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四章 拜神

  接连好几场大雪,整个京都已经银装素裹,成了名副其实的冰天雪地。
  “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哒哒哒,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慕卿歌坐在火炉边抖着腿唱着歪歌搓着手。
  天一冷就睡得早,睡得早还醒的早。精神恍惚的她等着早餐,百无聊赖。
  阿花擦着桌子,一脸无奈的和正在缝补的子溪对视一眼。子溪打了个结,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剪断线头:“小姐!披风改好了。”
  慕卿歌拿过来看了看:“哎呀呀呀,子溪果然是个女工大佬!”她站了起来穿上披风,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嗯,相当不错,红色在雪地里会很显眼:“今天,我就要做gai上最靓的仔!”
  饭后,慕卿歌抹上唇彩,把靓仔往笼子里一锁,就往大厅的烧香队伍集合了去了。
  “喲,卿歌来了,瞧瞧这一身殷红,多好看。”池玉岫第一个发现了从屏风后走出来的慕卿歌。
  寒歌也回过头,只见一个内穿浅莲色飘纱大摆裙,外罩殷红连帽斗篷的小姑娘步态优雅的走上前来。细细打量她的面庞,不粗不细的眉毛根根分明,眉尾轻挑。飞扬的眼线充满青春气息,把那一双灵动的眸子显得更加璀璨夺目。两颊是若有若无的橘粉色,嘴唇上两片豆沙红既不出挑也不低调,整体一看,如花似玉美不胜收。
  “哇!”小惟惊叹一声,不过对象却不是慕卿歌。丫鬟们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才发现子溪子鱼两个丫鬟今日也是妆容精致,衣着考究。子鱼被小惟盯得有些脸红:“小少爷,你看什么呢。”
  小惟直言不讳:“原来竟没发现,你们你们两这么好看呢!”
  “那是她们之前低调。好啦!出发吧娘。”慕卿歌上前几步挽住寒歌的手臂,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相府大门,上了马车。
  天光湖已经冰冻三尺,冰面反射着暖阳的微黄光芒。恰逢盛典,游客们熙熙攘攘,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
  慕府的四辆马车绕过天光湖,直奔三宝山官道。三宝山虽然叫山,却并不高,山上错落着两座规模很大的神庙,供奉着两尊大神。马车停好了,慕卿歌被颠的钗环都松了几分,她赶忙让子溪替她插好:“在家可以爱穿不穿,出门一定要注意形象,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角会遇见谁。”
  “是是是,小姐说的对。”子溪整理好了她的发型,掏出一块帕子递给她。
  她有些郁闷的戴上,一般而言未出阁的女儿家出门都要掩面,这是天泽国不成文的规矩。子溪子鱼也戴好面纱,赶紧扶着正要跳车的慕卿歌下来。
  慕卿歌看着遥远的神殿,哀嚎着问:“我们要徒手呃徒脚爬山了吗?”
  “是呀!”子鱼答道:“不然怎么显得咱们虔诚呢?不虔诚烧高香神灵也不会帮助我们实现心愿的!”
  “是呀小姐,咱们快走吧,夫人在向咱们招手呢。”子溪搀着她的手往山脚下走去。
  慕卿歌走了几步,小跑着奔向寒歌,拉着她的手往阶梯走去。阶梯很宽,全用白石板砌成,上面不见一点雪迹,想来肯定有人一大清早就扫过。中间立着长长的栅栏:“还是上下不通用的,好先进啊。”慕卿歌感叹着。
  爬楼梯是个体力活,没有捷径,才爬了不到四分之一,池玉岫停了下来:“哎哟可累坏我了,我要歇会儿。”
  寒歌扶住她:“池姐你身体本来就弱,多歇歇也无所谓的。要喝水吗?”
  池玉岫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这胸口火急火燎的,喝不下。妹妹你就先上去吧,我们在东阳神殿老地方集合就好。”
  寒歌却是笑道:“没事,我便和你一起在这歇会儿吧。”
  慕卿歌看着她们两个,甚感欣慰。原以为两个小老婆定要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没想到竟是情同姐妹。这还要感谢嫡母王迎啊~想到这里,她微微一笑:“娘啊,你们就先歇着,我呢,就先行一步啦!”
  寒歌点点头:“你们先去吧,记得中午在仙宫饭堂吃饭啊!看着点小惟,他调皮着呢。”
  慕卿歌连连答应,拉上小惟就往上跑,原以为挺难爬的楼梯要把自己累的半死,没想到这身体耐力还挺好。子溪原本以为能歇一口气,一转眼就见她窜出去十几级阶梯,赶忙拉着子鱼跟上。
  不到二十分钟,慕卿歌拉着累的气喘如牛的小惟进了东阳神殿,在回廊里坐了下来。慕卿惟喘了半天,才捋顺了这口气:“我说老姐啊,您也太能跑了!”
  “我也想不到我那么厉害,倒是你,身体素质还不如我一个女孩子,真是丢人。以后要是我们在外面再遇到什么麻烦我们又打不过,你怎么办!”慕卿歌挥挥手:“以后还是不带你了。”
  “别呀七姐姐!”小惟也坐下来挽住她的手:“我保证回去就找个师父教我拳脚功夫,绝对不给姐姐拖后腿。”
  子溪子鱼这才跑进神殿,四处一看没人,又向中庭走去,才看见坐在回廊上的姐弟二人:“小姐!你怎么在这啊,进了神殿不能一来就坐下!快起来,咱们要先拜过东阳神君才能到处逛。走吧!”
  不由分说姐弟二人就被拉着返回神殿大堂,子鱼麻溜的买了一大把香烛,分给每个人,然后来到大堂,找了空位跪了下来。
  慕卿歌见周围的人都在虔诚的手持线香合眼祈愿,也跟着做起了样子。她看向正前方五六米高的一个金身神像,此神像身着广袖长衫,外罩金色披风,长眉入鬓,眼神犀利,竟然盯得她发虚。她心头一震,赶紧紧闭双眼,双手合十,小声的念叨着:“这位尊敬的东阳仙君,虽然我不知道您主要管哪一块,但是对您绝无半点不尊之心。原谅我是个新来的,我也没什么大梦想,只求您保佑我在此一生,平安喜乐,能随心所欲便好。”犹豫再三,她还是没把前世那个富贵一生风流一世混吃等死的愿望念出来,毕竟魂穿那么诡异的事情都发生了,她也对一些东西有了畏惧,不敢乱讲话。念罢她庄重拜了三拜,然后把香端端正正的插在了装满香灰大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