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十四章 贵族生活

  三天后,大病初愈的慕卿歌终于在没有互联网的房间坐不住了,便让子溪给她简单挽了个发髻,施施然的走出了自己那大的过分的闺房。
  虽然早有了原主的记忆,小院的景象还是惊呆了从没见过大户人家中式园林的夏爻。看着熟悉感颇强又陌生的很的院子。一股强烈的幸福感油然而生,老天呐,您待我不薄啊,让我投身那么好的人家哈哈哈哈哈嗝~
  生怕一旁的子鱼看出异样,慕卿歌强压住心中不为人知的的快乐,踏着轻快的步伐在属于自己的院落散着步。
  引仙阁并非慕府最大的院落,却无疑是慕府最精致的园子。从大门进来是一面一人多高的扇形木质屏风,上面精雕细刻着天女撒花图。天女衣袂飘飘,表情栩栩如生。脚下盛开的百花大小不一,却精致到每一片叶脉都纹理清晰。
  屏风下是一长条陶制花盆,上面栽着她不认识的植物。大团大团的花朵一簇挨着一簇,芳香四溢。大浮雕屏风的左右两边是两条长长的回廊。三面是大大小小的房间。
  园子中间更是一汪面积不小的流泉!泉水清可见底,小面积的栽种了一些荷花,小鱼儿在其中畅游嬉戏,她粗略数了数起码有七八个不同的品种,甚至还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只不小的绿毛龟。
  流泉在院子的东边引入,在中间拐了个弯涌向外面的大花园。泉水中残荷依在,泉水旁边的岸上也有几片大花圃,园中东南角独立着一颗足有七八层楼高的大树。最低的分枝已经被锯断一半,上面挂着用粗麻绳编制而成的吊椅。那是哥哥慕卿寒在她十二岁的时候送的生日礼物。质量真好啊!
  慕卿歌从吊椅秋千上下来,转身走向一旁的假山。假山上立着一座缩小的七层高塔,边上还有一个木雕钓鱼老翁。一口古井独立在一侧,古井在阳光的照耀下,把回廊拐弯处投射的波光粼粼。
  她看了那口深不见底足有一丈宽的古井一眼。心头一不由自主的一颤!那种恐高一样的感觉瞬间袭来。她赶紧走开进了一旁的凉亭。自从梦见过那个有漩涡的深潭,她似乎就对深不见底的东西产生了不敢面对的恐惧。
  从梦境的回忆中清醒过来,她才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凉亭,这是一个六角凉亭,六根柱子上都雕刻了很多图案,并不繁复,显得古朴大气。顺着亭顶飞檐向空中望去,一架从大门屏风后凌空而起的廊桥直通二楼她的闺房门口。这个设计,也是绝了。
  她转身进了隔壁一间水汽氤氲的房子,里面是一口宽三四米的温泉池。这就是偌大的慕府唯一一口温泉了。
  记得小时候这个院子本来是要修来给曾祖母颐养天年的,结果院子刚开工曾祖母就驾鹤西去了。后来院子如期修好了,祖母是个质朴的老太太,也懒得从待惯了的漪兰院搬出来。就空置了一年多。那时十二岁的慕卿歌一心扑在练琴上,为了图个清静,便向父亲讨要这个院子。
  本来对引仙阁没什么念头的嫡长姐慕卿欢一听这还得了,这么好的院子怎么也得她这个慕府的嫡长女来住。便和慕卿歌争抢了起来。慕卿歌哪能让着她,两姐妹就为此大吵特吵。正在慕相左右为难之际,三夫人寒歌柳眉一蹙,撂下一句:“老东西,我就知道跟着你没好日子过。”便牵着女儿拂袖而去。
  慕相可是出了名的偏爱这个小她将近二十来岁的小娇妻,这是满朝文武都知道的八卦。就连皇帝也有所耳闻曾隐晦的提醒他不要因为贪图美色枉顾了理法。然而慕相呢,见美人蹙眉心都化了,于是当天就叫人整理了一下引仙阁,第二天就请小女儿慕卿歌搬了进去。
  为了这事,作为大夫人所生的嫡女,相府五小姐,当时年仅15岁的慕卿欢,气的半个月没胃口吃饭,人都消瘦了一大圈。此后跟慕卿歌的矛盾就更深了,不过没过半年,她就嫁出去了。
  从此慕卿歌作为慕相府唯一的亲女儿的慕卿歌,简直过得比皇宫里的公主还奢华无度。虽然经常有堂姐表妹多次挤兑使绊子,但天之骄女一般的慕卿歌根本就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因为,她一门心思都用来提升自己了。嗯,为了在三年一度的琼楼宴上大展风华。为了那个她只看一眼就想托付终生的男人。
  毕竟,谁家少女不思春呢?何况高门大户的孩子,本来就早熟,对权势地位的敏感程度,也远高于平常人家的儿女。
  逛完一楼,慕卿歌顺着楼梯再次回到二楼。二楼就简单明了多了,西北角是她平时练舞蹈练器乐的八角飞檐大露台。旁边依次是会客厅,平时和别的关系好的小姐聚会什么的就在那里。过后是书房,绣房,专门用来放衣裙的大房间,隔壁小一点的,放的是从小到大收到的各种礼物。这一间间逛下去,穷苦人家出生的夏爻羡慕的热泪盈眶。这也太奢侈了吧!
  夏爻,你死了就死了吧,这一世就让我在荣华富贵里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吧。
  这一刻夏爻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接受了慕卿歌的大家千金身份。她看着正迎面走进来的子溪,问到:“子溪啊,往常这个时候,我一般都在干嘛?”
  子溪看着她的眼神怪怪的,迟疑了几秒,她恭恭敬敬的说:“小姐向来很重礼仪,是京城大家闺秀的典范。往日的这个时辰,小姐已经仪态端庄的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慕卿歌愣了愣,自言自语道:“老夫人?”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老太太的形象:“漪兰院那个怪脾气的老太婆?”声音虽小子溪还是听的清清楚楚,她惊讶道:“小姐你说什么?”
  慕卿歌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失态,赶紧调整面部表情学着原主的样子端着腔说道:“没什么,你也知道本小姐最近脑子不是很清醒。走吧,给我梳头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