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二十五章 白衣夜行

  “小姐你最近好生奇怪啊,怎么都不让奴婢们守夜了呢。您是千金之躯,晚上怎能无人伺候呀?”子鱼被慕卿歌推着出了房门,嘴里不满道。
  “让你去睡就去睡,怎么那么深的奴性呢!我晚上不用人伺候。”慕卿歌把子鱼推出卧房后,用力关上了门。开玩笑,终于结束了对外营业,这是老娘的私人空间,都莫要挨着老娘,自嗨时间到!
  慕卿歌回到梳妆台前,把头上仅剩的饰品都拆了,青丝如瀑垂下,她拨了拨脑门的碎发。把身上不舒服的衣服脱了个干净,就穿着两层薄而不透的丝绢面料在镜子前晃了晃。还真别说,挺像贞子的。
  推开窗户,她打了响指。
  灵猫警觉的竖起了耳朵,这几日来两个不同物种培养出了默契。灵猫扑进她的怀里,慕卿歌兴奋的笑着,爬出了窗户。
  这几天夜里,她已经慢慢掌握了原主关于轻功的所有理论。今夜明月高悬,接近月中十五,在没有电灯的黑夜,也算是有了路灯了。差不多要到宵禁时分,她也不怕这身行头吓到路人。终于要出府耍了,前几天都是在自家院子上下蹦跶,慕卿歌一颗心因为兴奋狂跳不止。
  运起内功,感觉自己身体变得更加轻盈,慕卿歌摸摸猫头:“准备好了吗?靓仔!”
  没错,那天试了好多名字灵猫都无感,直到一句‘靓仔’让小猫眼睛一亮。虽然听上去这个名字很不正经,但只要主子喜欢就好。灵猫的尾巴在她脸上扫了扫。便率先一步,窜上了屋顶。
  慕卿歌也迅速追上,轻盈的脚步在屋顶轻点,只发出了极其细微的声响。靓仔不会飞,却无敌的灵巧敏捷。只有在遇到没有什么可以借力攀附的远距离时,它才会回到慕卿歌身上搭顺风车。
  已经是出府的最后一道墙了,慕卿歌回头看了一眼,引仙阁已经离自己很远了:“靓仔,过来。”
  黑猫听到她的呼唤,又跳上她的肩头。她小腿发力,稳稳的落在了距离墙头一丈高的地面。只见空无一人的后巷里,远远挂着两盏灯笼在风中轻轻摇晃。
  泉水潺潺,反射着明亮的月光。她追寻着泉水的源头,逆流而上。前面又是一堵高墙,慕卿歌犹豫片刻,一个助跑跳了上去,却发现院墙内空空荡荡,荒草丛生,更无半点烟火。一股凉风从背后袭来,吹的慕卿歌浑身一抖。突然有种毛毛的感觉从心底延伸出来。她抱紧靓仔,深呼吸后提气,继续追着溪流而去,
  又翻过两户人家的后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慕卿歌对靓仔说:“哇,你这漂了一路才到我家,我还以为焱王府就在隔壁呢,没想到隔那么远。这附近的院子一个比一个大,看来都是些腐败贪官咯。”
  快速在湖面掠过,终于看见了前面排水的石墙。此时怀中的靓仔突然不安了起来,伸出了小小的爪子抓紧了慕卿歌。慕卿歌轻抚猫头,只是略一迟疑就开始往下沉,她一慌迅速提气跳到岸上:“我又不是送你回来,你慌什么,为了你那个黑面神可是追了我五条街呢!切,轻功好了不起哦,谁不会飞似得。”
  靓仔耳朵竖起,眼睛睁得老大。它挣扎着想离开慕卿歌的的怀抱。却被慕卿歌抱得更紧:“好了,别闹了。”慕卿歌瞅准一个点,在一旁的柳树上借了个力。轻飘飘的跃上墙头,刚一站稳,她察觉脚底似乎有东西,低头一看,一条耳机线般粗细的绳子隐约可见。一阵刺耳的铃铛声传来衣亦随之响起,她一惊,暗道不妙。
  脚下墙头突然从中间裂开,一排排尖锐的铁刺从裂缝中弹了出来。
  “妈耶!”慕卿歌重心不稳,向后一倒,眼看着就要仰面栽进水里。突如其来的机关让她来不及反应,还好慌忙之中她抓住了一根铁刺。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院内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
  “有刺客,追!”院墙内传来一个响亮的男声。
  慕卿歌更慌了,左右看看一时间竟忘了运功,院墙内有人架起了梯子,正在快速往墙头上爬,慕卿歌慌忙之际,迅速调整呼吸,落在水面上,又差点没稳住重心。她瞅准一块石头,集中所有力气在水面踏步。终于在院内人上墙之前,躲在了池中大石后面。
  一颗心怦怦乱跳,她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紧张过了。一没留神靓仔嗖的一下蹿了出去,蹲在石头上看着墙头举着火把一脸严肃的府兵,嘴里发出低吼,耳朵竖起,已然是备战状态。
  “回来,靓仔。”慕卿歌极小声的呼唤着。
  灵猫的眼睛在阴影中闪着幽幽的得光,墙头人揉了揉眼睛,大声对院内的人喊道:“报——,好像是只猫,黑乎乎的,看不真切。”
  “多大的猫?”院内传来一个威严的男声。
  “不大,约莫一个手掌大小。”墙上府兵不确定的回道。
  “那么小的猫儿不可能触动墙头刺,都给老子出去搜!”随着那个命令的发出,迅速有大队人翻上墙。
  慕卿歌紧绷着神经,飞速思索着逃跑路线。万一被抓回去一审,这尼玛怎么好解释啊。思及于此,她深呼吸了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小声叫道:“靓仔!快跑!”然后张开双手,拔腿就跑。
  府兵们刚落地,只见一道白色影子一闪,就隐没在了树荫里。接着那猫眼绿光也消失了,更是影子都不看到。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追?!”墙头上的指挥官又喊了一嗓子,才把几个年轻的府兵从愣神中拉回现实。眼看着老兵都已经追远了,他们扶正头盔,赶紧追了上去。
  慕卿歌马不停蹄的飞了三条街,早就慌不择路。一路狂奔气喘如牛,才终于把那几个紧随其后会轻功的府兵甩开。她靠在一堵墙后,大口喘着气。灵猫迈着优雅的步子爬上她的肩头,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乌黑的巷子深处。慕卿歌忙着调整呼吸,并没有发现猫的异常。
  “呵呵呵~”黑暗里,传来一个讥讽的笑声。那声音并不大,却是真真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