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五十三章 调戏公主

  “所以才在这里玩匿名嘛!”慕卿歌白了她一眼:“我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那么迂腐,搞出那么多乱七八糟泯灭人性的规矩!搞得我一个心智健康的人,连正常的人际交往都没有!没有朋友,以后还怎么开展我的化妆品业务。”
  茶馆对面,东柯酒楼。
  背街的一个雅间里,魔衍烈轻轻推门而入,只见软榻上斜倚着一人,双目轻阖,呼吸均匀,似乎睡着有一会了。魔衍烈走近,拿起薄背就要给他盖上,那双眼皮却猛然睁开,瞳仁里迸射出摄魂光芒。魔衍烈一怔,方才说道:“我还以为你昨夜忙了一晚,睡着了。”
  百里纵横坐了起来:“打探清楚了?”
  “九皇子的书信进了玉润茶馆后就没消息了,那个说书先生吸引了很多人,估计现在已经转移了吧。今夜之前,我就能把人安排进去。”魔衍烈回道。
  “不忙,情报网络需要慢慢开展,他迟早还要写信进去。”百里纵横没有动怒,而是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魔衍烈悄悄舒了一口气:“陛下微服出访的路线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人手,保证万无一失。”
  “好!”楼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喝彩声,慕卿歌的言语被他们打断,她向下看去,只见那个略微佝偻的老者已经准备退场,她扔下手中的花生:“都怪你一直问东问西,这么好的评书都错过了。”
  子溪正要给她倒茶赔罪,慕卿歌却摆摆手:“不了,喝了一肚子的水,上个厕所回家了。”
  “啊?今天回去那么早啊!”子溪有点不信。
  慕卿歌已经起身:“我突然有灵感了!回去画图,快!”
  三月三。
  ”如果没记错,今天应该是上巳节,可惜你们这里没有。”慕卿歌披上一件灰色外套,很满意的对着镜子抛了个媚眼。
  子溪一身难受的在镜子前照了照,小声说:“小姐,人家一个十五六的大姑娘,被你打扮的跟个卖发绳的少妇似得。”
  慕卿歌转过身:“让你提前体验一下做妇人是什么感觉,不好吗?”
  子鱼虽惊讶于她厉害的易容技术,但还是十分难以接受她的造型:“小姐,您就穿这身去见九皇子殿下啊,这恐怕要把人家吓跑了!”
  慕卿歌特猥琐的摸着脖子上粘着的那一颗痣上长出来的毛,又压了压人中上的一撮胡子:“九皇子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应该不至于。”她又理了理头发:“走了,看好我的小院子,靓仔,再见啦!晚上给你吃虾。”
  慕卿歌拉着衣着朴素的子溪挑着人少的道走到小侧门,一看附近没人赶紧打开了们跑了出去。子溪无奈的把门关好,提醒道:“小!夫君你慢点!”
  慕卿歌没走几步,就迎面看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一身闪耀蓝缎的徐无缺,她赶紧变了声催促道:“娘子,快些走!”
  子溪快走几步赶了上来,却在与徐无缺擦肩而过只是被一把抓住,她紧张的护住胸口:“你要干什么?”
  徐无缺坏笑道:“嘿嘿小娘子你莫怕,你方才可是从丞相府的侧门走出来的?”
  子溪紧张的盯着徐无缺:“是啊,怎么了?”
  徐无缺点点头:“这就对了,你家七小姐可在府上啊?”
  子溪看了慕卿歌一眼:“七小姐啊?贱民不知道什么七小姐,我和夫君是来送菜的!”
  徐无缺闻言松开了子溪的衣袖:“你走吧走吧!”
  子溪快步跑到慕卿歌身边,两人紧走几步终于离那行人远些了。子溪才问道:“小姐,那个好像是徐家二少爷,他找你不去门房通报跑到后门鬼鬼祟祟作甚!”
  “吃了闭门羹呗,管他呢!快走快走,我们还要去听风轩呢。”慕卿歌甩甩手,毫不在意。
  天光湖已经恢复了它原有的生机,暖风和畅,杨柳依依。
  慕卿歌在听风轩画舫处下了马车,脚步轻快的走上靠着岸的大船。
  老板满脸喜庆的迎了上来:“两位客官,喝茶寻人还是要租船啊?”
  慕卿歌还未回答,眼光就扫到了不远处的两个人影,他径直走了过去,在百里驰面前挥挥手,挤眉又弄眼。
  百里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哈哈一笑,即刻往后一指:“里面请里边请。”
  慕卿歌拉着子溪就踏上了画舫,粗着嗓子道:“哎呀慕某来迟,万望驰兄恕罪。”
  子溪被她弄得一愣一愣的,她第一次见到九皇子,还没打量皇子,就被自家主子惊到了。
  进了客舱,慕卿歌款款坐下,却见九皇子身边还有一少年打扮的人,头戴冠帽,肤如凝脂,外披宝蓝长褂,内着浅灰窄口长衫。略微一扫,耳朵上果然有耳洞,再加上没有喉结的特征,慕卿歌心中了然,微微一笑。
  百里瑶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恼羞成怒道:“你这样看着本,少爷,实在是太无礼了。”
  哟,这一开口直接就是少女音,都懒得戳穿她了。慕卿歌拱拱手:“是慕某失礼了,十分抱歉,无奈这位姑娘好生美貌,慕某也是情不自禁就多看了几眼,万望姑娘海涵。”
  百里瑶瞬间脸红如苹果:“哥!你朋友这样调戏于我,你也看得下去?”
  百里驰忍不住了爽朗一笑:“慕小姐你就别逗她了,我这妹子面子薄的很,你再这样,她可要生气了。”
  百里瑶闻言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看着就很猥琐的男子。
  慕卿歌恢复原声:“呵呵,公主莫怪,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百里瑶瞪大了眼睛:“你,你真是女的?”
  百里驰接过子溪递上的茶,道:“若非你挤眉弄眼疯狂暗示,怕是我也不敢认啊。不过话说回来,慕小姐你这是为何啊。”
  慕卿歌耸耸肩:“这就说来话长了,自从我跟你还有葛大师去观海楼吃了顿饭,这个消息一传回慕府,我大娘就炸了!她小题大做说我败坏门风,搞得我现在只能穿着男装易容后才敢出来逛街。”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啊~”百里驰点点头:“不过你这易容术,也太出神入化了些吧!相比较而言,我这妹妹就。。。正式介绍一下,这是胞妹百里瑶。在外面姑且就叫你瑶瑶吧。”
  百里瑶十分郁闷哥哥这样说自己,不爽道:“算她易容术高超,那我也没有那么差吧!”
  慕卿歌笑着说:“那倒没有,公主还是很厉害的,主要是我研究这个比较久,才能马上辨别出你的性别。”马屁还是要拍的,谁知道娇生惯养的公主什么脾气啊。