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四十九章 女德沦丧

  闻言看客们作鸟兽散,店小二们则是其中跑得最快的。
  徐家众人一看,果断扛起吐血不止的少爷拔腿就跑。一时间楼道里只剩下慕卿歌一行。魔衍烈挥挥手:“散了吧。”
  灰衣人带着破空声“咻~”就没影了。
  “还愣着做什么?过来。”百里纵横看了已经石化的慕卿歌一眼,淡漠的提醒道。
  “哦~”慕卿歌乖巧的跟在他身后,走到了天字一号门口,她突然问道:“魔衍哥哥,徐二少会不会死啊?”
  魔衍烈回忆了一下:“应该不至于,不过少说也要躺半个月了。”他随手关了门,把心情忐忑跟在其后的子鱼拦在了外面。
  慕卿歌也很不安,她不确定百里纵横有没有动怒,不过今天总算见到活阎王的暴脾气了:“焱王殿下,你找我,所为何事?”
  百里纵横却冷眼瞧着她,看的她一阵阵的发虚。
  “你上次捉弄徐无缺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吗?怎么关心起他的死活来了。”百里纵横问道,嘴角还挂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嘲讽。
  “哪次?”慕卿歌脱口问道。
  百里纵横蹙眉:“怎么,还不止一次?”
  慕卿歌反应过来盯着他的眼睛说:“你说跳舞那次啊,哎?那天你也在看热闹啊,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百里纵横不语,而是端起了一杯茶,细细品着。
  慕卿歌解释道:“上次我也只是戏弄了他一下,让他跳了一支舞而已。我可没有你那么残忍,,,”
  百里纵横不喜不怒,吹了吹茶水,又喝了一口,他扫了魔衍烈一眼。
  魔衍烈立刻拿出一个小盒子:“慕小姐,你上次把耳环遗落在府里了,今天打搅你,就是为了把这个给你。”
  慕卿歌双手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惊喜道:“啊!我说我怎么一直找不到,原来在你们那里啊!魔衍哥哥有心了。”慕卿歌又走到茶几边,给正在喝茶的百里纵横鞠了一躬:“谢谢焱王殿下!这是我娘送给我的,要是丢了可就不好了。你们没有直接送到慕府去,还特意来这里找我,实在是麻烦二位了,万分感谢!”
  “你知道麻烦就好。”百里纵横淡淡道:“不过这耳环有个钩子,怎么睡一觉就掉下来了呢。”百里纵横蹙眉,似是自言自语。
  慕卿歌闻言刚放松的心又紧张起来,妈呀,这个男人,,,还真是多疑啊。她说:“可能是不小心碰掉了吧,还是要谢谢焱王殿下把东西送过来。”
  “好了,耳环也还给你了,烈,送客。”百里纵横又端起了茶杯。
  慕卿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魔衍烈带出了房门,她缓步回到天字三号,暗想这百里纵横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回府的马车里,慕卿歌秀眉微蹙,一言不发。
  子鱼问道:“小姐,你在想什么啊?”
  子溪吃着从观海楼打包的剩菜,问道:“是啊小姐,你好像有心事啊,千万别憋在心里啊,思虑过甚会变丑的。”
  慕卿歌叹了口气:“哎,虽然比预计的晚,但他们还是把耳环送回来了。”
  子鱼听着感觉不对:“小姐你怎么知道。。。你故意把耳环留下的?你还骗我说不知道!小姐~”
  慕卿歌一怔,尬笑道:“嗯,怎么啦?”
  “可是小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子鱼十分疑惑。
  “焱王是个比较冷淡的人,上次会救我们,八成是因为小灵猫。分别之后,估计就没有机会再见了,可是我感觉,,我想再看到他!就算不是他,魔衍哥哥那么温柔俊美的男子,我也想结识啊~”慕卿歌说着话,调皮的眨了眨眼,也没察觉子溪子鱼目光正变得暧昧。
  “焱王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就是性格太冷酷了,魔衍将军就好多了。”子鱼说道。
  “咦~~~”子溪戳了戳正在两眼放光的两人:“你们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说这种话也不害臊,小姐也就罢了我都习惯了,子鱼你怎么也。。”
  子鱼白了她一眼:“这里又没有别人,怎么,你不觉焱王殿下和魔衍将军都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吗?不过话说回来,九皇子也很迷人啊~啊”
  慕卿歌看着两眼冒星星的子鱼,这个妹纸有前途,花痴起来一点都不输自己。
  子溪脸颊微微发红:“九皇子长什么样啊?真的像传说中那样吗?”
  子鱼循循善诱道:“你是没看见,九皇子那眉眼!霍!眼睛就好像一池流沙。”
  “怎么说?”子溪不解。
  “看一眼就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子鱼说道。
  子溪有些抓狂:“是吗?哎呀怎么我就没看到呢,小姐!下次有美男子你一定要带着我,不能全便宜了子鱼那个丫头。”
  “嗯?”慕卿歌和子鱼看着子溪,坏笑道:“谁不知羞啊你不知羞~”
  晚饭时分,慕卿歌刚喝一口热汤,就被人打断。
  “小姐!先慢着用膳,大夫人有请!”来人是一个身穿深蓝袄裙的大妈,慕卿歌抬眼一看,这不是桂婆子吗?:“什么事?”
  “到了你就知道了!快些!大家都在等你呢。”桂婆子催促道,目光如炬,不怀好意都写在脸上了。
  慕卿歌只好擦擦嘴,伸出手。子溪赶忙搀住了她,她这才站了起来:“那走吧!”我倒要看看,你们又要搞什么灰机。
  慕府祠堂,老夫人刚给祖宗们上了一把香,转眼就看见慕卿歌正在大步往这边走。
  “你来了。”王迎站在一旁,厉声道:“还不跪下!”
  慕卿歌打着招呼:“哟,大家都在呢?爹爹吃完饭了吗?”
  慕成佑表情却很是严肃,道:“跪下。”
  慕卿歌十分不解,却还是迫于压抑的气氛,跪了下来。
  王迎嘴角一勾:“听说今天在天光湖,你很出风头嘛!还有一个名门公子请你吃饭~呵,最可笑的是,你居然不知廉耻的去了。”王迎嘴角一抽:“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随随便便就敢跟陌生男子去吃饭,大庭广众毫不知耻,呵,寒歌,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乖女儿。”
  寒歌还未开口,就听慕卿歌先开口了:“不是大庭广众难道要偷偷摸摸吗?吃个饭而已,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王迎气结:“你!”
  慕成佑听了也是生气:“怎么跟你嫡母说话的!”
  慕卿歌转变态度:“爹!我怎么了吗?我就是出去烧个香吃个饭怎么了!”满眼的委屈,眼眶也变得亮晶晶起来。
  慕成佑心疼了:“那,那你也不能随便跟陌生男子同进同出啊。”
  “好了!没什么好说的,慕卿歌有失女德,请家法。”老夫人说着就拿过了一根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