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二十一章 灵猫认主

  “灵猫既然已经认主,怕是要不回去了。”良久,红衣男子打破诡异的气氛,表情颇为惋惜。
  慕卿歌上下打量一阵,发现黑衣男子服饰精美,衣襟袖口都用金色丝线绣着云纹,腰间玉带更是雕工不凡,她老爹最贵的的一套礼用官服都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她心下疑问丛生,想都没想就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你惹不起的人。”黑衣男子不屑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随即在四周扫视一圈:“这慕老头府里居然有一处如此独具匠心的院落,你就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儿吧。”
  “我是慕卿歌,你是谁?”慕卿歌再次发问。
  “百里纵横。”黑衣男子背过手去:“照顾好我的猫,哪一天你被它咬死了,我会过来替你收尸的。”随后他快跑几步,足尖轻点围栏,轻松跃上屋顶,一闪身便无影无踪。
  红衣男子拱手:“在下魔衍烈,小姐保重,告辞。”说罢一道红色影子运用类似的身法,也消失在了主仆三人的视线里。
  “百里纵横,好牛叉的名字!”慕卿歌自言自语道,记忆力却没有一星半点印象,不过百里这个姓氏,她想起来了。慕卿歌的梦中情人不就是叫百里跃吗?那刚刚那个男人,不是皇子就是王爷咯!
  子鱼却想的是另一回事:“小姐!咱还是快把这猫赶出去吧!那个魔公子的伤看上去很严重啊!还是刘神医给治的,这京城帝都可就只有一个人敢叫刘神医啊!”
  子溪也在一旁帮腔:“是啊小姐!你说你被咬了,怎么不早说啊!这可怎么办啊!奴婢再去请小医仙来看看吧。”
  “你们两个刚刚没听清他们说的话吗?我!对猫毒免疫!不然手都烂光了!”慕卿歌皱着眉,思忖半刻她说:“子溪,你去了解一下百里纵横这个人。子鱼,你去打听打听什么是灵猫。日落之前回来告诉我。”慕卿歌再次坐回原位,悠哉悠哉的品起了茶。黑猫跳到桌上,又朝慕卿歌舔嘴卖萌,似乎也想尝一尝这香茗的味道。
  “打探消息的事奴婢一个人去就行了,总得有个人留着伺候小姐吧,”子溪说道。
  “不用,楼下不还有四五个丫鬟婆子吗,我没那么娇气,你们去吧!快去快回。”慕卿歌说罢,头也不抬,继续抚琴。
  子溪子鱼对视了一眼,只好照吩咐办事去了。
  灵猫已经观望她弹琴半下午了,充满好奇心的它也伸出了爪子。在琴弦上一顿乱抓,觉得好玩又刺激。慕卿歌好笑的看着它折腾,笑道:“玩器乐你可是一点天赋都没有啊,这不是毛线球,你可别把自己抓伤了。”
  此时,引仙阁门口,一橘一红两名少女领着丫鬟匆匆走了过来。
  “表姐,你说那两个男人到底是谁啊,这府里来了男客,也不能直接往后院领啊。”橘衣少女身材娇小,发育的倒是很好,只是眉目间尽是狐疑之色,此人正是王晴芝。
  而红衣少女则是一脸不屑:“管他是谁,看看不就知道了。要是被我抓到她私会男人。这就有趣了。”
  原来慕其姝和王晴芝正在花园里闲逛,一转眼就看见了引仙阁二楼似乎站着两个男人。于是在好事心的驱使下走了进来。
  而此时,慕卿歌正撸着猫,享受岁月静好呢。听到匆忙的脚步声,她把猫放进袖子里,转过头,却看见最不待见的慕其姝。
  “哟,今儿个刮的什么风,怎么把太子妃刮来了。呵呵~”她唇角微翘,尽是讥讽。却并没有起身,没什么礼貌可讲的,她转了回去,给自己倒了杯茶。
  慕其姝没有在意到她言语间的嘲讽,甚至忽略了她的无礼。绕到她正前方,四下看了看,坐了下来:“堂妹怎么一个人,丫鬟也不伺候着。”
  慕卿歌喝了一口,刚要给她两来一杯,却只倒了半杯就没了。她放下茶壶:“堂姐来找我丫鬟玩的啊,真不巧,让我派出去采买了。”
  慕其姝柳眉微蹙,被她言语噎到:“咳~,妹妹说的什么话,我就随口问问,妹妹整日待在这引仙阁怕是有些寂寞。所以我们来看看你咯。”
  慕卿歌却眼神不悦的盯着东张西望的王晴芝,突然莞尔,问道:“表姐你在看啥呢。”慕卿歌也跟着东张西望了一阵:“我这二楼空荡荡,你不会是见鬼了吧!”
  王晴芝回过神,略有尴尬解释道:“说什么呢表妹,我只是几日不来,觉得这院子又美了几分呢。”
  “哪有你美啊,你今天气色红润,遇到什么喜事了。”慕卿歌皮笑肉不笑:“哟,华彩云绢哎!表妹今天这穿的什么神仙料子哟~啧啧啧,简直美翻了!”
  王晴芝看了看自己的衣摆,似乎被夸的有些飘飘然:“瞧你说的,哪有这么夸张。也就是西洋来的新料子。”
  “嗯哼。”慕其姝咳嗽一声,打断王晴芝的得意状态,她扫了一眼一旁闲置的古筝:“妹妹每日勤勉练习,定然十分辛苦。可惜了,琼楼宴你没赶上。那些个官家小姐,几十号里没一个比得上你的。真是可惜啊。”
  慕卿歌暗自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你做手脚可怜的慕卿歌怎么会连去见一眼太子的机会都没有就枉死。正要开口怼回去,袖中黑猫突然跳了出来,猝不及防慕其姝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到地板上。王晴芝也吓了一跳,缓过神才扶起惊魂未定的慕其姝。
  慕卿歌一脸的关切:“姐姐怎么了,就一只猫,把你吓成这样。簪子都要掉了!”
  黑猫只是在桌上停留舔着茶杯里的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似乎根本没把周围的好几个人放在眼里。
  慕其姝的丫鬟替她整理好了仪容:“小姐别怕,咱们还是先回吧。”
  “哪来的野猫!”慕其姝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恼羞成怒。被吓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强忍下来质问道。
  慕卿歌看着她的样子好笑,她还没见过那么怕猫的。她忍住笑说道:“早就有了,我的猫那么可爱,你怎么吓成这样,你先回去吧。好好照顾你们小姐,我还要练琴,就不送了。”
  慕其姝愤怒的瞪着毫不掩饰嘲笑的慕卿歌,被丫鬟扶着就往楼梯去了。
  王晴芝紧张的看了一眼看上去气定神闲的慕卿歌一眼,也随着慕其姝去了。
  慕卿歌开心的抱起小黑猫:“你可真是个镇宅神兽啊,省的的我撵人。给你取个什么名好呢?你是公猫哎,又那么可爱,叫提莫怎么样。提莫可是我最喜欢玩的英雄呢!”黑猫没有理她,只是一巴掌把水杯拍到地上。“你不喜欢啊,不喜欢就摔东西,这可不是好习惯哦!”
  黑猫舔着爪子,不爽的瞟了她一眼。这猫很奇怪,光照强烈的时候就皱眉一脸不爽,晚上就美目全开萌态十足。可能它是夜间动物吧。慕卿歌继续碎碎念道:“那你总得有个名字吧,让我想想,你乌漆嘛黑,叫煤球怎么样?哎?别摔了别摔了,不叫煤球不叫煤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