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七章 极乐之境

  此时慕卿歌却是越滑越开心,她没想到,自己轻功飞天不咋地,贴地竟是花滑神技。打球的少年们也停了下来,主动腾出了更大的场子。慕卿歌突然有个想法,不知道冰面配上《极乐净土》如何呢?
  她没有犹豫,悠哉哉的跳起舞来,嗯,不错,虽然有些打滑,但是勉强不会摔倒,她节奏渐渐加快,欢快的跳了起来。极乐净土果然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越跳越开心。踏着心中的节奏,她忘我的跳着,多亏了做主播的时候练就的厚脸皮,那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她也没怯场,反而越来越投入。
  刚还在打球的徐无缺扔掉了手中球棍,让一众手下拨开人群,站在前排围观起来。
  正在这时,一阵欢快的笛声参与进来,慕卿歌心中的节奏一乱,舞步也慢了下来。她循声望去,只见人群中有名男子,正在吹着笛子给她伴舞,虽然有点郁闷乱了的节奏,但是她很快调整好舞姿,顺着笛声滑行了起来。
  石头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老汉一见有人给姑娘伴奏,他胡子一抖,拿起了早已撂在一边的二胡:“后生,接招。”俗话说三年琴五年箫,一把二胡拉断腰。这老汉今天不卖惨,而是拉起了欢快的曲子。这一下不得了,二胡声一出,慕卿歌心头一震,感情自己是抛砖引玉,直接炸出了两个器乐大佬。
  她有些忐忑起来,溜冰的步伐也慢了下来,给这出莫名而起的合奏来个完美的谢幕吧。她顿了顿,向两个发声的方向深深鞠躬,然后把披风往子溪那边一扔,认真的对待起来。
  慕卿歌听着那没有听过的欢快曲子,花样也多了起来,她一边回忆着自己练过或看过的各种舞蹈,一边迅速做出反应,在她飞速旋转的时候,一阵疾风顺势吹落了她一侧的面纱,她并未在意,人群中却是爆发出一阵惊叹。
  徐家二少爷就站在围观前排,一见美人面,瞬间眼瞪圆:“这京都百里内居然还有本少爷不认识的绝色美人,去,给我打听清楚!”
  跟班点头哈腰,到处打听去了。
  徐无缺抓过一个仆从:“看看本少爷发型有没有乱!”
  那仆从麻溜的理了理徐无缺的头发:“少爷,您今天英俊无比,风采依旧!”
  徐无缺一掌拍在他脑袋上:“要比以往更英俊才行!”
  仆从赶紧改口:“少爷丰神俊朗,加上这雪后晴空一衬,比之往日更显风华绝代啊!”
  慕卿歌在湖面上又滑了几分钟,许是看出她的疲惫,笛声和二胡默契的奏响了尾音,慕卿歌鞠躬退场,顺手戴好了面纱。此时她的额角略有薄汗,心跳亦是十分的快,既是因为连续不断的运功配合高难度的动作,也有来自两位伴奏者的压力。
  子溪好不容易走近给她重新披上了斗篷:“小姐,你今天,估计要出名了。”
  慕卿歌毫不在乎:“你不言我不说,我又不是通缉犯,就算露了脸,谁又知道我是谁。”她转身就走。
  “姑娘且慢!”一个洪亮的男声传来。
  慕卿歌回头,却见人群主动让道,一个身着浅色华服,腰挂长笛的男子向自己走来,刚刚发声的,正是他身后身着黑衣的仆从。
  慕卿歌见那人走近,瞳仁微颤。好一个高鼻玉肤,眼若桃花的俊朗美少年啊。
  慕卿歌微微低头,倒不是因为羞怯,而是怕自己这副色眯眯的眼睛给人家败了好感:“公子还有何事?”
  “恕在下唐突,初次见面遇姑娘神乎其技的冰上舞蹈,惊为天人!实在是情难自制,才献丑吹奏一曲伴之,还望姑娘不要怪罪。”美少年道。
  “怎么会呢,倒是小女子竟不知这里人山人海中,藏有两位如此厉害的器乐大师,被你们为你们的乐声伴舞,才是我的荣幸呢。”慕卿歌说着看似自谦的话,但却是诚心诚意的肺腑之言。
  “今有幸识得二位,实在是我的荣幸,姑娘可否赏光与我共用午膳,就在那边的观海楼。”美少年遥遥一指。
  慕卿歌看过去,那观海楼就在百米之内的天光湖边上,那可是京城超难订台的超星级饭店啊,有美食又有美男,哪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虽然不大好意思,但是观海楼实在是令我向往,那依了公子便是。”
  美少年哈哈一笑,他没想到这姑娘答应得如此爽快,又觉得她不止舞艺高超,更是直率可爱:“如此甚好,请跟我来。”
  子溪一把挽住她的胳膊:“小姐你忘啦!你可是答应了夫人到仙宫集合吃午饭的!”
  慕卿歌一愣,啊,忘了这茬。
  “啊,恕我冒失了,那便请令堂一起吧,姑娘意下如何?”美少年略有些紧张的问道。
  慕卿歌已经做好了决定:“不用。”感觉自己太失态又端正了身子说:“家母最喜欢吃仙宫的饭了,她是个虔诚的信徒。子溪,你去跟我娘亲说一声。”
  子溪见拦不住,也是很无奈。
  子鱼听到美食就来劲,她已经习惯了小姐的任性而为,说:“小姐,我们要进观海楼,也要先把鞋换了呀。”
  慕卿歌点点头:“嗯,那你们等我一会儿,小惟,走走走换鞋。”
  此时美少年的另一个随从已经请了拉二胡的老者过来,听闻竟有机会去观海楼吃饭,那老者很是高兴,甚至连对方名字都没顾得及问。
  而此时观海楼五层的一扇窗户里。
  魔衍烈手里拿着一个的宝石耳环:“哎呀呀,这慕小姐也真是的,本来想趁这个烧香拜神的冰雪节找个机会把耳环还给她,这请她的人还没到。就被九皇子抢了去~”他斜眼看了面无波澜的百里纵横一眼,继续说:“真是想不到,一直以琴技名扬京城的慕小姐,居然还精通舞艺。真是个不得了的小姑娘啊。”
  百里纵横回到座位前坐下,一脸不悦的端起了酒杯:“女人真是麻烦,你直接送到她府上去吧。”
  魔衍烈却摇头:“人家都让我们保密了,你说你焱亲王,和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突然送个耳环上门,这算是怎么回事啊,你要是这样,说不定明天皇上赐婚的旨意就下来了。”
  魔衍烈放下酒杯:“那你说,怎么办。”他冷冽的目光扫向别处:“她是堂堂的丞相之女,应该不差这一枚耳环,干脆扔了吧。”
  “都到这里了,何必呢?”魔衍烈收起耳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