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二章 在危险边缘冲浪

  魔衍烈嗅了嗅:“没有那么浓吧?是一种驱蚊虫的药草,也是一种文身药水,用它来文身,可以终生驱虫防纹。”
  “这么神奇?可以给我一些吗?这个夏天,我差点没被蚊子吸干了!”慕卿歌撒娇道,附带一脸憋屈。
  子鱼暗自翻了个白眼,腹诽道:蚊子不是被你抓来喂猫了吗,还烤的嘎嘣脆。。。
  “魔衍哥哥你成亲了没有呀?”
  “未曾娶亲,姑娘是想给我做媒不成?”
  “要是遇到我觉得配得上你的,一定介绍你们认识!听说焱王殿下也没成亲,是真的吗?有没有金屋藏娇呢?”慕卿歌说着偷瞄了一眼百里纵横。
  魔衍烈偷笑:“殿下也未娶亲,何来金屋藏娇。你莫不是,心仪殿下吧。”
  “当然不是,我呀,就是听过一些不好的传闻,所以想听官方证实一下。”慕卿歌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子鱼紧张的拉了一下她的衣袖。
  魔衍烈满腹疑问:“什么传闻?”
  慕卿歌又偷瞄了百里纵横一眼,小声问魔衍烈:“听说殿下有重阳之癖,喜欢男子,是真的吗?”
  “砰!”百里纵横闻言拍桌,眼神也变得阴郁起来。
  魔衍烈尴尬道:“咳~你还真是什么都敢问,那,那个传闻中焱王喜欢的男子,是不是我?”
  “是呀是呀!”慕卿歌兴奋地点头,更好奇了。
  “那你倒是说说,本王有没有重阳之好?”百里纵横声音低沉,眼睛微眯,盯着不知死活的慕卿歌。就连魔衍烈也替她捏了把汗,跟着紧张了起来。子鱼已经准备好随时弹起来磕头谢罪了。
  “我觉得殿下不是。但也无所谓是不是。”慕卿歌不慌不忙的说着,招了灵猫过来,轻抚猫头:“焱王殿下丰功伟绩史无前例,已是天泽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了。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不喜欢的也不必无奈接纳。如果焱王殿下真是同性恋,大可不必遮遮掩掩,直接娶了心仪男子便是,谁敢多少一句废话,找死!”
  百里纵横握拳,已经在爆发边缘。
  “但是殿下并没有这么做,说明什么?”慕卿歌摆摆手。
  子鱼也好奇:“说明什么呀?”
  “说明殿下只是还没有遇见一见倾心的女子,不愿意将就,实在是个有追求有品位,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进入更高境的人物啊!”说着慕卿歌已经是满眼的小星星,一眨不眨的盯着目光锐利如刀的百里纵横。
  魔衍烈差点笑出声来,这丫头嘴皮子倒是真利索,就是不知道殿下买不买账。他不着痕迹的看向百里纵横。
  百里纵横不觉松开了紧握的拳头,自嘲道,跟个小丫头计较什么呢。他见慕卿歌还在满眼崇拜的看着自己,不自然的站了起来:“本王乏了,走了。”
  目送百里纵横出门,慕卿歌这才喜笑颜开:“刺激啊哈哈哈哈!”
  子鱼轻拍胸口:“小姐你也真是的,问什么不好非要问这些忌讳的话题。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殿下要发怒了。”
  魔衍烈也舒了一口气:“姑娘可别再这样了,殿下脾气真的不是很好。以后千万别再口直心快,要三思而后行啊。”
  “我知道了魔衍哥哥!”慕卿歌的笑容也淡了下去,她扶起子鱼:“你好点了吗,趁天还没大亮,我们赶紧回去吧。”
  子鱼撑着坐了起来:“没有那么晕了,我们走吧。”说着穿好了鞋。
  慕卿歌扶着子鱼对魔衍烈说:“魔衍哥哥,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们了,我和子鱼这就回去,还要麻烦你送我一程。”
  魔衍烈伸出手:“小事而已,这边来。”
  慕卿歌跟在他后面,趁他俩不注意,摘下一侧的耳环玩床上一扔,随后跟着一起出了门。
  到了慕府后院的时候,东方已经鱼肚白。“就此别过,姑娘保重。”魔衍烈坐上马车,牵起了缰绳。
  慕卿歌挥挥手:“记住,我叫慕卿歌,如果有缘,自会相见,再见啦魔衍哥哥。”
  待马车消失在视线里,慕卿歌转过身,子鱼子溪看了看她:“小姐!你左耳的耳环呢?”
  “可能不小心丢哪了吧,无所谓了,我珠宝多得是。我都困死了,走吧,快回去补觉。”慕卿歌说起谎来面不带色,拉着子鱼就往墙角走去。
  几日后。
  御书房内,慕丞相刚行礼告退,皇帝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慕爱卿,若是焱亲王还在外面,叫他进来。”
  “臣这就去请亲王,告退。”慕成佑低头哈腰作揖,然后退了九步,方才转身出了门。慕成佑小短腿紧跑慢跑,终于看到了正要出宫门的百里纵横:“殿下,焱王殿下!焱王殿下请留步!”
  百里纵横转过头,满眼疑问的看向慕成佑。
  “臣适才从御书房出来,皇上正找您呢。”慕成佑作揖道。
  百里纵横眉目舒展:“本王知道了。”他说罢转身向御书房走去,慕成佑也站直了身体往宫门走去。
  门房太监见百里纵横走了过来,赶紧低下了头行礼。
  “焱亲王到——”房内太监喊道。
  皇上扔下奏章迎了上去,微笑也挂上脸庞:“十七弟啊~”
  百里纵横也放松了面部表情:“皇兄找我何事?”
  皇上绕着他转了一圈,表情有些诡异,眉目间有喜有乐,有狐疑也有担忧。
  百里纵横一脸的莫名其妙:“皇兄这是怎么了?”
  皇上挑了挑眉,撞了撞他的肩膀,眉目含笑。百里纵横持续懵逼,剑眉微蹙。
  皇帝见皇弟不懂自己的意思,也不卖关子了,问道:“听说皇弟几日前,啊,这个这个,带了三名女子回家嗷~”皇上语气暧昧,疯狂以眼神暗示。
  “哦,臣弟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是有这么回事,京城最近拐卖妇女的案子破了,一共有案犯三十七人,这确是大案子,掌刑司这两日就会上报。”百里纵横正色道。
  “哎——?”皇帝一脸的不悦:“皇弟莫要转移话题,孤是问你,那三个少女,是谁呀?”
  百里纵横正要开口解释,皇上又说了:“皇弟终于带女人回府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是谁家姑娘呀,万万不能坏了礼数,让人家姑娘受了委屈。”
  百里纵横要是在喝茶,估计也要喷出来,这,什么跟什么啊:“皇兄误会了,只是当时已至深夜,臣弟才带他们回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