愈的,正需要静养,你没什么事,就出去吧。”
  王晴芝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坐在床上的慕卿歌一件冷漠地盯着她。眼神黑洞洞的,很是瘆人。于是只好一甩袖子领着丫鬟出了门。
  夏爻忍着难受开口撵人也不想这个女人继续待在房里。记忆中这个三表姐真是烦不胜烦,小时候便是嫡姐慕卿欢的跟班。经常一起想法子挤兑她这个最受宠的小小姐。后来慕卿欢嫁给了倡安侯,她又巴结了大堂姐慕其姝,小小年纪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分明是嫉妒慕卿歌的美貌才华,想把她从太子妃候选人名单上挤下去。
  看得出来慕卿歌很不待见外人,二夫人也不想多待,毕竟自己没有女儿,跟她慕卿歌本人倒是无冤无仇。于是也打了个招呼:“爻儿没事就好,我们也都散了吧。日后方便了再来探望。”随后带着两名随身丫鬟出了房间。
  此时房里只剩下了三夫人和慕卿寒以及贴身丫鬟子鱼。三夫人才皱着秀眉开了口:“爻儿,太子妃已经定了,正是你大堂姐。”寒歌含水的美眸间充满心疼和无奈,担忧的看向慕卿歌。
  慕卿歌一时没反应过来,那表情一脸的不在意:“哦~”
  三夫人不置信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女儿:“爻儿你怎么,你不是自幼便倾慕于太子殿下的吗?”她怀疑自己的女儿是不是毒坏了脑子,之前那么努力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礼仪女红的女儿,不就是为了配的上太子殿下做的准备吗?
  夏爻突然反应过来,凭借慕卿歌的记忆,嫁给太子百里跃是她毕生的梦想。这个梦想,从八岁的她第一次见到还不是太子的百里跃就开始萌芽了。这促使她更加努力的学习一切女子应该拥有的才能。因为嫡庶之分,实在是难以跨越的鸿沟。
  年幼的慕卿歌知道虽然父亲大人很是偏爱她这个妾生的女儿。但以她庶出的身份,最多混个侧妃。她自恃美貌又加上天赋卓绝,怎么甘心做一个侧妃。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十二岁的慕卿歌便在京城八美中有了姓名。而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恰恰错过了今年的琼楼宴。
  显然有人为了阻止她在琼楼宴大放异彩,对她下了毒手。而在所有的竞争对手中,最见不得她好,矛盾最深的就是同样削尖了脑袋要往太子妃位置上挤的大堂姐慕其姝。
  夏爻回忆起了慕卿歌昏迷前的经历。
  那是几天前的家族聚会,主要是为了琼楼宴受邀的慕家儿女举办的。那天像是一场盛大舞会的排练现场。慕家姐妹齐聚一堂,在长辈请来的掌教嬷嬷的全程点评中,从进场到宴会结束,都是按最严苛的皇家礼仪进行的。
  席间慕卿歌弹奏了她的原创的古筝曲《凤鸣》中的一个片断。惊艳了正在府中做客的著名琴师南空离。
  慕卿歌也在多方的夸奖声中志得意满,却故作谦虚。宴会快结束的时候,祖母举杯祝福各位慕家儿女都能在琼楼宴上觅的良配,那是慕卿歌在家宴上喝的最后一杯果酒。谁料一杯饮尽不消片刻,她便感觉自己腹中剧痛,喉咙发哑,随后痛苦的倒在了食案上。只是闭眼之前,她本能的看了一眼在宴会上同样风头大盛却差了自己一截的大堂姐一眼,在一片惊慌关切声中,只有不远的她,难掩眼中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