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十六章 脾气古怪的老太婆

  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走出引仙阁,慕卿歌迈着轻快的步伐,满心好奇的走在熟悉的路径上。她的长发被心灵手巧的子溪挽成升云髻,更显身姿的高挑。繁琐垂挂的步摇换成了没有吊坠的三支碧玉发簪,脑后的发丝被全数盘起,只是双耳两边各留了一缕如锻般丝滑的长发。在胸口处用串着珠花的长绳一绑,和头上同色的碧玉簪子遥相呼应,显得雅致又乖巧。
  越发靠近漪兰院,慕卿歌心里却渐渐打起鼓来。记忆里这个祖母可是很偏爱五姐慕卿欢的,从来就没给过原主好脸色看。但是为了有好名声的慕卿歌总是风雨无阻的每日过来请安。即使老太婆的态度大部分时候都不好,她也是完完全全的做到了尊老敬老的本分。礼仪方面更是丝毫不差。
  想到这里夏爻特别想把原主慕卿歌抓出来问一问,你丫这样一天到晚的活的跟个假人似得,不累吗?何必拿热脸去贴冷p股呢。一个可有可无的孝敬祖母好名声,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原主早就在前几天嗝屁了,怎么回答的了满腹疑问的吐槽狂夏爻呢。一路上翻阅着原主的记忆,不到一刻钟已经来到了漪兰院外。
  漪兰院是个不大的小院子,门口花圃里的兰花早已枯萎。但是越发馥郁的桂花香气在凉爽的秋风中一阵比一阵浓烈的飘来。
  老夫人是个低调朴实的老太太,从小院简约的装潢就能看出来。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进门就是一个小院子。慕卿歌一眼看见了庭院里的一大颗桂花树。那浓烈的香气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这桂花树已经很有年头了,思绪突然被模糊的记忆带偏。记得很小的时候,慕府还没有那么扩建。小卿歌和慕卿欢一起来给祖母请安。一高一矮两个小小的身影并排走在这花园小径里。就在途经那颗桂花树时,慕卿欢绊了小卿歌一脚。于是就把全新的浅粉色罗裙弄脏了。慕卿欢赶忙把妹妹扶起来,还斥责道:“妹妹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看,皇上赏下来的料子都被弄脏了。哎~真是暴殄天物。祖母最不喜欢脏兮兮的小孩了,我看你今天就不用请安了。先回去吧。”
  小卿歌是个从小就很注重仪态的真千金小姐,只好无奈的回去了。类似的小插曲,回首这十几年的记忆,还真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慕卿歌暗自叹了口气。要是自己这暴脾气,不扒了小贱人那层皮,这事没完。罢了,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况且自己的实际年龄最少也有二十五六了,罢了罢了,别为别人的事闹心了。
  子溪这时候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小姐,请安啊。”
  “啊。”慕卿歌这才发现,回廊外的菜地里,正站着一个略微佝偻的老太太。正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慕卿歌淡定的上前几步,俯身低头道:“卿歌给祖母请安!”
  老太太衣着色调朴素,质地却不俗。她用回廊护栏上挂着的湿巾擦了擦手:“七丫头啊。”她突然想起来慕卿歌错过的琼楼宴,神色复杂喜忧参半的打望了她一眼:“你还好吧。”
  “回祖母的话,卿歌已经无碍了,多谢祖母关心。”慕卿歌客套道。心里却想,这老太太也是个闲不住的,儿子给她那么好的居住条件,她居然把花草拔了种菜,既然能亲自下地干活,估计也是个没什么贵妇架子的老人。
  慕老夫人身子微胖,身材不高,三角眼,眼尾耷拉的厉害,嘴唇下撇。看这面相,慕卿歌就觉得不好相处。她见老太太进了回廊席地而坐,也跟了过去,脱了绣鞋,理了理衣裙跪坐了下来。这个时代好像还没发明凳子,所以家具的位置都偏矮,她也很是无奈啊。
  看得出老夫人也有些累了,她主动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水,双手呈上:“祖母操劳田地,定是累了,喝口茶水解解渴吧。”
  老夫人单手接了过来,算是领了情。
  这倒是慕卿歌没料到的,记忆力这个老太太可是难伺候的很。尤其是在她眼里贱妾所生的儿女。也好,免得自己尴尬,她可没有原主的大气沉稳。正在这时,慕老夫人开口了。
  “七丫头,姝儿如今也许配了太子,接下来,咱慕府的孙子辈里,年纪最大的可就剩下你了。”老太太泯了一口茶,言语间却略带嘲讽,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慕卿歌差点就把白眼翻在脸上了,她强压住就要脱口而出的卧槽,心想:我说怎么变客气了,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她浅浅一笑:“卿歌还没有成年呢,不急。”
  老太太略有浑浊的眼睛扫了过来:“早就劝过你,太子不是你这种妾生的女儿能够攀附的。姝儿虽然没有你天资卓绝,毕竟是个嫡女不是?”
  慕卿歌又被原主的记忆带起了情绪,她强压了下去,回道:“祖母说的对,卿歌也觉得是自己痴心妄想了呢。如今,算是彻底想开了。”
  慕老太不相信的看着她,满眼的狐疑:“你,真的看开了?”
  “当然。”慕卿歌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微笑,回答的云淡风轻。
  慕老太沉默沉默了一会儿,正要下逐客令,慕卿歌抢先一步开口了。她伸出右手,子溪立马扶她起来。
  “卿歌还有女红要做,就不叨扰祖母了。有空再来看望您,告辞。”慕卿歌又是模样乖巧的行了一个礼,便由子溪扶着走了出去。
  慕老太没有说话,也没动,嘲讽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打断,她有些郁闷。看着少女娉婷而去的背影,她觉得有点奇怪。
  “老夫人,奴婢怎么觉得,这七小姐,与往日有所不同了。”一旁的婆子这时也过来,扶起慕老太。
  慕老太没有作答,眼神却肯定了婆子的说法。婆子又说道:“而且七小姐这次说的,是有空再来看望您。估摸着日后,不会天天来了。”
  慕老太毫不在意的冷哼一声“哼,谁在乎她来。”接着又去伺弄她刚种下菜苗的一亩三分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