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一章 八卦之心

  “你确实比较严重。”魔衍烈走了过来:“打你的人没轻没重,你才会时而昏厥时而清醒,很大可能会留下后遗症。“魔衍烈转过头看向慕卿歌:”慕小姐,那个打晕你的,估计是个老手,一敲就晕,力度合适,所以你才昏迷的比较久。至于那个麻袋里的小姑娘,她是被人下了药,现在还未苏醒。”
  慕卿歌听完,更担心了,关于脑震荡,她也略有了解。子鱼微笑着说:“小姐,没事,静养几天就好了。现在有件更要紧的事,现在什么时辰了?”
  慕卿歌一震,转眼看向圈外,朦朦胧胧的白光还不耀眼,她舒了一口气:“没事,还早,你先躺会儿吧,这次是我太冒失了,害你受那么重的伤,真对不起。”慕卿歌说着站了起来,走到百里纵横面前,鞠了个躬。
  慕卿歌说:“多谢二位搭救,你们,没有通知慕府吧。。。”
  百里纵横看着她紧张的眼神,玩心顿起:“已经派人去通报了,令尊应该很快会收到消息。”
  慕卿歌瞬间石化,一秒后翻脸:“你怎么回事,怎么动不动就叫家长啊?哎哟要死要死,子鱼,你行不行啊,快起来快起来,赶紧的趁老爹过来之前赶回去。”
  百里纵横笑看着她们惊慌失措的样子,憋着笑咳嗽一声:“咳,你们不是被拐带出来的啊?本王还以为。。。”
  慕卿歌看着子鱼那恹恹的样子,泄了气,坐了下来,郁闷的说:“我只是偷跑出来看戏的,哎这下完了,要是被发现了,以后可能出不来了。”
  “哦?”百里纵横和魔衍烈对视一眼:“本王早就听说,慕府七小姐才貌双全,仪态万方,怎么还是个喜欢大晚上往外跑的夜行侠,真是有趣。”
  慕卿歌一脸尴尬。魔衍烈问道:“那这么说来,慕小姐是为了救那名女子才涉险的咯?”
  慕卿歌挠挠头:“姑且算是吧,哎,我爹什么时候来接我啊?”她坐了下来,心情越发忐忑。
  魔衍烈噗嗤一笑:“逗你呢,还没去府上通告,你们就好好休息,天亮以后再回去吧。”
  百里纵横嘴角微勾:“二位怕是等不及吧?”
  慕卿歌知道是恶作剧,舒了口气不由又有些恼火,她松开子鱼,淡定的坐了下来:“那就不急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打扰你们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你们去休息吧,我等子鱼好些了就走,日后再准备一份大礼送上。”
  百里纵横站了起来,转身欲走,又回头看了看灵猫。
  慕卿歌挥挥手:“我的猫好着呢,最近还学会了作揖哟。”
  百里纵横蹙眉:“作揖?”
  慕卿歌点点头:“是呀,靓仔,过来,给殿下作个揖。”灵猫慵懒的从她肩膀转过头,顺着她的手势朝百里纵横拱拱手。百里纵横魔衍烈见了,皆是一愣。当初在府里,这只猫可是无比狂躁见到活物就咬啊。
  慕卿歌见百里纵横并没有要去睡觉的意思,又察觉这个活阎王似乎还是萌物控,本人也并不像外界传闻那么冷酷无情,便有了结交之心。却不经意看见灵猫爪子上干涸的血迹,惊叫一声:”呀!靓仔你受伤了!”
  子鱼弱弱的说:“小姐别担心,那不是它的血。”
  慕卿歌抱着灵猫细细一看,突然想起来:“是它打赢了那两个坏人啊!那,他们怎么样了?”
  魔衍烈倒了杯热水递给她:“还活着呢,不过,身上已经处处开花了。”
  “我能去看看嘛?”慕卿歌问道。
  百里纵横道:“劝你别去。”魔衍烈补充道:“倘若你还想吃得下早膳的话。”
  慕卿歌却站了起来:“我当然要了解我的宠物有多凶,麻烦带路。”见百里纵横没有阻止,魔衍烈带着慕卿歌来到地牢。
  阴冷潮湿的地牢里,两名罪犯依旧在痛苦的呻吟中惶恐不安。
  “就是这里了。”魔衍烈冷眼看着他们:“托灵猫的毒,刑都没上,他们就都交代了。”
  慕卿歌细细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已经腐烂发炎,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混合在地牢的霉味里。肠胃开始不适,慕卿歌皱着眉道:“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到房间,魔衍烈说:“现在你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了。”
  慕卿歌点点头,心有余悸。眼见一旁,百里纵横却在开心的撸猫,她问道:“那么凶残的异兽,你们哪里搞来的?”
  百里纵横回过头笑容已经消失:“还好意思问,要是在本王手里,灵猫怎么会只挠伤几个歹人。”
  魔衍烈叹了口气,嘱咐道:“慕小姐,千万小心啊,一定要看紧了它。”
  慕卿歌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听说京城里有不少大户人家有养异宠,焱王府还有什么特别的动物吗?”
  百里纵横想到灵猫就来气:“与你何干?”
  慕卿歌吃了瘪,有些郁闷,又转向看上去很好说话的魔衍烈:“衍烈小哥,我在外面听了很多你们的故事,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咳,慕姑娘,我是复姓,姓魔衍。姑娘有何疑问?”魔衍烈向来温厚,毫无架子。
  慕卿歌赶紧道歉:“不好意思魔衍哥哥,我不知道你是复姓。”
  魔衍烈微微一笑:“无妨,小事罢了。”
  “焱王殿下,有我在,您只要不抓灵猫的尾巴,随便你玩,千万别抓它的尾巴!”慕卿歌朝着正要摸猫尾的百里纵横叫道,百里一惊,暗自不爽,停下了手中动作。
  慕卿歌和子鱼对视一眼,转而对魔衍烈说道:“魔衍哥哥,我们可是你和殿下的忠实粉丝啊,在外面听过太多关于你们的传说了。对你们的钦佩简直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
  子鱼一听,就知道小姐又开始吹牛皮了。
  魔衍烈被她一阵彩虹屁逗笑了,轻咳两声说:“哪有姑娘说的那么夸张,我也只是辅助殿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那将军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呀?骨头架桥,真的架得住吗?”
  “半真半假,没有那么凶残的。”
  “开疆拓土,这功绩可就太大了,那到底是抢了别人多少土地啊?”
  “从西南迷瘴之森到西北日落之境,绵绵几千里,具体我也不清楚。”
  “抢地盘要趁早啊,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以后会怎样发展,但是多搞点地盘终归没错。听说魔衍哥哥来自外族,你们族在哪里呀?”
  魔衍烈略一迟疑:“那就离京都太远了,说了你也未必可知。”
  慕卿歌看的出来魔衍烈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迅速转移话题:“魔衍哥哥你好香啊,是用了什么秘制香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