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五十二章 玉润茶馆的秘密

  慕卿阳在二楼看着楼下乱成一团的人群,他把算盘往账房先生手里一递,问道:“七妹,你这眼珠子乱转,是又想到什么好点子了?”
  慕卿歌回答道:“嗯,还没成功呢,在此之前,三哥你就继续卖你的工艺品吧!对了,可以的话我想把隔壁那家招租的店铺盘下来,卖胭脂水粉!”
  慕卿阳疑惑:“妹妹!这里的店租可不便宜,你确定能卖得出去吗?你看对面,那就是京城最负盛名的胭脂老字号红颜馆,你卖什么不好非要卖胭脂,不是哥哥不信你。咱也不能因为现下的成就冲昏头脑不是。”
  慕卿歌表情严肃:“三哥要不你再借我点钱,我这就去把它盘下来!”
  慕卿阳打量着慕卿歌外露的眼睛:“妹妹,你真的想好了?”
  慕卿歌点点头:“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你看对面那楼,胭脂虽好却是死贵死贵,而且只服务于富贵人家。像那些身世普通的女儿家根本就用不起,最可气的是店大欺客!你看我这颗痘痘!”慕卿歌撩起面纱一角:“就是他们家的落霞膏搞出来的!我觉得那个小胡子老板肯定为了获取更多利润掺假了,味道也和之前用的不一样,我去找他理论,他居然说绝对正品童叟无欺,还说我是故意去闹事!”
  子溪说:“是啊太气人了,我们小姐一直买他家胭脂还这样。”
  慕卿歌说:“虽然每个人肤质不一样,不完全可能是胭脂的问题。我让十九个人试了那该死的落霞膏,居然有十一个人有不同程度的过敏反应!”
  慕卿阳却很是理性:“妹妹你就是为了这个要开店卖胭脂啊,就算是那红颜馆道德败坏,你也不能赌气就去盘楼啊。你要知道,这可是千秋大道,店租那是相当的贵啊!再说了,你会做胭脂吗!”
  子溪却是和子鱼掩嘴一笑。
  慕卿歌说:“好了,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啊,你不同意那没办法。以后我这店开起来了,你可分不到一钱银子。”
  慕卿阳浅笑:“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了,那哥哥就拭目以待了。”
  慕卿歌提起裙摆:“你就等着看好了,最迟不会超过三个月,我的店一定会开起来!”说着她轻飘飘的走下阶梯,消失在了大门口。
  后宫御花园
  九皇子正坐在回廊里喝茶,舞姬们和着宫廷礼乐翩翩起舞。一曲舞毕,乐师低头哈腰的走上前来:“殿下,您看刚刚这一段如何?哪里需要改进。”
  九皇子拿过乐谱,有些纠结的握着笔不知道往哪里落:“这乐谱中规中矩倒是没什么不对,就是太稀松平常了,这宫廷乐师五六年还是这批,也难怪没什么新意。哎!爷都懒得评价了!拿走。”
  乐师赶紧接过乐谱,挥挥手示意舞姬们也下去。
  九皇子抬头看天,不知怎么的云朵里就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她旋转跳跃,像鸟一样轻盈,如花般绽放。。。
  “嘿~”身后被人轻轻一拍,他被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一身浅紫罗裙,一串八宝璎珞,正是胞妹百里瑶。
  “哥你想什么呢?”百里瑶很好奇,自己都绕到他身后了他也没发现。
  百里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宫里的舞乐千篇一律,简直无聊透顶。”
  百里瑶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那可不是,最要命的就是,每次宴会节庆什么的,我们还不能不看。”她也很是懊恼,她看着心不在焉的百里驰,试探着问:“哥,你看最近风和日丽也没下雨,你什么时候带我出宫耍耍啊~”
  百里驰回神:“你呀,就乖乖在这宫里头待着吧,你是女孩子,怎么可以到处乱逛呢。”
  百里瑶嘴巴一撅:“哥你说话不算话,我生气了!”
  百里驰一愣:“你这又是怎么了?”
  “你忘啦!你年前送我一双溜冰鞋,那时你就答应过我过了年一定要带我出去玩的!”百里瑶抱怨道:“现在冬天也过去了我也没得玩了,你还不兑现诺言!”
  百里驰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他点点头:“我听说父皇最近要微服私访,咱们就趁这个时候,出宫去玩,你看可好!”
  百里瑶一听欢呼雀跃起来:“哎呀还是亲哥对我最好啦~”
  百里驰想了想:“妹妹,你最近有没有写出新谱子,马上就是太后寿诞了,哥哥想弄点新鲜的给皇祖母乐呵乐呵。”
  百里瑶摇头,她伸出娇嫩丝滑的纤纤玉指:“我这双手可不想废在琴弦上,弹琴可累了呢~”
  “哎,有大琴师江临月给你指导你还生在福中不知福,看来艺术还是要靠天分啊~”百里驰感慨着,喝了一口茶。
  百里瑶不服:“我在宫里也算弹得很好的了,就连江师父也夸过我,这还不能说明天分吗?”
  百里驰指了指檐下的精致鸟笼:“金丝雀从来没有离开过御花园,怎么会知道这天地有多辽阔呢?”
  百里瑶咬着下唇:“若我是个男儿身,何须憋屈的待在这偌大的后宫,天天看着母妃和各宫的女人明争暗斗!”
  玉润茶馆
  二楼一角的座位上,慕卿歌刚坐下,子溪赶紧给倒了一碗茶:“小姐,今天下午就在这听书度日吗?”
  慕卿歌解下面纱:“今天非节非令,你还有别的娱乐项目吗?回去绣花?还是跟我去赌场?”
  子溪赶忙摇头:“你可拉倒吧还赌坊,不是我说,你的运气也忒差了点!上次还没输够吗?一百多两银子啊!”
  慕卿歌听着就来气:“哎!没办法,玩牌我不是专业的,我又不是赌神,怎么干的过那些老千。”
  “姑娘,您点的小食,请慢用。”小二麻溜的端上三蝶小吃,还附加了一封没有署名只画了一节墨竹的信封。
  子溪拿过来拆开,压低声音问:“小姐,九皇子又来信了?”
  慕卿歌点点头:“墨竹是他,念~”
  “近来可好,甚是挂念,三月三若有空,听风轩小叙。小姐?你们写信都那么简约的吗?”子溪念完,把信纸叠好收回信封。
  慕卿歌自言自语道:“三月三,不就是后天吗?把信收好,回去烧掉。”
  子溪答应一声把信件收回了怀里:“小姐,您总这样跟男子有信件往来,不好吧!要是被大夫人发现捅到老夫人那里去了,这家法可就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