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二十章 不速之客

  “就是这里了。”屋顶上,不知何时多了两个男人的身影。红衣男子蹲在倾斜的琉璃瓦上,桃花眼微眯,盯着露台上的黑猫戏蝶。
  黑衣男子身材高大,他的声音清冷,不带一点情绪:“你去看看。”
  红衣男子低头回应:“遵命。”然后在长廊上快走几步,突的向前一跃,鞋子轻点护栏,稳稳的落在回廊中间。他清了清嗓子:“咳!”
  三女同时回头。
  子鱼一见是个陌生男人,立刻站了起来,往慕卿歌身前一挡:“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女子闺阁!”
  子溪也护住了慕卿歌,脸色十分不善,一脸警惕的看着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拱手作揖,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小生无礼,还望姑娘海涵。”
  慕卿歌抱着猫咪,轻轻推开两个侍女,冷眼看过去:“知道无礼还故意为之,公子所为何事?”
  红衣男子才抬头看向那中间的粉衣少女,眼里的惊艳一闪即逝,却被她怀中黑猫吸引。只听用温柔而略带磁性的声线说道:“姑娘这猫,乃是我家主子的灵宠,在下随着迷踪蝶一路追踪而来,来不及通知贵府门房,还望姑娘见谅。”
  “私闯女子闺阁,还指望我们原谅你!”子鱼很生气:“你可知名节对于未嫁女子有多重要!”
  慕卿歌听见他是来找猫的,不由的心里一慌,这还没撸几个小时呢!怎么就找上门来了,她示意子鱼退下,语气稍微和缓:“罢了,不速之客也是客,公子请坐,子溪,奉茶。”
  公子男子被慕卿歌的一脸淡定弄的心中惊讶,这位小妹妹被陌生男子盯着看,不惊不畏还落落大方的请他坐下喝茶,好有派头啊。于是他也从容的在她对面坐下,时不时的打量她几眼。
  子鱼不情愿的把古筝抱到一边,又帮子溪把茶具摆好,方才静静跪坐一旁,听候差遣。
  慕卿歌毫不在意红衣男子在自己身上游离的目光,也毫不避讳的打望着他。只见他身材精瘦,一身红衣,深褐色长发,八字刘海垂在两鬓,头发一半被束于脑后。长眉入鬓,有修过的痕迹。眉骨突出,桃花眼带着友善的笑意。鹰钩鼻下两瓣略带紫红色的薄唇也微微上翘,唇珠饱满,自带微笑。脸颊瘦削,颧骨微凸,尽是一身的风流不羁,好一个妖而不娘的长发美男啊。
  但是他是来找猫的,慕卿歌思及于此,呷了一口茶,看着怀中安静的黑猫,问道:“这是你家的猫?”
  红衣男子以为对方正要先问问姓甚名,刚准备自曝家底没想到对方开门见山直接把问题引到了猫上。于是他挑了挑眉:“正是我家主人的猫,在下亦是跟着迷踪蝶一路追踪而来。”
  “多少钱,我买了。”慕卿歌摸着手中丝滑的小东西,语气略带不悦。
  “这,,,怕是不好商量。”红衣男子说道:“姑娘请看,这可是云梦泽一带的魔种灵猫,我和我家主人也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捕获一只。而且这猫唾液爪子都有奇毒,小姐千金之躯,要是被它抓伤咬伤,你看。”红衣男子深处左手,撸起袖子:“失礼了失礼了,姑娘请看,这是三天前让这灵猫咬的,”红衣男面带痛苦一脸难受的掀起纱布的一角,只见里边覆盖药草,还是看见一片感染的血肉。
  “你说,你是三天前被咬的?那这毒是什么时候开始发作的?”慕卿歌紧张的问。
  “当时就发作了,痒痛难忍,入夜已经红肿一片,若非刘神医在府上及时治疗。恐怕我这整条手臂,都会皮肤溃烂。”红衣男显然仍有余悸。
  慕卿歌也伸出手,在子溪惊讶的目光中撸起袖子:“那你帮我看看,我这样,算是好了吗?”她认真的指给红衣男子看:“昨天晚上咬的,当时就有点麻,今早一看,疤都掉了。”
  红衣男子仔细看了看那两小点粉嫩的新肉:“小姐此话当真?”
  慕卿歌点头:“千真万确!”
  红衣男一脸的不可置信,好一会儿才道:“怎么可能,这天底下对灵猫唾液有免伤体质的人,可是万里无一。”
  “哦?”慕卿歌来了兴趣。又倒了一杯茶,示意他慢慢讲。
  红衣男子此时却是一脸为难:“如此这般,我得去请示主子。”
  此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迅速拉过慕卿歌的手臂。三女皆是一惊,慕卿歌纤细的手臂被陌生男人死死的扣住,惊叫到:“啊啊啊疼放开老子!”抬眼看去,却是一张冷酷阴郁的脸。她不由得收了声,把即将开口喷人的话咽了回去。
  那男子却是没有听清一般,看清那新肉后,轻叹一口气,眼神十分不爽的甩开了她的手。
  慕卿歌惊讶于刚刚被这人强大的气场直接秒到不敢说话。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眼神直勾勾的打量着他,那人一袭黑衣,肤白貌美!对,就是肤白貌美,他自带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浓眉分梢,幽深的眸子依然带着一丝不易察觉郁闷。由于是侧身立于人前,他高挺的鼻梁优美的呈现,只是微抿的嘴唇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不悦。神色冰冷,气质卓绝。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见到家人仆役之外的男子,却很不愉快。靠!武功好了不起哦。一点礼貌都没有。
  “主人,你看这猫。”红衣男看看猫,又看看黑衣男子。不知该拿那只猫怎么办。他在黑衣男子降临的那一刻起。瞬间从文质彬彬的礼貌客套转换到唯黑衣男子独尊的顺从。慕卿歌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她不悦看向黑衣男。眼神更加直接的盯着他,直逼他幽深的眸子。
  小猫此时终于抓住了一只蝴蝶,被它一巴掌抓的变形。小爪子轻轻一甩,扔了那只蝴蝶。轻轻跳上慕卿歌的手臂,顺着她的手臂爬到肩头,也一脸不爽的看向黑衣男。一人一猫如出一辙的表情惊呆了一旁的子鱼子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