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三十五章 登徒遇浪子

  “怎么不行!怎么就不行了!老子给的钱不够吗?”那男子突然大叫起来,惹得周围一圈人又是一阵侧目。
  慕卿歌见他转过脸来,才惊讶的发现,哟!这不是天光湖舞王——徐家二傻子吗,这么巧!她见他脸红脖子粗,看样子喝了不少,嘴角一勾,邪恶一笑。
  慕卿歌推开贴在自己身上的美人:“你先一边去。”然后站起身来,她比平时足足高了半个头,靴子里显然垫了点东西。不过好歹曾经也是恨天高一族,她走的自然又稳健。
  走到徐二少身边,他还在跟老鸨急吼吼呢。
  慕卿歌假装路过,不经意的一抬眼:“哟!这不是徐掌使的二少爷吗?幸会幸会!”说着拱了拱手。
  这徐二少也算是名流圈里恶名昭著的一朵奇葩了,很少有人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醉眼一看这个矮自己一些的男子服饰华美五官周正,一点不输自己,便转移了注意力:“你是?”
  “哎,小人之名不足挂齿,倒是徐少爷您?今日得见真是万分荣幸啊!”慕卿歌继续恭维道。
  “哦?”徐少爷坐了下来,示意她也坐下:“你倒是跟爷说说,怎么个有幸?”
  旁边的座位本来就坐着徐二少的跟班,他见状立刻起身让座,老鸨也识相地退了下去。
  “见到徐少爷,就是莫大的荣幸啊!”慕卿歌两眼放光,夸张的说:“这天子脚下,谁不知道您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挥金如土学富五车的小霸王啊!”慕卿歌唾沫横飞,看上去似乎真的很激动。
  徐二少闻言一拍大腿,指着慕卿歌半晌,才找出一个词汇来:“有眼光!来,爷请你喝酒!”
  说着大手一挥,招来伙计:“上,把你们这最好的酒菜,再来一份!我要跟这位有眼光的兄台,对了,你叫什么?”
  慕卿歌拱手:“今夜你我来烟花柳巷寻欢作乐,您是浪子我是登徒,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登徒是也!”
  “哦!王兄!来,为了寻欢作乐有缘相聚,我们干一杯!”徐二少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兴奋,脸更红了。
  周围人一阵大笑,原来只知道这徐二少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没想到还是个没什么脑子的草包,拿着辱骂当嘉奖。
  徐二少听到周围的笑声,站起来环视一圈:“都笑什么!酒菜塞不满你们的嘴?来人呐!今晚老子高兴!老子要包场,酒菜都算老子的!小二!上酒上菜上美人!老子撑死他们!叫他们别打扰老子跟王兄~嗝!”一个满含酒气的饱嗝打了上来。
  众人一听酒水美人全免,瞬间乐开了花!有人高喊起来:“徐二少慷慨大方挥金如土!真不愧为英雄豪杰啊!”
  徐二少一听,又是夸自己的,笑了:“嘿嘿嘿!都给老子使劲喝,为本豪杰干杯!”
  跟班一看不妙,这满楼的客人,一夜得花去多少银子啊!赶紧拉住自家已经飘飘然的少爷:“少爷!万万使不得啊!老爷知道了,免不了一顿毒打啊!”
  “啪!”徐二少反手就是一巴掌,一脚踢开无辜的小跟班:“少在这里给老子碍眼,不然现在你就要被毒打。”
  慕卿歌看着那跟班都觉得脸疼,正愣神之际被徐二少一把拉住了肩膀:“王兄,咱们刚刚说道哪了?”
  慕卿歌回过神来,坐了下来:“我说啊。您哪,是贵门典范,瞧瞧这偌大的京城。哪家公子有您阔绰威武!来,王某敬您一杯!”一杯饮尽,慕卿歌颠倒杯子给他看。地上的跟班见拦不住,急得直拍地板。
  徐二少一看空杯哈哈笑道:“王兄好酒量!”
  这时伙计抱着一坛坛好酒上来了。慕卿歌暗叫不妙,灵机一动朝一旁的老鸨子勾勾手,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我给你的场子带来这么个大单,你可得有点意思啊。”慕卿歌努努嘴:“我可没他那么能喝!”
  老鸨子一听,眉眼一弯:“奴家懂!您稍等!”说罢扭着身子走了。
  “王兄!你们说什么悄悄话不让我听见!”徐二少问道。
  慕卿歌笑脸相迎:“当然是让她再安排两个漂亮妹妹了!这都什么货色。”
  “那好啊!”徐二少再次端起酒杯:“王兄,来,你是小爷我行走多年见到过最有眼光的人啊!今夜,一定要不醉不归。”
  这时老鸨已经带着两个身姿婀娜的女子上来了,稍作介绍又退了下去。两个女子一人站一边,专职倒酒。
  半个来时辰后,慕卿歌捂着肚子:“不行了!徐兄!请恕王某不胜酒力,先去方便一下。”说罢捂着肚子飞快往后堂跑,徐二少在后面大笑:“就知道你喝不过老子。”
  走进一楼过道,慕卿歌脚步匆匆猝不及防的撞上了一个人。她条件反射的说:“抱歉抱歉!”却在看清那人时愣了一下,随即她又重新被尿意激醒:“抱歉,借过。”
  刚走两步,又撞上了一个人,抬眼一看,又是一愣。
  “这位兄台,走路要小心啊。”魔衍烈语气温和的提醒道。
  慕卿歌却是低头道歉:“不好意思,我实在憋不住了。”说着更快速的往厕所奔去。不知为何,刚刚遇到那两人,让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甚至有点慌张,果然活阎王的名头不是盖的。
  她从厕所出来,浑身舒畅,回看了一眼,人群中已经看不到那两人的身影了。她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色,喝了点酒她都有点乏了。想着今天到此为止,反正也坑了徐家二傻不少钱了。搞不好,徐二傻待会儿就醒了就得找自己算账。还是麻溜跑路的好,她想着,转身上了二楼,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小跑几步一跃上了房顶,顷刻消失在夜色里。
  却说那百里纵横,刚走进雅间就顿住了脚步:“烈,刚刚那名男子,似乎有些眼熟。”
  魔衍烈关上门,锐利的眉尾上挑:“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百里纵横眉头微蹙,更加努力的回忆起来,原本熠熠生辉的双眸也变得阴郁了一些:“到底是谁呢?”
  两人迷一样的同步站在原地想了片刻,终究无果。百里纵横刚走到桌案旁坐下,有人敲门。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着粗布旧衣,奴仆打扮的女子:“主人。”
  百里纵横端起杯盏喝了起来。魔衍烈也随之入座,他薄唇轻启,问道:“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