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十九章 蝶戏猫

  第二天一大清早,花园里的的裙翎鸟准时落在慕卿歌卧房的窗台上,嘴里发出动人的鸣叫。曳地长裙一样的尾巴在轻轻扫动。高傲的姿态像是在向屋里的人展示自己华丽的羽毛。
  而这时,蜷缩在慕卿歌怀里被吵醒的小黑猫,一脸不悦的睁开眼睛。它甩了甩小脑袋,从床上跳了下来,直逼窗台那只花里胡哨的鸟。
  裙翎鸟也发现了这只一脸不爽的猫,和它四目相对之时。突然像是被镇住了,一动不动。几秒之后,鸟儿从失魂的状态中惊醒过来。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扑腾着翅膀逃命一般的飞走了。
  而猫儿则是一脸不屑的爬上窗台,然后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像一条毛巾一样挂在窗台,身子被拉成对折的一长条,这个下腰一样的姿势没持续多久,它又睡着了。它显然没有早起的习惯。
  慕卿歌揉揉眼睛,隔壁花园的鸟天天叫她起床,真是一天懒觉都别想啊。她坐了起来,此时子溪刚好到了门口,轻扣三下,推门进来。
  伸了个懒腰,慕卿歌没有赖床的打算,在子溪的伺候下洗脸刷牙。美好又无趣的一天又开始了。
  子溪早就听闻了主人收养流浪猫的事,四下一看便看到了窗台黑猫的下半截身体。慕府没有人养猫,只是后院养了三条大狗。子溪也是很好奇,是个什么样的小东西,主子那般对万事不屑一顾的性子,都要执意把它留下呢。
  感觉到陌生的气息靠近,黑猫身子一扭,瞬间翻了个身。它灵巧的从窗台上跳下来,警惕的看着子溪。
  “哇!它的眼睛,好像一颗紫水晶啊!”子溪惊讶不已。
  慕卿歌回想起昨晚被咬,她提醒道:“它会咬人,你小心点哦!”她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臂上已经掉疤的小伤口,好像没什么事了,身体也没有不舒服,保险起见,她说:“待会儿你去请白姐姐给我把把脉,看看本小姐恢复的如何了。”
  “奴婢这就去请。”子溪端着用过的洗脸水出去了。子鱼刚好端着餐盘上来,瘦肉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她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小姐,用早膳咯!”
  慕卿歌走近窗台:“不急,你去弄条活鱼或者。。老鼠什么的。给我的小可爱吃。”
  “老鼠。。。”子鱼有些为难,她可不是猫,哪有抓老鼠这个功能啊。
  慕卿歌抱起小黑猫,突然想起来:“哦不用了,它还小,应该不吃那些东西的,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小鱼小虾,这个应该能吃吧。”她抱起小黑猫,坐在餐桌边上。开始喝粥,小猫凑近闻了闻,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慕卿歌赶紧把瓷盘子里的馒头倒到另一个装了小笼包的盘子里。果断舀出几勺粥,让小黑猫吃。
  一人一猫愉快的用完了早餐,慕卿歌发现这猫一点都不挑食,真好。可能这个时代猫还没有混成主子吧,一点都不矫情。
  今天做点啥呢?短期内是不可能出府的,身体还没好利索亲娘不让。慕卿歌余光瞥见古筝,那就先玩这个吧!
  一切原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都是新鲜的,这种对万事万物仍有热情的感觉真好。以前她的日常可不就是上班下班撸猫上网的老年九零后生活嘛。抱琴到大露台上,她盘腿而坐。
  纤纤素手在琴弦上轻轻拨弄,回忆翻涌。慕卿歌在这个露台练了很多年,才有了琴绝的称号。她可是天泽国最小的大琴师呢。
  花园里刮来阵阵香风,她正对着花园,她开始尝试弹她歌单里的音乐。不得了!带着原主纯熟的技艺,她轻而易举的就弹出了想要的结果。这感觉简直就像有个琴师上了自己的身,太奇妙了!
  正在她醉心弹奏的时候,黑猫却和三两只飞来的红色蝴蝶玩了起来。子溪和子鱼正在一旁泡茶绣花,目光也被那蝴蝶吸引。子鱼被那些赤红色的蝴蝶迷住,放下茶壶拉了拉正在绣花的子溪:“快看快看,好漂亮的蝴蝶,正围着咱小姐转呢!”
  子溪顺着子鱼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三两只大小不一的红色蝴蝶,那蝴蝶浑身赤红,中间隐约有黑色的眼睛状图案。上下翻飞,姿态优美,就像是在给悠悠琴声伴舞一般。黑猫伸出爪子好几次都扑了个空。看上去有些不服气,更加执着的去追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