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章 本王的猫

  然而士兵们速度奇快,只是几个呼吸间,十几把冰凉的长刀就架到了二人的脖子上。两人身上麻痹的感觉渐渐变成了灼痛,一波一波的钻心而来,十分狼狈的被押出了小巷。
  子鱼也被扶了起来,当卫士们回头去看躺在地上的慕卿歌时,却对上了一双猩红的猫眼。他们喉咙一紧,从未见过如此凶恶的眼神,于是都站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
  “发生了什么事?”卫士们身后传来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
  卫士长回过头,看清来人之后迅速退到一边,单膝跪地:“报告焱王殿下,魔衍将军,发现了两名歹人绑架了三名女子。”
  百里纵横从魔衍烈身后走了出来,径直走到慕卿歌身前。“喵呜~”靓仔紧盯着来人,小巧的鼻子动了动,眼中的红光也在被高大影子挡住后消失了。
  百里纵横蹲了下来,试探的伸了伸手,慢慢靠近灵猫的小脑袋。
  灵猫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排斥,只是在那双大手盖在自己小脑袋上后,伸出带血的前爪把那手往边上推了推。
  停在身后的魔衍烈紧张的提醒道:“殿下当心!”
  灵猫略微低了低头,从百里纵横手下钻了出去,走到慕卿歌脖子边,爬了上去,眼巴巴的望着百里纵横。
  百里纵横冷脸微动,一抹微笑渐渐浮现,啊果然灵猫还记得自己。他把别卡在腰带的紫金扇往后一扔,伸手抱起了躺在地上多时半边身子已经冰凉的慕卿歌。魔衍烈接住扇子见到百里纵横的举动却是一愣。
  百里纵横站了起来,灵猫顺着他的手臂攀上肩头,眼神却一直跟随着不省人事的慕卿歌。突然发觉手中的少女十分的轻,他略一蹙眉,在转身之际神色恢复如常。随即面无表情的走向自己的坐骑——一匹通体灰白的高头大马。走至灰马身侧,他轻轻一跃,稳稳当当的骑在了马背上。
  魔衍烈对卫士长说:“派两个人,把另外两个姑娘扶过来,跟着我。那两个人,也一并押过来吧。”
  百里纵横单手牵着缰绳,马儿自觉的奔跑起来,百里纵横思索着要去哪,眼下正值深夜,客栈都关门了,他略一迟疑,调转马头朝自己的府邸驶去。感觉到少女的冰凉,他不自觉的抱得紧了些,放下缰绳解开身上的披风,随手一扯,夜风鼓动着宽大的披风,下一秒,披风就裹住了怀中的慕卿歌。
  马跑的并不快,两匹马后还跟着一群人,拐过三个大路口,焱王府赫然出现在眼前。魔衍烈第一个跳下马,把缰绳一甩,立刻有人牵走了马。百里纵横在马上犹豫,怎么下去才能不会有太大震荡。魔衍烈伸出双手:“给我吧。”
  百里纵横却不理,他拍拍马背某处,马儿乖乖的跪了下来。
  正当魔衍烈准备转身走人的时候,刚下马的百里纵横却把慕卿歌往他怀里一送,转身就走。灵猫几乎是同时,毫不犹豫的跳到魔衍烈身上,虽然它不大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子鱼被陌生士兵背着,悠悠的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中看见了焱王府三个字,她以为是丞相府,又顺着眩晕的感觉睡了过去。
  夏爻深吸一口气,然后捏住鼻子,一头扎进了装满水的脸盆里,最近她一直在练习闭气和水下睁眼,因为过不久她就要正式去学游泳了,教练还是刚毕业不久隔壁体育系的学长,想想就有点小鹿乱撞呢。五十九,六十,六十一,一走神,她就憋不住了,猛然抬起头。却见周围变成了一个大花园,奇怪?自己明明在寝室里啊,怎么回事。她低头看去,哪有什么脸盆,分明是一口水都快溢出来的宽井。她没由来的一阵眩晕,眼前的所有景象都在眩晕感来袭的时候,融合成一片杂乱无章的色彩,就像打翻了几十罐不同色的颜料。。。
  睫毛一抖,慕卿歌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第一个发现她醒来的是坐在床边的魔衍烈。
  百里纵横正在一旁默默地撸猫,听到声音抬了抬眼皮。
  一旁坐着的子鱼一听到小姐醒了,猛地站了起来往床边走:“小姐!”谁料一阵天旋地转,子鱼再次两眼一翻,向一侧倒去。
  百里纵横伸出一条腿在子鱼后脑着地之前稳稳接住了她,一脸不悦的扫向魔衍烈。
  魔衍烈起身,扶着子鱼躺在软塌上,轻轻地又把自己的披风盖了上去。
  慕卿歌两眼无神的看着床顶的幔帐,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眼前忽明忽暗,头脑发昏,她什么也做不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蹿进模糊的视线,一旁百里纵横只感觉怀中的小团温热一空。
  靓仔纤长的胡子戳到了慕卿歌的鼻孔,“啊——欠!”
  这个喷嚏又响又亮,吓得靓仔条件反射的弹了出去。
  随着那个喷嚏的带来的震动,慕卿歌的视线居然变得清晰了起来。她慢慢的转过头,却看见两张不同神色的脸。
  魔衍烈眉眼带笑,一脸温柔。百里纵横神色漠然,反应平平。
  “我这是在哪?”慕卿歌扶额。
  魔衍烈道:“这是焱王府,姑娘感觉如何?晕的厉害吗?”
  慕卿歌感觉了一下:“还有点晕,不过还好,子鱼呢?”
  百里纵横道:“她没事,不过伤的比你重。”
  慕卿歌这才想起来,她有些激动:“那两个坏人呢?”
  魔衍烈答道:“在地牢呢,你们也是被他们绑出来的吗?”魔衍烈看着慕卿歌还有些迷茫的眼睛:“丞相府也有看家护院,怎么两个小毛贼就能把你们劫出来。”
  慕卿歌有些尴尬:“呃。。。”
  百里纵横冷笑:“要不是本王猫儿实在厉害,你们恐怕就被卖了。”
  “他们就是最近祸害京城少女的人贩子??”慕卿歌坐了起来:“有同伙吗?那个麻袋里也是被拐卖的姑娘吗?”
  魔衍烈说:“正是,姑娘一不小心,就破了个大案啊。”
  慕卿歌掀开被子下床,虽然眩晕感还是一阵一阵的,她胡乱穿了鞋直奔几步外的子鱼:“子鱼子鱼,你怎么样了?”她伸出手,掐了掐子鱼的人中。
  子鱼悠悠转醒:“小,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什么大碍,倒是你,他们说你比较严重。”慕卿歌担忧的看着子鱼。
  子鱼摇摇头:“我没事,倒是小姐,晕过去才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