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五章 仇人见面

  见慕卿歌插好了香,子溪问子鱼:“你猜猜,小姐今年许了什么愿?”
  子鱼摇摇头:“往年小姐的愿望都一样,今年可就不一定了。”
  小惟见慕卿歌走过来赶紧问:“姐姐,你今年许了什么愿望呀?”
  慕卿歌秀眉一蹙,随即舒展:“不知道许愿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小惟疑惑道:“我怎么没听过这种说法,姐姐你害羞了对不对,你不会又来仙君这里求姻缘了吧?哎呀,不是说极乐娘娘才是掌管姻缘的神仙吗?”
  子鱼和子溪互看一眼:“小姐,你不会,还在祈祷奇迹吧?”
  慕卿歌一愣:“什么奇迹啊?”
  “怎么可能会有奇迹?呵呵~”子鱼还未作答,一个调笑的女声突然响起。众人循声望去,看见一身着鹅黄袍子面遮珠帘的女子就站在不远处。而发声的,正是她本人。这个声音很好认——慕其姝。
  慕卿歌心头一堵,她察觉又是原主残留的意志在发酵了。轻呼一口气,慕卿歌道:“原来是堂姐啊,听说太子殿下前不久骑马摔伤了腿,搞得婚礼都延期了。要不然姐姐来这仙君殿拜神,都得有专人开道了。”
  慕其姝柳眉一蹙,没好气的道:“就算婚礼延期,我也还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
  “那是自然的,姐姐为了太子妃位绞尽脑汁,要是这事黄了,那也太对不起姐姐的努力了。”慕卿歌渐渐走近。
  旁边路人一听到太子这个字眼,不由得多看了黄衣女子几眼,交头接耳了起来。
  慕卿歌浅笑,走至慕其姝身边,低声说:“堂姐你低调点儿,还没嫁出去呢。听说二皇子就是因为被人暗算,下肢瘫痪了才错失太子之位。现在的太子又摔了腿,姐姐莫不是为太子祈福而来吧?”
  “你!”慕其姝杏眼圆瞪,指着慕卿歌,很想冲上去给她一个耳光,但是四周人满为患,她忍了下来,甩袖就走。
  子鱼见慕其姝被气的够呛,不由得好奇起来:“小姐,你刚刚跟堂小姐说什么了呀?”
  慕卿歌拉起小惟:“没什么,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天光湖溜冰吧!”
  子溪拉住她:“不行啊小姐,还没去紫极仙宫拜见极乐娘娘呢!”
  慕卿歌和小惟只好跟着子溪来到离这不远的紫极仙宫,仙宫和神殿的装修风格截然不同,没有神殿那么金碧辉煌,而是处处都透着一股精致大气,高贵婉约感觉。进了大堂,抬眼就是一尊用白石雕成的女神,身着五彩长裙,金冠镶嵌着各色宝石,面掩淡紫薄纱,气质出尘,果然仙气飘飘。慕卿歌麻溜的点了香,就要找地方跪下。子鱼却一把拉住了她:“小姐,你这是要干嘛?”
  “拜神咯~怎么不见蒲团啊?”慕卿歌理所当然的问。
  子溪扶额:“小姐,我们女子拜极乐娘娘,是不用下跪的!你忘了?!”
  慕卿歌一愣,搜罗起回忆来,这日子一天天过,原主的很多记忆都渐渐模糊扭曲,她还真不记得有这回事。
  子鱼说:“极乐娘娘是大地之母,司掌一切与大地相关的事物,还掌管姻缘,财运之类的。极乐娘娘是最伟大的女神,只要是女子,都不用跪拜的!”
  “不跪怎么拜?”慕卿歌不解,不过对这个极乐娘娘好感直线上升。
  子溪和子鱼把线香举过头顶,走至神像前面,步伐一致的做起动作来。
  慕卿歌也走近学了起来,果然周围的女子都在进行这个匪夷所思的动作,转了好几个圈,又重复了两遍,终于礼毕。子溪子鱼这才把一把线香郑重的插进大鼎里。
  慕卿歌也插好了香,心想着,哪个坑爹玩意发明的跳大神式拜神法,还不如磕三个头呢,真是服了。
  “小姐,这次您许了什么愿啊?”子鱼八卦的问道。
  慕卿歌却吐槽道:“忙着跟你们学动作,都忘了许愿了!”
  “啊?”子溪子鱼同时惊呼,赶忙推着慕卿歌去点香,要再来一遍。
  慕卿歌赶忙摆手:“不了不了,来日方长,日后吧。”
  子溪无奈:“那我们去求签吧!”
  小惟这才凑了上来:“求签!我也要去!”
  “你要求什么?”慕卿歌问。
  小惟一愣:“我年纪小小求姻缘求财运都不合适,还真是头大啊。”
  慕卿歌笑道:“那便求学业吧,明年你还得跟着吕夫子接着学呢,就祈祷求个好签,少受点罚。”
  四人来到求签处,抬眼一看,大树下有一院子,进出之人来来往往,更是比大堂还多。院门口立着一块石头,上书:“天命宫”。
  慕卿歌抱着怀疑的态度走了进去,找个空位便跪在神像前摇了起来。
  子溪无比虔诚的摇晃着签筒,第一个摇出一枚竹签。她站在一旁,等着三人都摇好,才一起来到了一个人没有那么多得地方解签。
  慕卿歌不解:“为什么其他地方人满为患这里却没什么人?是不是这里不准啊?”
  “小姐你别瞎说,正是因为这里的先生说的最准最细,所以最贵!解签的人才少的。”子溪道。
  慕卿歌嗤笑,倒也没有拒绝,走近了小隔间,只见那神棍一般的老者眼蒙黑布,一脸的气定神闲,刚送走一个问签者,感觉到慕卿歌走近,他往后缩了缩。
  子溪就要把慕卿歌手里的签递上去,慕卿歌却说:“你们先解,我不急。”
  小惟见状赶紧把自己的签子递给老者:“老先生,您先帮我看看这个。”
  待三人都解了签,慕卿歌才递出自己的竹签,那老头摸了半天,才不确定的问道:“姑娘这根,莫非什么都没有?”
  慕卿歌点点头,又发现老者根本看不见,她说:“是啊,什么都没有。是不是你们放错了?”
  老者摸摸竹签,复又伸手捋了捋胡须:“并非是我们的人放错了所致,姑娘确实抽中了百里挑一的空签。”
  “天哪小姐你抽到了空签,还有这种签啊!”子鱼不信的往前瞅了瞅。
  慕卿歌眼生疑窦:“那么请问先生,空签是什么意思啊?”
  “姑娘可是从无中来,欲归无中去?”老先生问道。
  慕卿歌一惊,虽然不是很懂他说的“无”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有些怀疑,难道自己借尸还魂的事,被发现了?她急切的说:“还请先生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