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三十二章 扬名立万

  周围早就围过来好几船人,这下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看了。于是各个都伸长了脖子往这艘本不出众的画舫看过来。
  待花枝招展的美娇娘徐二少被人推着上了船头,青莲憋着笑弹起了欢快的曲子。面对所有不怀好意的目光,独立船头的徐二少于风中凌乱,甚至想一头扎进水里,他想起这水看着不深实则有一丈左右,生生止住了步伐。
  “跳呀,你倒是跳呀!”周围的观众催促道。
  慕卿歌看他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似王八,扔了一锭金子在他脚边提醒他自己还在等着呢。众人被那锭金子一晃眼,更加卖力的催促起来。
  徐二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他僵硬的舞动着手臂,周围发出一阵阵哄笑声。随着音乐动作渐渐多了起来,也开始有了节奏,但是不协调的身体却带来了更欢乐的效果。要不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才不怂呢。此仇不报非君子!他暗暗发誓,眼神也变得阴毒起来。
  一直因为担心而紧锁眉头的慕卿寒实在是绷不住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恐怕是近半年来最欢乐的场面了。小惟笑的更是难以自抑,小小的他还没见过比耍猴和戏弄夫子更有趣的事,直接笑的捶桌飙泪,前仰后合。
  远处一艘豪华三层私人画舫上,正在观景台喝酒的百里纵横也被这一幕吸引,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天光湖何时有男子表演歌舞的项目了,烈。”
  没有得到回应,他转头一看,身后空无一人。只有画舫内静静立着两名侍女。他疑惑的皱眉,却感觉身侧有人落下,他侧过头。
  魔衍烈依旧是一身醒目的红衣,飘逸又妖邪,他眉眼带着未了的笑意,开口仍是温润动听的声线:“是慕府的少爷,在惩罚与他们抢歌女的徐家小子。”
  百里纵横舒展了眉头,提高了音调问道:“慕府的少爷,可是有六位。”
  “你记性真好,是老六和小八。其中还有一个,未曾见过。”魔衍烈皱眉道。
  百里微眯起了眼睛:“未曾见过?”
  “别急,我这就去调查清楚。”魔衍烈转身就要飞走。
  “罢了,不急,做什么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百里纵横仰头喝了一口酒,目光却还盯着画舫密集处。
  魔衍烈说道:“徐家小子这下可是露了大脸了,你要不要也去凑凑热闹?”
  夕阳终于褪去了它不可逼视的光华,慕卿歌看着竹篓里的几条大鱼,很满意的对章填说:“章小哥抓鱼果然是一把好手啊,明天我给你们做松子鱼煲鱼头汤,你的脸,不疼了吧?”
  少年摸着刚被打伤淤青的嘴角,俊脸微红:“小伤而已,无需挂念。”
  慕卿歌从船板上站起来:“各位,天色不早了,该去吃点东西了。”慕卿寒点点头,对划船的两名船夫道:“劳烦二位把船靠岸吧。”那两个肤色黝黑的汉子应了一声:“好嘞!”随即拿起了船桨。
  天黑之际,慕卿歌领着一群手提包裹的少年到了引仙阁门口:“哥哥,点心就麻烦您给娘送过去,我太累了,我先回了。那么各位,明天见啦~”转身走进大门,院子里一片安静,她提着一堆打包的点心飞奔上楼,只见两侧的花盆草木杂乱,地上还有不少散落的泥土和花叶。子鱼正在打扫回廊,一见到慕卿歌,带着哭腔扑了过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哎哟我可算没被靓仔折腾死。”
  “怎么啦?”慕卿歌不解。
  “哎哟喂~靓仔差点没把院子拆了!”子鱼说着接过了她手上的东西,偷瞄了一眼盖着品味斋的红印,瞬间喜笑颜开。
  慕卿歌四处一张望,可不是嘛,整个庭院,都跟遭了鬼子似得。她眉头一皱:“什么情况啊,靓仔呢?”
  “我们刚好不容易才把它关进笼子里。它下午醒来没见到你,疯了一般上蹿下跳,我千叮咛万嘱咐大家小心别被咬伤了,李大娘还是被抓了一道口子,还好我用烈酒给她清洗了伤口,现在正在白露姐姐那里敷药呢~”
  慕卿歌舒了口气,又小跑着进了闺房。只见半人高的精致木笼里,一团黑乎乎的小东西正吊在小秋千上轻轻荡漾。“靓仔!”慕卿歌叫了一声,扑向笼子。
  “小姐需万分小心,它今天很狂躁!”子鱼一把拉住了她。
  慕卿歌推开子鱼:“没事,我免疫。”说着轻轻打开了笼子的锁扣。
  灵猫瞬间扑了上来,子鱼吓得一声惊叫,捂住了眼睛。
  慕卿歌轻抚着灵猫:“这么想我啊,算我没白疼你,好了别舔了,把我妆都舔没了。”慕卿歌把猫儿抓在手上,抱进怀里。灵猫用两只前肢紧紧箍住了她的手臂,活脱脱像个撒娇的女朋友。黑宝石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似乎比往日还亮晶晶。“哎哟我的小宝贝好像要哭了,不哭不哭啊,我给你带了鲜虾饼,子鱼,快给我把包装拆了。”
  子鱼默默委屈,哎,人不如猫,太惨了。麻利的拆开了包装袋,浓郁的虾味扑面而来,子鱼瞬间咽了口唾沫。
  “其他的都是你们的了,叫子溪也出来吃吧。”慕卿歌拿过一块饼,放在掌心,灵猫细细一闻,瞬间胃口大开。
  子鱼高兴的提起两个小包:“子溪!”她朝卧房喊了声。
  子溪提着水桶和阿花一起走了出来,样子很是狼狈。
  “你们歇会儿吧,晚点再收拾也不迟,坐下吃点东西先。”慕卿歌已经喂完了一块饼,腾手给靓仔倒了一杯水。
  子溪擦了擦脸坐了下来,喘了口气:“小姐,不是我说,这猫儿也太厉害了点,我的天哪!”
  阿花福了福身就要出去,慕卿歌叫住她:“那个,阿花,你也休息休息吃点吧。”
  阿花一脸惶恐:“奴婢是下等婢女,是万万不可与主子同桌的!”
  慕卿歌瞟了正在吃羊乳糕的子鱼一眼,子鱼立刻会意,提高音量叫道:“叫你坐你就坐!我们小姐最体恤下人了!没见着我最近都吃胖了吗?快坐!”
  阿花十分忐忑的坐了下,始终不敢抬头。
  子溪擦了擦手,把糕点往阿花那边推了推:“吃吧,没关系的。”接着也拿起了一块绿豆糕,吐槽道:“吃胖了你还好意思说,真是越来越恬不知耻了。”
  阿花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块糕点,小口的咬了一口。子鱼含糊不清的说:“这可是品味斋的点心!今天我们都有口福了。再说了,小姐对我好我才吃胖的我哪有不知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